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网友.原创  
 
《我的2004》征文:风随我动

发布时间:2005年02月04日 15:11 作者:浪子燕青_1



    转眼间,2005年的第一个月份也已过半。时间的迅疾是不容许我们停留的,但是,在金鸡报晓之前的一刻,我还是想把2004年慢慢的回味一遍。

    今天拿起报纸,看到今年的流行色是水碧色,有一种拥抱海洋的味道,冷却不深邃,空却不寂寞,它不属于孤芳自赏的高贵,也不是超然的代言。它介于清冷和繁华之间,只属于流行。于是我便想,其实2004年的颜色应该属于水碧色。因为它喧闹并凛冽着。

    2004年伊始,并不是一个平和的开头。禽流感的突然袭击使经历了2003年的非典风暴后的人们望天兴叹。在人们忙于重新适应与疾病作斗争的时候,新的一年,就在凛冽的寒风中昂首向前。我不知道是初春的冷意为人们注入了勇气与活力,还是屡遭打击的心灵早已变得坚韧无惘。

    早春二月,飞龙在天。于是体坛也变得热血沸腾。因为2004年,是欧锦奥运年。只因为这两个原因,2004年注定是体坛上值得纪念的年代;而因为这两项赛事都与希腊这片善于制造神话的国度有关,两大赛事的过程与结局又是那样的出其不意,耐人寻味。2004年,就这样拥有了一个畅爽神秘,冷气袭人的夏天。2004年的夏天,在一种亢奋的状态中度过。没有寂寞,没有失落,没有压抑。

    其实,冷门并不是完全属于6-8月的赛事。从5月的法网开始,冷门就像魔影一样始终环绕在赛事中。于是我们看到西班牙舰队的覆灭,看到老将阿加西的黯然离去,看到赛会种子选手一个又一个落马,最终看到的是法网赛107年的历史中,俄罗斯选手首次会师女单决赛,并首次夺得冠军。男单决赛则在两位阿根廷选手之间进行,并戏剧性地由名不见经传的高迪奥斩获桂冠。罗兰加洛斯,第一次如此寒冷……

    如果说法网的冷门频仍,那么同6月的欧锦赛相比,这只不过是个小风暴罢了。从揭幕战开始,最不被人看好的东道主就一路杀将出来,把个葡萄牙的朗朗乾坤搅得翻云覆雨。希腊,第一次站在众人敬仰并疑惑的目光中傲视群雄。冥冥中的神谕把黄金一代的最后爆发和信心十足的东道主推上了最高的角斗场。而在此之前,又有多少骁勇的猛将沉没在冰冷的海水中。第一次,我看到神谕不再是寓言,而是一种精神和勇气。希腊夺冠之后,他们并没有得到世界足联所评选的最快进步队伍等奖项。我认为这有些偏颇。尽管神之子们在随后的世界杯预选赛等其它比赛中未能焕发神威,但仅仅有一个欧洲冠军,我想他们已经让世人感到了世界足坛的发展日趋激烈。各国的差距逐步缩小,当我们含泪送走一个个曾经的王者时,凛冽的风已经将我们吹醒:神话不是一天创造的,只要努力,每个人都有希望。

    8月份的雅典,希腊人民在欧洲杯喜悦未尽之时为全世界的人们摆上了筵席。当然,在这届奥运会上,也有无数神奇的结果在刺激着观众的神经。在爱琴海畔,继续上演着一幕幕冷门。包括希腊选手的跳水金牌在内的无数个意外让世人大呼希腊这片沃土的冷意。而在此之前本土进行亚洲杯,虽以卫冕冠军的再次捧杯而告终,但昔日强队的没落以及后起之秀的迅速崛起证明2004年的夏天,注定寒冷……

    在这个凛冽的年代,有很多值得纪念的芳华片断,它们诡异、神奇,充满了魔鬼的味道。贵族们不得不抛下最后一丝残媚,在功利与艺术的对话中归于平淡。不管你曾经如何辉煌,免不了也会幕谢花红的时刻。新生代们将会纷至沓来,征服自己的顶峰。

    圣诞之后,苏门答腊岛的海啸无疑为2004年带来一个灰暗的结尾。我们所热爱的海洋从爱人变成了杀手。此时,我们惟有用一颗颗滚烫的心来温暖这个凛冽的2004年。

    在2005年温暖的阳光下,与从前的寒冷作别……

    2005-1-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