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网友.原创  
 
电视日主题征文:抹不去的荧屏情

发布时间:2004年11月19日 09:34 作者:宫志祥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电视对普通百姓来说还是高档的奢侈品。许多百姓甭说家里拥有一台电视机,就是电视是啥摸样也没见过。那时的寻常百姓把身上衣裳口中食作为最主要的消费,“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是那年代的真实写照。“三转一响”——“三转”: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一响”:收音机;是当时富有阶层的象征。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当时的群众舆论对一些嫌贫爱富的女青年嫁给“三转一响”的谴责。

    我第一次看到电视是在一个举国悲痛的日子——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一台1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摆放在临时搭建在旷野上的主席台上。电视里播放着毛泽东去世的消息,电视新闻里那悲怆的景象和声音与簇拥其台下的近万名参加追悼大会的人们的无限悲痛的情景交织在一起。参加追悼会的群众都胸戴白花,臂套黑纱,痛哭声连绵起伏,不时有人因为悲伤过度而晕厥过去。好像这场景惊天地泣鬼神,天低云暗一片灰蒙蒙的气象,还不时地飘着零星小雨,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近万人面向安置在主席台上的毛泽东遗像和那台小电视机,与那台电视里的节目发生着共鸣,交流着彼此悲痛欲绝的感情。后来,据说那台电视机是通过专线专人用最快的速度从北京电视机厂经过特批来的。

    又过了些时日,我到贵州都匀市出差,恰逢北京毛泽东追悼大会的现场直播的电视节目开播的时候。经过熟人帮助,进入了都匀铁路分局礼堂观看了毛泽东追悼大会的现场直播节目。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彩色电视机。那是一台21英寸的彩色电视。听说是铁道部出面经过特批手续给各铁路局、铁路分局配备的。这,虽然我无从考证但我还是深信不疑。

    两年过去了,电视像娇贵的宠物被引进了单位,属于了社会集团购买物。当时民众家庭还没有办法购买:一是那年代电视还是特殊商品,商店里没有卖;一是当时经济条件所限老百姓买不起。那会电视的珍贵程度不亚于“皇帝的新装”。我所在单位的那台电视机放在会议室里,平时是一定要上锁的,由专人负责开关和调频,其他人包括单位的第一把手谁也不能擅动。夜里的值班巡守像看护金猫一样把它当作重点的看护对象。每当晚饭过后,新闻节目之前,会议室里挤满了男女老少,等候着那开播的庄严时刻。由于事前“约法三章”,纪律严明,观看电视时谁也不敢高声说话。只有静静地欣赏,默默地感悟。在那个观看电视的环境里,我了解到我国文艺复苏的情景,我被电视里的张振富、耿莲凤的男女声二重唱,被郭兰英、王昆的天籁般的歌声所震撼,也是在那儿我养成了爱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的兴趣和习惯。

    如此持续了好些年,单位里唯一的那台电视机成了包括我在内的单位人和单位的家属、小孩及其与单位多少有些关系的人们的精神寄托。把在那看电视作为最大的精神享受和精神慰籍,那几乎成了一方圣地一块净土,把人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平日里只要人们一有闲暇聊天的内容除了电视还是电视。

    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黑白电视才开始进入我们那里的寻常百姓家。我老父亲平时省吃俭用咬咬牙从牙缝里省出钱来到省城里凭购物券买回一台1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乐颠颠地运回来。当晚我家就挤满了观众,大人孩子只要有个缝就挤进去,有些只好在门外和窗外观看。自从有了那台电视机平时与我们见面如陌生人的也对我们热情起来,我知道那是冲着我家有一台小黑白电视来的。

    自从家里有了那台黑白电视机,我家里没少发生口角。老一辈思想老套,看不惯电视里的一些文艺节目——如现代舞、芭蕾舞,一些国外的电视剧,而我们这些子女却很喜欢欣赏这些新潮节目。于是两代人的观念发生了矛盾。但是我们穷人家的孩子毕竟早懂事,想到父亲买这台电视机不容易,我们还是服从的为好。之后,只要家长喜欢看的节目我们也装作喜欢看,家长不喜欢看的我们就不会看。当家长出去溜达了,我们就抓紧时间看一看自己非常感兴趣的那些新潮节目。然而全家人很一致的地方也是有的,全家人都爱看电视小品、相声和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每当有这些节目时全家人就其乐融融地一起观看。

    那台黑白电视机伴随着父亲走过了他最后的岁月。1990年大年除夕夜,已经病入膏肓的父亲硬撑着起来看了春节联欢晚会,当晚他的病情就危重了。次日大年初一,他住进了医院,初一晚上转院,大年初三便撒手人寰。年仅63岁。

    追忆着父亲的点点滴滴,想着他为官清正,两袖清风,只是到了老年才从牙缝里省出几百块钱买了台小黑白电视,这台电视给全家带来不少的精神财富。我们不禁感慨万千。我们为他选了一块墓地:那墓地朝向电视接收塔。

    如今电视你、我、他早已进入亿万百姓家,它像一扇扇活动的精神文明窗口,吸引着我国最大的观众群体。黑白电视早已成为历史,我家那台电视已经捐献给了老区的山民。而与电视有关的的一幕幕往事,像电视镜头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们百姓与电视的故事印证着我国电视发展的道路,验证着国家建设所走过的步伐。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我迄今还特别爱看电视,尤其是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并且热爱起央视国际网站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