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网友.原创  
 
与教师结缘

发布时间:2004年09月28日 09:11 作者:洁璞



    一直崇尚教师,幼时就有一个愿望,长大了要做一名教师。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也许并没想太多,没想到要做什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没想到什么为了祖国的教育事业,也没想到什么三尺讲台的神圣,只不过缘于自己的性格,是一种骨子里的喜欢。喜欢校园,喜欢校园那样一种清静儒雅的氛围,喜欢教师,喜欢教师身上那股浓浓的书卷气。

    但也许是造化弄人,因身高的关系,竟无缘走进省内那所重点师范院校的大门。带着如此的遗憾,我走进了同城的另一所大学,一所部属普本。行走在大学校园里的四年,也是我被这样的遗憾继续缠绕着的四年。岁月匆匆,就这样带着如此的遗憾,我告别了学生时代,告别了伴我成长了16年的校园。

    原以为告别了校园,就一定会与众多曾为我引航的良师而渐行渐远,走上工作岗位,再不会有人会如校园里的良师一般,那样真诚无私,那样无悔无怨,那样循循善诱,那样和言细语。16年里传我知识、教我为人的每一位良师,只能存进我记忆的深处,不经意间,当自己那根感动的神经再被触动,才会再将记忆的相册翻上一翻,记忆里重温他们那曾经真实的笑脸。可是人生真的似一艘有意思的航船,由不得人们事先去设计,去安排,这人生之船会以独有的节奏,行一条独有的航线。没想到大学毕业后的我,竟然还能有机会时常行走在校园,与一些高校教师近距离接触,也许只能归结为一个字——缘。

    毕业后我留在了读书的这个城市里工作,单位里没有宿舍,我又舍不得拿出自己原本微薄工资的一部分去租房。这时,我大学里的辅导员和留校工作的同学,同时向我伸出了援助的手,在她们的帮助下,我继续住在我的大学里,从学生宿舍搬进了教工宿舍。于是我依然每日早上班晚下班,出出进进在面向大海背靠青山的美丽校园;晚上与我的室友,一位也是刚参加工作的高校女教师合伙做饭,然后共进晚餐;休息日与那些年轻的高校教师们一起上街购物、去公园游玩。我第一次觉得,老师这个词于我,已不单单只是我尊敬的师长的代称,也代表着我真诚的伙伴。

    说起来,我与教师更深的缘也许还在后面,到了谈婚论嫁时,我竟然真正与教师结了缘,是现在感觉起来还算幸福的姻缘。96年初冬,25岁的我在两周内相了三次亲,最后还是选择了那个在我读书的大学里任教的教师做男友。也许是缘于我对教师这个职业的热爱,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未能成为教师的遗憾,八个月的相恋,他真正走进了我的生活,成了我的丈夫。

    说起丈夫,他成为教师也有一段很有趣的渊源。丈夫对我讲过,儿时他会算命的姑姥姥就断言他将来是个教书匠。倔强的丈夫偏偏不信邪,一直记着姑姥姥的话,高考时他故意不报师范类院校,其实他是北师大的苗子。进了财经大学的门后,丈夫想,这下可以告诉姑姥姥,她算的命这次要不灵了。大学里的丈夫很活跃,自己半工半读,除了第一次报到的学费,四年大学读完再没花家里一分钱,反而用自己的兼职赚到的钱贴补家用,因那时丈夫的家里家境还挺贫寒。丈夫在大学里就有“老板”的绰号,他的老师及同学都说他绝对是一个当老板的料。毕业分配时,丈夫的选择有三:一进机关从政,二去南方从商,三进高校从教,有趣的是丈夫竟然选择了这其三,做一名高校教师。那时丈夫的理由很简单,他觉得高校教师不必坐班,相对轻闲,他可以有时间多读读书,因为他想考研,实际上他原本只当这是一个过度,一个跳板,他想继续深造。于是丈夫从他的大学来到了我的大学,我们两个的大学一北一南,相距不足五百米,中间只隔一条马路。实际上他来我的大学做教师的时候,我还差两年才毕业,有趣的是那时我们并不相识,后来还是通过相亲的方式才认识的。

    九十年代初这里高校教师的薪水并不高,可以说很清贫。丈夫并没有在乎这些,上好自己的课后,只是一门心思读书,准备考研。半年的苦读,半年的努力,甚至于晚上就睡在办公室,临到报考时,系领导就是不肯在报名表上盖章,理由是丈夫是引进的人才,工作年限未满,单位不同意。丈夫的考研路就这样断了,一气之下他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去南方从商。母亲的一句话, “孩子,你走得那么远,妈以后想你了想看你一面都难啊!” 丈夫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后来丈夫真的相信,也许真的被姑姥姥言中,这辈子就是做教师的命,索性安心做好自己的教书匠吧。

    丈夫安心做了教书匠,天资聪明的丈夫在这些年轻教师里表现得很突出,不足两年里获得了好多荣誉,诸如什么“教书育人先进个人”、“最佳教学成果奖”、“优秀论文进步奖”,还破格评了职称等等。当年丈夫自己自费考研单位不同意,三年后,我与丈夫结婚前,单位竟然出公费让他在职读研。想来人生真是有意思的一条航船,你哪里失去的,还会在哪里给你补回来。

    与做了教书匠的丈夫结了姻缘,一天天真实地生活在同一扇门里面,方才越来越多地理解了他,理解了教师,这个群体,这个职业。丈夫的课讲得真的很棒,结婚后从未见丈夫带着教材与教案去上课,从来都是一个人那么自信,那么从容地走上讲台。丈夫与我讲,原本他自己也没意识到,对教师这个职业他竟有一种深深的热爱,走上讲台,他真的就特别投入,面对台下学生们一双双真诚而渴求的眼睛,他时常忘却了自己,时常慷慨激昂。上课完全脱稿,在全校无几人能比,这一点让丈夫在全校出了名。

    记得刚结婚时的一个周六,我休息,正巧丈夫有全院的公选课,在大礼堂,我央求他带上我,我也想听听他的课。他笑着答了一句:一个再好的医生也医不好亲人的病,你不是我的学生,进了我的课堂,也许我的这一课会讲得杂乱无章。后来我自己偷偷地跑去礼堂外面,隔着窗,我看到讲台上没有教材,没有教案,依然是空空荡荡,我听到丈夫声音洪亮,语言流畅,加上他时不时的手势,真称得上是慷慨激昂。课结束了,台下的学生掌声雷动,这掌声其实就是对一个高校教师最好的肯定。

    身为教师的丈夫其实生性依然倔强,不会世故不会圆滑。学校建图书馆要教师自愿捐款,丈夫硬是不捐,“既是自愿,那我就不捐,不是我心疼几百块钱,我只看不惯这些当领导的作风,摆花架子,熊老百姓,图书馆一个工程,让你们从中捞了多少实惠?” 但对学生,丈夫却有着一颗淳朴却又充满爱的善良之心。丈夫的学生而今也有十几届了,刚做教师那阵,班上的学生年龄有的比他还大,丈夫与他们的关系就似姐妹弟兄。读书时学生们常跑来丈夫这里蹭饭,毕业前帮他们联系工作单位,刚毕业的学生工作不顺,丈夫除了要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还要兼做他们的临时银行,一次三百五百,这样的钱要是细数起来也已有不小的数目。丈夫这样的爱心,也换得了学生们的真诚。十几届学生好多都与丈夫保持着联络,本市自不需说,分配去外地的出差来本市,也一定要挤时间与丈夫聚上一聚。前年丈夫班上一个女生患了精神分裂症,医院里她妈妈的话她都不听,独独丈夫说一句要听话,她就再也不哭不闹。类似的事简直太多太多……

    做教师的丈夫天资聪明,看问题透彻,逻辑性强,业务上精而又精。时常有朋友遇到问题,思路不清,让他帮忙分析,他们戏称“点步”,丈夫分析后,一二三观点一摆,那些朋友连连点头称妙。可丈夫心却太软,原则性不强。他时常这样自嘲:“下商海狼性不足,入政界不懂攻心。其实我的性格既不适合经商,也不适合从政,做一名教师再合适不过,偶尔做一回别人的高参,感觉也不错。”

    是啊,丈夫说得好,做一名教师真的不错。刚结婚时住筒子楼,周围一群年轻教师,每天感受着他们的热情、他们的朝气和他们的乐观。后来搬进了新居,进了小区,小区里的居民全部来自本市的两所高校,周围仍是学院派,我仍然与这些教师们比邻而居。每天上下楼,出入小区,时常与邻居们碰面,热情地招呼一句“×老师好!”觉得自己与他们的距离竟是这样近,自已真正走入了教师这个群体。

    今生有缘,与教师结缘,门里面对着一位教师,门外面时常对着教师这个群体。值此第二十个教师节到来之际,衷心地说一句:教师们,今生与你们结缘,让我走近了你们,有机会了解了讲台上和讲台下全部的真实的你们,于是我更爱你们,不只爱一个,是爱你们这个群体!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