首页 > 电视指南 > 央视人物 > 正文

分析:涅槃于伊拉克战火的中国电视新闻理念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04日 15:24)

  一年多前,面对恐怖组织袭击美国纽约世贸大厦的“9·11”事件,中央电视台保持了对突发事件惯有的缄默,只是把事件作为消息来播发;而一年多之后,当伊拉克战争爆发,中央电视台却一反常态,连续一个月每天都有十几小时甚至长达20小时的直播。这种反差和悬殊,让世人始料未及,让观众惊叹不已,同时也迎来了全社会对前后两次突发事件电视报道的比较和褒贬。不言而喻,贬的是前者,褒的是后者。伊拉克战争报道就像一面镜子,让传媒业者从中看见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经历过伊拉克战火洗礼的中国电视新闻理念,似乎也经历了一次涅涅槃。

  如果我们很用心去体味这次前所未有的伊拉克战争电视报道,就会发现有许多地方是对过去电视新闻理念的挑战和突破,而这一系列的突破点也就是留给未来的启示……

  转自启示之一

  转自——电视最大程度地满足广大观众的需求,也就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也就是按新闻规律办事,这是电视作为大众传播媒体的重要的价值取向之一。对一个重大国际事件应该进行多大规模的报道,其标准并不在于人为的事先的决策,而在于事件本身的发展态势和观众对事件的关注程度。

  转自非常值得深思的是,伊拉克战争电视报道,报道中没有也不可能有“三个代表”的字眼,但许多观众在来电来信中却盛赞,中央电视台的伊拉克战争报道是实践“三个代表”的典范。以CCTV-4为例,收视率比平常提高了28倍,最高峰时全国有1.1亿的观众在同时收看,这堪称世界电视史上的奇迹。

  转自中国电视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这可能远要追溯到对“9·11事件报道的反思,近则是因为党的“十六大”之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传媒中被具体化为“三贴近”的指导思想,按新闻规律办事,最大程度满足观众对信息的需求,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共识。中央对新闻报道的管理已经开始逐步加以改进,虽然最初改进的着力点在领导人活动和会议的报道,但对突发事件的快速反应机制也已经建立。中央对伊拉克战争报道的要求是:及时充分,要满足广大观众的需求。这些都是这次伊拉克战争报道得以成功和突破的关键因素和重要思想。

  转自在“9·11”事件后的一年多里,我们也曾经在不同的场合听到中央有关领导对CCTV-4的期望,“什么时候国内外发生大事,观众首先想到要看的是自己的国际频道,而不是境外的电视,这个时候我们的国际频道就算成功了!”也有中央有关领导说:“‘9·11’不是你们没有能力做,而是你们那个时候暂时不能做。”这些话我们都铭记在心,而且我们也已经把这话理解为,如再有“9·11”同类事件,中国电视决不会重复历史。

  在这次伊拉克战争报道中,报道规模和时间并没有被事先规定,我们得到要求是及时和充分,但如何充分,完全是根据伊拉克战争的需要,根据观众的需要。当3月20日上午10:35伊拉克战争爆发,10:41电视直播报道开始之后,CCTV-4一直到晚上10:30,已经直播了12小时,没有中央电视台以外的部门和领导叫停,而当天晚上伊战直播特别报道的暂停,只是台领导作为报道编辑部的总指挥根据当时战事已经没有新的进展而作出的决定。

  关于报道时间的长短有时会直接关系到一些重大事件是否能同步直播。比如在伊拉克战争的报道中,我们就是在延长报道时间中迎来了“震慑与敬畏”的大规模轰炸巴格达的直播。3月22日凌晨1:30左右,1:30已经没有什么战事的发展,新闻也没有什么更新,而且人也已经都困乏了,几次都想把《关注伊拉克战事》特别报道的直播停了,当时是靠专家的访谈在撑时间。没想到了2时多,“柳暗花明又一村”,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开始了,我们CCTV-4立即进行了长时间的同声传译并直播,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战事报道,而这个时候其他台都已转为录像播出日常节目。

  此次伊拉克战争电视报道使我们更加认识到,观众有知情权,而电视是观众知情的一个最便捷而直观的重要渠道,尊重观众的知情权,是电视赢得观众爱戴的重要理念。对于一个重大事件采取多大报道规模的选择,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应该从实际需要出发,实际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参数,而不是闭门造车,在从未实践从未尝试的情况下从主观上考虑其利弊来作决定。百分之百有利而没有弊的事情几乎是没有的,特别是大事,关键在于如何趋利避害。

  启示之二

  ——电视媒体的功能在时效上本身就具备了优势,它的极致就是与事件同步。电视新闻对于突发事件要在时效上领先,必须拥有新闻频道,因为新闻频道时刻处于直播的在线状态。

  转自伊拉克战争10时35分爆发,CCTV-4在10时41分40秒立即三管齐下,主持人口播,切入美军大规模空袭巴格达的爆炸画面,同时飞出字幕。这个报道时效只比CNN慢不到1分钟,比凤凰台快1分钟,抢得中国电视媒体伊拉克战争报道时效的头彩,与国际大媒体几乎同步。回顾当时直播的情况,可以说,对伊拉克战争报道时效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还当属于当时当机立断把准新闻频道临时变为新闻频道。

  CCTV-4不是新闻频道,顶多只能说是准新闻频道,当时每天直播的新闻仅为285分钟。到了3月19日下午,当我们经过反复的演练和检验,已经有把握把CNN对战争的报道与我们的直播时差缩小到5分钟的时候,我们还是觉得很不甘心。我们决定,从16时开始,每个导播组和主持人,除了正常播报新闻外(当时CCTV-4好多时段里一小时内只有5分钟新闻),要用不断的演练使导播人员和主持人停留在各自的岗位上,力图在没有新闻播出的时间里保持人不离岗,如果战争一打响,随时可以就地启动播出系统进入直播。这种方式大概可以做到比CNN慢2分钟,但我们仍然不满意。这个时候我们很清楚,慢就是慢在我们只是准新闻频道,还不是完全的新闻频道,如果是,我们就可以做到每时每刻在线播出新闻,一旦战争爆发,我们只需动一个手指头,只需张一下嘴,突发新闻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向全世界播发。那天夜里,我们通宵达旦。

  凌晨5时,我们得到零星的信息,战争很可能在9时15分打响,我们立即申请将原本8时到9时的《新闻60分》延长直播时间到9时30分。到了5时多,我们又得知美国总统布什将在10时多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开战,这回我们再次申请把直播时间延长到11时30分。这样我们就把CCTV-4从8时到11时30分这段时间变成了新闻频道。也正因为以上的改变,让我们赢得了时间,让我们无须再以准新闻频道和国际大媒体的新闻频道在不同的起跑线上比赛。

  所以说,新闻频道对于应对突发事件的及时报道甚至是同步报道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由新闻频道的作业方式所决定的。在各种专业电视频道中,除了新闻频道以外,都可以事先录制节目,以计算机来控制录像带或硬盘播出电视节目。而新闻频道所播出的是新闻,新闻要新,要讲求时效。新闻都是当天发生的或当时发生的事件,所以不可能提前录制。电视新闻发展到今天,凡是新闻已经几乎都是直播。而新闻频道则是在24小时里把每一档新闻连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扩张为24小时人在机器开的在线直播状态。在新闻频道里,播出是灵活的,内容是多变的,1秒钟之内就可以立即更换播出内容。这种在线功能,最适应于瞬息万变的新闻突发事件。因此,作为一家成熟的世界级电视台,如果想要参与国际竞争,想要在观众中树立自己的权威,想要在第一时间同步报道新闻事件,想要充分利用电视的优势在时效上高人一筹,就必须拥有新闻频道,必须时刻在线,“守株待兔”。

  从5月1日开始,中央电视台已经拥有了新闻频道,这是中国电视新闻历史上很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但CCTV-4国际频道在平时还只是以新闻为主的综合频道,因为国际频道还有各类节目要播,而中文的国际频道目前只有一个。这样在时效上就比较难以在世界上和国际大媒体竞争,当然,一旦事件发生,我们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把CCTV-4变为新闻频道。所以我们也正在期望早日诞生第二个新闻国际频道,这样就有可能拥有面向国际的新闻频道。在全世界,自1980年CNN开办新闻频道以来,1993年的法国里昂新闻频道(Euro News),1995年的英国BBCWORLD,1996年的美国福克斯FOX NEWS,还有后来华语台的中天、TVBS、东森和凤凰的问世,都标志着全球电视新闻频道时代的到来。

  启示之三

  ——电视对事件的同步直播,是电视新闻的魅力所在,也是电视最活跃最有生命力的要素。伊拉克战争长时间的直播,已使我们把直播看成是家常便饭,不再把直播一个新闻事件看成是办什么大事似的。

  这次对伊拉克战事的同步直播,使国人亲眼通过电视实时目睹了战争,其现场感和逼真性,真是比在电影里所看到的画面更具魅力。这种同步直播的感觉,在时空上使人亲临其境。这是现代电视与平面媒体,甚至是网络媒体竞争的法宝。从这次伊拉克战争报道大量采用直播的实践中,我们体会到,直播是电视新闻的最高境界。我们以前也曾认为,我们的新闻节目也是直播,是从演播室直播出去的,其实这是一种陈旧的观念。在新闻节目中,主持人的导语虽然是直播的,但它是事先写好,说的导语也是稍早前发生的新闻,播出的新闻片子更是摄像记者事先拍回来经过剪辑的,总之都不是与事件同步的直播,而现代的电视最吸引人的是实时同步直播,观众需要的是与事件发生的同时来了解新闻。

  过去我们不能有很多新闻事件的同步直播,主要是怕会出现差错,政治上、技术上都有担心的地方。有人会说,画面上出了彩条和黑场怎么办?说错一句话怎么办?其实,不管做什么行业的工作,只要是做事,就会出错,做新闻更容易出错,只是我们要努力做到少出错,不要出大错而已。在此次伊拉克战争的直播中,我们就是利用路透社、美联社、CNN和半岛台的电视信号直播的,而且是全天里随时随地直播,这是中国电视的一大突破。在直播中当然也会有很多地方出错,但整个直播仍然是瑕不掩瑜。我们不可能因为会出错而不去直播,相反,越多的直播反而会更娴熟而少出错。

  过去,我们也做一些直播,但都是一些事先预知的会议和活动,或者体育赛事,而且都是提前准备再准备,这对我们队伍快速反应能力的锻炼不是非常有益。其实,真正的直播是,在每一个重要的新闻事件现场,我们都应该有小型的卫星移动车(SNG),随时可以同步在新闻节目中插播,由记者在事件现场说新闻。就像这次伊拉克战争报道那样,地面部队在行进的过程也可以跟进直播,双方在进行火力冲突也可以直播。

  启示之四

  ——客观、中立、平衡和公正是媒体能否具有公信力的准则,也是赢得观众信赖的法宝。CCTV-4在这次伊拉克战争报道中,始终坚持的就是这个原则。我们向全世界发出的是公正客观的声音,而西方的一些大媒体却有失公允,而重大国际事件是考验一家媒体的客观公正的试金石。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说:“中国电视媒体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对战争进行了全力以赴的报道,既不偏向欧美,也不倒向阿拉伯世界,采取独立报道的姿态,增加了中国媒体在世界报道的分量。”新加坡电视机构新闻台认为:“CCTV-4兼用美国CNN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信号报道不同的评价的方式很好,既公正又客观。”英国BBC电台在题为《中国媒体对伊战的报道很平衡》的评论中认为,“中国电视对伊拉克战争的报道看起来出乎意料的平衡,令人叹为观止。”美国独立媒体中心网3月25日刊登《中国的电视报道平衡得多》的文章认为,“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报道比国际上其他有影响力的媒体的报道要平衡得多,新闻的深度和广度也远远高于后者。”国际的媒体舆论普遍认为,中国的电视不带任何偏见,报道及时权威准确,专家分析清晰透彻,内容充实,可信度高,这是其他华语台所不能比拟的,这次报道确立了CCTV-4在海外华语电视台的强势地位。

  在此次伊拉克战争报道中,面对着纷繁复杂的信息包括假信息,这就要求我们要努力去求证和甄别,因为我们采用的新闻源多,这就使我们有了比较的可能,我们很注意了解CNN怎么说的,半岛电视台怎么说的。我们还非常注意报道的平衡,比如我们直播了布什的讲话,当然也要直播萨达姆的讲话,也会直播布莱尔的讲话;直播了美军中央司令部的战况新闻发布会,同样也会直播伊拉克新闻部长萨哈夫的新闻发布会。在美军攻占巴格达国际机场的过程中,我们就很注意新闻的来源,如据某机构报道,因为当时美伊双方都在夸大战果,以进行心理战和鼓舞士气,每当这种时候,我们的报道就不把话说满,不确信某一方。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我们在这次报道中破天荒地请来了两组6人专业英语和1组3人的阿拉伯语同声传译,而不是只由自己掌握熟练外语的主持人做简单的意译,我们所作的是同步的忠实于原文的传译。虽然这些同声传译不是一种新闻语言,但它更客观,更平实,更真实。他们的语调是不紧不慢,不高不底,很冷峻和客观,不夹杂任何感情色彩。虽然目前仍然有两种不同的作法和观点,一种是采用主持人来传译,一种是采用专业同传,但我想,在战争题材的报道中,还是以专业同传为最佳,它可以使我们的报道更趋于客观公正中立。这是很重要的一条经验,也是CCTV-4能够在战争报道中赢得观众的重要因素之一。

  还有一点也有争议,即在这种特别报道中,是多一些专家来访谈分析,还是少一些专家,或者只要一两个杂家,什么都能谈,能以不变应万变就行。我们CCTV-4在这次报道中前后用了40多个专家,他们在各自的研究领域里都是一流的行家,尽管专家的风格不一,表达的方式也各有不同,水平也有高下之分,但他们所擅长的知识却各有千秋。在历时这么长的报道中,规模这么大,涉及的知识如此之专和广,在访谈和分析中,专家的分类非常重要,比如我们有专门研究装备的,有专门研究美军的,有专门研究中东的,有专门研究军事战略的。各路专家的邀请,可以使访谈更有权威和可信。所以我们在第一天的报道中,同时上阵的专家就有5个,这样将能保证对各种问题各种战况都能分析和点评。这些专家基本上都是学者型,他们的评论只限于对战事,而且都在专业的角度,因而所谈都很客观和公正。在这种专业性很强的战争报道中,主持人要很平实,不能像往常的节目,以主持人为中心,在这里,主持人只是穿针引线,只是代表观众来发问,而不能外行楞充内行,喧宾夺主。因为观众在这种时候更关心的是对战事的进一步了解,有些疑问急于得到解答,所以专家在这里是中心,是主角。而一些平时可以口若悬河的固定的杂家评论员(常态性的节目需要固定的评论员),在战争面前就显得专业性不够了。专业性不够就越容易乱发挥,也就容易说一些出格的话,而专业性越强的专家越是说理,也就更显客观和朴实。

  启示之五

  ——电视新闻报道在常态时期收视状况与其他类节目相比,基本上是一个不好不坏的平台期。在这个时期里,电视新闻除了正常的报道外,主要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是一个备战的过程,也是练兵的过程,是一个等待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各电视台之间彼此不相上下。但是一旦有重大的国内外事件发生,这个时候就是关键了。这个时候是衡量一个台实力的指标期,赢了,就会提升一个台的权威、声望和口碑,而一个名牌电视台就是在一次重大报道中攀升的。

  因此,如果是商业电视台,更是要决战于重大的事件特别报道,因为一年两三次的重大报道,就可能带来全年的广告效益。他们都很知道如何应对大新闻的争夺战,懂得在重大新闻来临的时候,把它放大到一种极限,这就是所谓的追求电视新闻效应的最大化。所以说,通常会打通整个频道,围绕一个事件,作立体的全方位的连续的报道。这种报道一改往日一天可能播发上百条新闻说上百件事的做法,而就一个事件的发展以及相关联的方方面面作报道,就像连续剧一样,充满悬念,一切尽在未知之中,因此这种报道会吸引观众不断关注事态的发展,从而扩大频道的影响力。这就是电视新闻最能散发魅力的所在,也是别类节目所不能企及的境界。

  所以说,电视新闻就是要在积极的等待中去迎接重大新闻的挑战。CCTV-4能在伊拉克战争报道中略胜一筹,可以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早在1996年,我们就与台湾的TVBS作过两岸的卫星连线报道。从去年9月2日起,CCTV-4就已经实现24小时整点新闻的滚动格局,也就是形成了24小时作业的运行机制。同时在电视的各种手段的应用上积极探索,如与全国地方台演播室对接连线报道,与世界各地的记者站连线报道,在台湾包机首航大陆上海,我们也作了同步直播,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前,我们也曾利用路透社的画面直播了联合国安理会关于伊拉克武器核查报告会,当时我们就已经采用过同声传译。在平时的新闻中,我们曾办有一个访谈节目《评论员时间》,每天都要请专家对时事进行评述,天长日久,专家的资源有了,而且早已和专家在访谈中形成了磨合与融合。所有这些,都是为特别报道重大国内国际事件在做积累和准备,没有这种准备,临到头来,有再好的想法也难以实现。果然,工夫不负有心人,我们成功了。

  主持人也是这样,平时要是只是会播不会说,那么在这种大型的连续的报道中,可能就适应不了。在这次伊拉克战争报道中,主持人一次进演播室达8个小时,如果没有很强的应变能力,没有很广博的知识,没有敏捷的思维,是很难胜任的。在这种长时间的而且不间断的随时插入新闻和事件直播的访谈节目中,基本上都没有详细的讲话稿,有时连问题的提纲都没有。因此,这种报道对主持人是一种难度很大的挑战和考验。没有脱口就来的谈话本事,是根本上不了这种节目的。所以说,将来的新闻节目主持人不能像以前那样,只是传声筒,只是读别人写好的稿件,平时就要做好积累,随时准备在下一次大型报道中一试身手,而不是等到大新闻来了才来准备,那时已经为时晚矣。(中央电视台海外新闻部 杨刚毅)

责编:李闫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