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网友.原创  
 
《我的2004》征文:紫色恋歌

发布时间:2004年12月29日 05:59 作者:静在深秋



    遥远的北方早已是一片银装素裹冰天雪地的世界,而江南的冬天一如既往的跚跚来迟。时近岁尾,伴随枝头最后随风飘落的几片黄叶,空气里才弥漫着些许彻骨的凉意。

    回首即将转瞬即逝的2004年,激荡在心中的,是一曲绕耳不绝的紫色恋歌。

    这一年,幸运与厄运交替降临。迈过2004年风雨历程,我知道,我的人生旅程又多了一份沉甸甸的珍藏。

    难忘的是今年的第一次入院。

    有一天早上醒来,突然发现自己的左臂不听使唤不能动弹,下意识的想让它重新活动起来,却是一阵钻心地疼。尽管痛了许多年,却从没出现过类似情况,心里一下子没了底。用右手试图帮助左臂活动活动,却因骨头缝里牵扯每根神经的疼而放弃,按惯例加服了镇痛消炎药,却疼痛依然。

    当医生把X光片重新放回桌上,轻描淡写地告诉我,“你旧疾未除,又添新病,两臂肘关节都长了骨刺,但左肘关节腔里的骨刺更严重,必须住院手术,才能恢复左臂功能。”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泪流满面。

    我不想让满屋子的人看到自己不争气的眼泪,站起身走到窗前把脸扭向窗外,想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却更难自禁……

    临窗的马路上流动着车水马龙的人潮,人人都是那样神情自若风风火火。而我,偏就那么倒霉,天天战战兢兢地警惕自己的身体,每天镇痛消炎,却长什么骨刺。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我终于没法控制自己,泣不成声……

    我狼狈地对医生说了声:“让我……想想,我……要考虑一下。”

    顾不了背后许多道目光,我低着头夺路而逃。

    回到家,才想起X片忘了带回家。

    再次回到医生办公室时,屋子里只剩下医生一个人,他正摆弄着我的X光片。

    “疼几年了?应该时间不短……”他好象料到我会来,只瞟了我一眼,就问。

    “关节腔里有积水,关节滑膜已受损,必须治疗!”他的口气不容置疑。

    我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他居然嘿嘿笑了。“你的孩子多大了?别哭呀,有病咱就想办法治啊!要是哭有用,还要我们医生干嘛?”我忍不住挂着泪笑了。

    住进医院的第一天,医生建议先保守治疗试试,效果不佳再考虑手术。

    老公不听劝告地向单位告了假,可我还是不太放心。平时他是习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我住院,他能行吗?

    愁肠百结地和老公议起,他却信心十足地拍着胸脯打包票。我半信半疑。

    护士扎好针。先抽积水。同病房的有探视者明显不忍地把头扭向别处。我也吓得不敢看。当听到护士长舒一口气后说:“疼不疼?关节腔应该没有血性液体的,却抽出这么多。”只感觉她把针管在我面前晃了晃。我却根本没心思看。后背有些湿了。刚才真的很疼。

    当一大瓶冰凉的药液开始缓缓地与我的血液汇合时,我开始吩咐老公抓紧时间去办好儿子的后勤,老公面露难色地说:“我走了你一人能行?是不是让儿子吃饭马虎点?我让他在外面凑合一顿得了。”

    我正要说话,他的手机却急骤地响了起来。

    知道他单位有事。想想自己毕竟还没动手术,还能动弹,我建议他先上班,完事再张罗儿子的后勤。他犹豫着,然后心神不安地走了。

    打完点滴已过了吃饭时间,想象着老公不懂打理人间烟火的惨状,向善解人意的护士告了假,就急着往家赶。

    与一人几乎同时迈进住院部的电梯。抬起右手按了一楼,然后问他:“您去几楼?”

    头发花白的长者双手捧着一个白亮亮的瓷碗,冲我笑了笑说:“也是一楼,去吃饭。”

    “你来探视病人?”电梯启动时,长者问我。

    “啊?不,我是病人。”我自己乐了。

    长者上下打量我至少三遍,“你?人这么精神、漂亮,好像很健康啊……”

    我打趣自己:“全身的毛病长期潜伏着,很折磨人的,表面还算对得起观众”……

    从六楼到一楼,他告诉我医院这方面最权威的专家是某某和某某。我说,我打听过了,最权威的骨科手术专家是王**,听说是医院退休返聘的老权威。他不置可否的冲我笑笑,说:“我们说不定还会再见面的。”

    赶回家,老公正欲出门上医院。儿子见我毫发无损地从医院归来,高兴得欢欣雀跃。

    看得出来,这顿饭老公使出了浑身解数,二菜一汤:清椒肉丝、清炒藕片、紫菜蛋汤。

    也许是葡萄糖在体内作怪,味觉很差。

    老公很殷勤地挟来一箸清炒藕片,“尝尝,好吃吗?”

    “很甜的。”儿子抢着说。

    我低头细细地尝,然后问:“你肯定忘了!放过盐吗?”

    老公明显夸张的往嘴里塞了一箸藕片,说“当然放了,很好吃呀。”

    三人一起傻笑,然后继续吃饭。

    饭后老公抢着收拾碗筷。把我和儿子赶进卧室午睡。在床上,儿子神秘地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能告诉爸爸。”我点点头。

    儿子说:“爸爸说医生叮嘱过你要尽量少吃盐,所以爸爸今天炒菜只在清椒肉丝里放了一点盐,别的菜都没放,他叮咛过我……不让说不好吃,……要不然你会不放心我们的,……其实我觉得菜不难吃,真的!”我搂紧儿子没说话,心里一阵暖流暗涌。

    第二天继续去医院输液。输了近一半,主治医生告诉我,医院的骨科手术权威王**将来为我会诊。却发现进来的是昨天电梯间相遇的那个精神矍铄的长者。

    “我们又见面了。”他一见我就乐哈哈地说:“你精神状态不错,病很麻烦。……”

    主治医生却毫不留情地揭露我前二天的失态。老公在一旁辛苦地打圆场:“其实她已经很不错了,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她那德行是稍一轻松就忘了疼。平时很疯癫的,是乐天派。儿子偶尔小病小灾就拿他妈作榜样……”病房里居然洋溢着一片笑声。

    会诊后的方案还是先治疗观效果,然后再决定是否手术。“手术的目的也是为了恢复功能,即使做了手术,也不能保证骨刺将来不重新长出来,如果治疗加锻炼能恢复功能,就不一定非得手术。”他的话使我看得了一线曙光。

    二个星期后,关节缝里的痛减轻了。不由得信心倍增。再加上不忍心让老公孩子天天囫囵填饱肚子,执意出院继续治疗和锻炼。

    出院不久,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星期天午后,陪老公带着孩子到城外广场上散步,却邂逅了专家王**。那一幕,真真令我今生难忘:白发的他搀扶着颤巍巍的老伴,蹒跚地走在人流如织的广场一角,侧身对着老伴朗声说着:“太阳很好,……人很多,你放心地牵着我,……出来了就多走走,多活动对你的身体有好处。……”诧异地走近了,才发现老太太原来双眼看不见。

    闲聊起来,他告诉我们,孩子们都大了出息了,也早已离开了他们共同的小窝,可是老伴却患糖尿病导致双目失明,至今已五年。我由衷地说:“您真不易!”他和老伴却异口同声地说:“他(她)最不易!”然后互相搀扶着会心地笑起来。

    他说她不易,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了,到老按理说该享福了,可是,吃,牙不行了,玩,腿脚也不灵了,现在眼睛也看不见了,连饱眼福的份也没有;她说他不易,他兢兢业业地工作一辈子从没出过差错,以前总是她侍候他惯了,家里从不用他操心,六十多岁却为她学会了洗衣做饭,退休后接受医院返聘也多半是因为她,人家年纪大了都享福去了,而他,还得侍候她……。

    我说:“孩子们呢?没打算让他们搭把手?”两个老人却一致说,孩子们也不易,现在谁的生活都有压力。他们不愿孩子们为家中的老人改变固有的生活……

    “不用惊扰孩子们,还有我在啊,……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我比谁都了解她,只有我才能摸透她的需要,没人比我更熟悉她。”他目光平静地眺望着远方说。

    和煦的阳光下,平凡的白发老夫老妻,在人群熙熙攘攘的广场上互相搀扶着站成了一道动人的风景。

    这一幕,好长一段时间仍然在我眼前历历于目。

    今年的一天,与古稀之年的老父亲偶尔说起湖北境内的三峡工程,父亲不经意地说:“很想看看气势恢宏的三峡大坝。”我和老公立即响应认真张罗,很快促成了一家人的三峡之旅。

    父亲在踏上旅途之前,歉意地说:“你看,我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你们连工作连好多事都放下了……

    应该感谢那次住院经历!感谢那对共患难相知相惜的老夫老妻!我们已深深知道,工作和生活中的琐事的确永远没有尽头,但我们不能因任何理由让爱居后,更不忍令亲情为一个俯身即实现的心愿长时间地翘首等候。生活中有许多更重要的事需要我们争分夺秒去完成;生命中最值得我们去经历并加以珍藏的温馨亲情,需要我们随时躬亲、用心缔造……

    亲情的恋歌让我联想起浪漫的紫色。那是一种丰富、沉敛、炫目、动人的色彩。

    一曲紫色恋歌,将是我今生心中永不落幕的经典。

    (写于2004/12/2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