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网友.原创  
 
《我的2004》征文:彩色思绪

发布时间:2005年01月20日 09:22 作者:洁璞



    岁末最后一个晚上,我与丈夫都推掉了自己外面的约会,守在自己的家,静静地告别了我们的2004年,迎来了我们的2005年,悄然中走过了旧年的最后一刻,翻开了生命日历里崭新的又一页。

    陪儿子好一阵子嬉闹后,22:00点的时候,儿子酣然地睡熟了,CCTV-1胡总书记给全国人民的新年致辞也在这时准时播出了。“祝全国人民,在新的一年里,幸福、安康!”对着电视画面,听完总书记这最后一句亲切的祝语,心底竟又是一阵温暖。23:00的时候,丈夫网上下完了今年的最后一盘棋,我笑着说:“输了?还是赢了?这可是你今年下得最后一盘棋了,历史会记下这一刻!”而后我关了电视,丈夫关了电脑,一起躺在床上,关了灯,彼此的手紧紧地握着,记忆的闸门打开,眼前晃动着就是我们刚刚走过得这一年。

    2004年刚刚走过,回想起来,心底的感慨竟又是颇多: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一年里总要经历许多;家事国事天下事,一年里又有多少动人的故事发生了并在不停地传诵着;也是风雨也是晴,故事里总会有几多甜蜜、几多酸涩,几多忧伤、几多欢乐,但无论是风雨也好,晴空也罢,最终仍能微笑着一路走过,如此便已然能够欣欣然而幸福着。

    “还记得2000年的元旦吗?”我轻轻地对躺在身边的丈夫说。“怎么不记得?那年元旦,我们一起去人民广场看新年礼花,听世纪钟声。”丈夫的回答也是轻轻地。眼前又浮现出2000年元旦的情景:那天我与丈夫一起去听新年音乐会,在市府广场礼花满天、钟声齐鸣、人声鼎沸的欢腾中亲历了“跨世纪”,相册里那几张照片,精确地记录下从1999年12月31日午夜23:59到2000年1月1日凌晨0:01这段珍贵的时间,照片上是礼花满天的背景下,我张着大嘴的笑脸是那样的灿烂。时间过得好快啊,从2000到2005,转眼间便是五年。2001年的元旦,我正在家坐月子,丈夫与我关注的都是出生只有9天的儿子,哪还顾得上什么新年、什么元旦!从2002到2004,连续三年元旦,都是我单位有活动,我与丈夫并没有在一起过,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我们并没有一起相守着。而今,在2005的脚步就要来临的这一刻,我与丈夫握着手一起躺在自己温暖的床上,用心回忆着我们走过的这一年,心底又怎能不被一份温暖溢满?

    丈夫接着说,“其实你是个浪漫的人,而我却恰恰是一个最不浪漫的一个人,这一年里,你为了我又放弃了许多,放弃了许多本应属于你的快乐。”丈夫的话我懂,他的意思是说,他不会唱不会跳,甚至不愿意凑热闹,这一年里他没陪我跳过一段舞、唱过一首歌,没陪我看过一场电影,甚至于游公园、逛商场的次数也极其有限。我略微地沉默,心底却是跟着一热,脱出而出,“但你给我和儿子又做了一年的饭,儿子上幼儿园,是你接送了他又一年;这一年里你带我与儿子去了N次饭店,哪怕只是肯德基,你不会让我和儿子饿着;老夫老妻了,你还来说这些?我们在一起生活这么久了,难道我还不了解你,你还不了解我?”

    没再接着往下说,可我的思绪却继续在深夜里飞扬着。的确,年少的我也曾经无数次憧憬过一份彩色的生活,而直到现在自己也不懂,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才算得上是多姿多彩的生活。人过三十,仿佛变得越来越实际,自己也不清楚,曾经花前月下的浪漫,曾经细雨飞雪的心情,曾经思绪中的色彩,而今到底还在不在?其实如我这样的人,也许偶尔有些浪漫的思绪,但却总还有着朴素的心一颗,虽然外面的世界红尘紫陌,太多彩色的诱惑,但我知道美丽的玫瑰只是能用来装点视线,飘香的饭菜才能让我更好地活着,以我的性格,会始终以一颗恬淡的心微笑着面对生活。

    对于家庭,我知道知足常乐。2004年,儿子上了幼儿园中班,也懂事了许多;丈夫的学位读完了,论文也发了好几篇;双方父母、四位老人的身体还都不错,他们的健康就是我们最大的福;自己虽没什么大的追求,但总还能知道读读书、学学专业课,参加个什么考试什么的也就够了,我很会宽慰自己。只是对丈夫、对儿子,这一年里我还是有许多歉疚,单位离家远,时间赶不及,一年里我没接送过几次儿子,也没做过几顿饭。儿子上中班好久了我才去接过他一次,老师指着我连问儿子“她真得是你妈妈?”,听着老师的话,心里真得好酸;别的男人一结婚就会变胖,丈夫一直很瘦,结婚这么多年来一点也没胖,这一年来每每手抚着他那张瘦削的脸,我总要歉疚地说一句“都怪我没为你好好做过一次饭”。

    对于工作,我不会求新求变,但却一直踏实地努力着。下半年,来自于原料市场的压力,新产品创新的压力,这个我工作了九年的公司,一反往年一步一年新台阶的局面,效益出现了前有未有过的下滑。而今跳槽风盛行的今天,如我这个年龄的人,能在这样一个民营性质的企业工作这么久,委实是不多了。跳出去,也许工作上会再现几分彩色,而我依然以一颗朴素的心坚持着,因为这是我服务的第一家企业,对我的企业,我也一直以一颗朴素的心深爱着。董事长是个儒商,尽管单位效益不好,而给员工的薪水、奖金却是一分没少,甚至于比往年效益好的时候还要多一些。在这个年轻的企业里,我当算一个老员工了,企业为员工所做得这些,便足以令我这样的人而感动着。所以当工会主席拿着“暂缓提高员工公积金缴费比例的申请”单,让我们这些员工代表签字时,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2004夏末,当汉语讲得还不太流利的董事长,举杯向大家敬酒的时候,心底感到得依旧是温暖;2004年末,我们这些中层同时自发地建议,2005年元旦一切从简,不聚餐、不联欢,想得是如何与企业共渡过难关。

    时常也与几个女友咖啡屋、西餐厅里小坐,谈谈感悟、聊聊生活,闲情逸致也时而让我的生活多了几许亮色,但我知道,2004年我生活的主旋律依然是努力坚持、知足常乐,所以这一年走过,心底的感觉才正如那首歌,“这一年总得说来高兴的事挺多,家人不错、朋友不错,自己也不错;这一年总得说来高兴的事挺多,天气不错、身体不错、心情也不错。”

    2004的最后一刻,这就这样走过,再回首走过的日子,对亲人、对朋友,对家庭、对工作,自己这颗心终还是朴素的;而正是这颗朴素的心,一天天真诚地跳动着,悠悠思绪里便不再有落寞;深夜里将几缕思绪滤过,便会发现,原来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涂满了这迷人的彩色。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