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网友.原创  
《我的2003》征文之十二
 
我和我的学生们

发布时间:2004年01月20日 07:24 作者:卢波



    我记得2003年的最后一个夜里,我的手机忙得不亦乐乎,一个一个短信宛如春节燃放的爆竹接踵而来,手指按得都要酸了……可我的脸上却带着微笑,眼睛里溢满了泪水……“老师,新年快乐,想你的大头。”“你什么时候回来教我们呀?我们想死你了……”“卢老师,你是2003年上天带给我们的礼物!”………

    “卢老师,我代表杨帆祝你新年快乐……”我忽然呆住了,觉得生命的一瞬间被永远的定格,我忘记了读后来的短信,呆坐在椅中……

    2003年,我们的学校是动荡的,是因为我们学校由原来的职业中学改为普通高中,原本教服装美术的我一下子没有课可上了,于是……我被暂时分派到了男生宿舍管理处,这个消息在我教过的学生弟子中间竟然掀起了轩然大波,他们不敢相信,昔日口若悬河,左手绘画、右手教书法的才子教师,竟然成了印象中应该是年纪很大、脾气不好的宿舍管理员,而且是当最难管的男生宿舍的管理员,这个新闻竟然把我教过的最早一批的学生都惊动了,他们大部分甚至已经为人父母,都纷纷前来探望我,好像我遭受到了什么不幸一般!也许是我的学生们对我的印象太过完美吧,我有很多年在校园里被学生们传说成了一个谜一般的传奇人物,国画、卡通、漫画、素描无一不精,并且在网络上也颇有一些名气,会讲故事,口才非凡,还得到过台湾、日本、中国美术馆的多次奖项……当我的学生们向我历数他们听到过的我的传闻,我才发现学生们原来这样在乎他们的老师,如果老师有一些光彩,对于学生们来说竟然是一件大事!7年间,他们竟然就是这样一届一届地传说了下去,直到我被神乎其神地美化。“真的,这些还是事实的部分,他们还说你去过香港呢……”我不禁笑了。

    昔日学生们的造访没有间断过,而我的当宿舍管理教师的生活也就此展开,这些普高生们对我来说是陌生的,因为我从来没有和这两届普通高中住宿生打过交道,他们和这里的初中生和职中生不同,大多是因为中考不理想又不愿放弃高考才来这里上学.他们身上有很强烈的时尚气息,穿着上“哈日”、“哈韩”,可是他们思想幼稚却很复杂,而且还带着非常多的社会气息,但大都聪明而敏感!这就是我对他们的最初印象,他们在我的眼中是冷冰冰的,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年的6月,我竟然和他们难舍难分,洒泪而别,我被很多的学生拥抱,我回头跟那么多的孩子们挥手,他们一直送到学校门口,无奈地站在非典时期的隔离线后,看着我走……

    我在宿舍管理办公室里不停地画画,因为以往在学校除了上课就是做展牌、写大字会标、画幻灯片、更换橱窗等等,总是忙个不停,可就是没有时间来画我自己的画。现在我要补偿回来,除了按时按点地检查卫生、督促他们跑步做操、报人数、检查宿舍,按时熄灯、睡觉,剩余的时间就是我的了。他们惊讶地观察着我,一个有点古怪的新老师。还有很多调皮鬼在门帘的缝隙中探寻我的秘密,一些爱好美术的同学开始进攻了,有人开始和我交谈,我机智而警惕地和他们聊天。通过同事我听到一些他们的光辉业绩,什么顶撞教师、野性难驯、拉帮结派的黑暗传闻。我的旧学生们甚至都为我担心,还有的好心的学生打算买通他们中的霸王来保护我……这使我感到很惊奇,于是他们的好奇加上我的好奇使我们走到了一起……时间往往像一剂催化剂!我和他们有了一种互相了解、互相走近的渴望!我走近他们的心灵世界了,原来,他们喜欢和我说说笑笑,他们其实很想有我这样一个朋友,他们原来也有女孩般脆弱的情感,他们想让我知道,想让我了解,而年长的我可以给他们更多的智慧来参考、借鉴甚至领悟!我看到了,在那些色彩并不明艳的迷雾遮掩下,原来是一群可爱的孩子……我笑了。

    我已经在这里5个月了,并且小有成就:劝散了几个扑克集团、抽烟小组,那几个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孩子头,已经是和我最为默契的朋友,他们越来越喜欢我值班的日子,我的宿舍里由原来的旧学生频频造访变成了新学生们最喜欢来的地方,我已经记不清和他们谈心的次数,记不清抚慰一些学生们秘密心灵伤口的次数,我和好几个孩子之间有承诺,他们努力地按照承诺改正着自己的毛病、缺陷!

    我记得那是一个春雨蒙蒙的夜晚,我的门前忽然被一些奇怪的光所照亮,同时传来了敲门声,我一时间如堕雾里,茫然披上衣服打开门,却看见他们举着蜡烛,端着一个大生日蛋糕站在院子里冲我微笑,“现在是3月31日零时零分,我们祝你生日快乐!”我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生日,他们却记住了!我第一次由学生给我过了一个无准备的生日……

    接下来的几个月,因为中国的这场sars恐慌而变得紧张起来,而我们之间的感情反而更加牢固并且加深了。我不停地出去到附近的医院药房去购买学生们的医药必需品,带着他们出去包扎意外的伤口,给他们捎来必要的衣物。5月、6月,他们在隔离期间不能回家,我和他们的情感交流显得更加重要,他们空虚又无奈地在教室、宿舍间穿梭,生活也因为这样的单调而变得毫无生气,有个学生在晚自习时睡着,被教师推醒的时候,竟然脱口而出:“卢老师!”

    我病倒了,一连数月我每晚都是1、2点钟睡觉,因为夏天他们睡不着,醒着更要保证夜晚的平静了,所以我一直在陪着他们,直到他们在对家的思念中沉沉睡去,早上按例,5点半的时候我要起床,在6点钟的时候叫他们做操。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在和他们的交往中除了收获快乐、真诚,也付出了更多的精力和心血,我的失眠症和三叉神经痛复发,视力急速下降,头晕目眩,终于决定请病假调养,于是我们不得不分开了!于是出现了6月的那一幕……

    临走的那一晚,有几个孩子竟然旷了晚自习课来找我,他们不愿意让别人看见他们哭,但是却在我的面前如孩子般哭了,哦,他们就是孩子!

    在sars的恐慌中没有倒下,反而在非常时期的尾声中倒下了,我在病痛中挣扎着,脾气越来越难自控,无奈地在自己的房间里饱受煎熬,我给孩子们留下了一个网络留言板,在他们的留言中、短信里寻找着精神力量的源泉,一定要撑下去!我还想见到他们!

    这期间我又得到了一些旧日学生们的问候,当然也得知了那个叫杨帆的女孩的消息。

    提到这个令人伤心的故事,却必然要提到这个故事美好温馨的开始……我是1994年来学校任教的,当时的高中美术班的孩子们只比我小两三岁,和他们站在一起,你会分不出谁是老师谁是学生,这6个学生的笔尖画里融进了我初为人师的心血,和他们朝夕相伴的日子里,处处皆是温馨与融洽。

    那是一个夏天,一个怯生生的长发女孩跟随着一位中年女士来到我们的画室里,原来这是一个精神失常的女孩,想要学习绘画,只是学,并不打算高考或者靠其谋生,因为其他的学校都拒绝了,所以来到了我们这里,对于这样一位特殊的同学到来,同学们心里都有一点紧张,但我们一起接受了她。

    她不发一言,拒绝任何一切来往,只是一个人默默地画着,谈不上技法,谈不上灵感,我小心翼翼地将美术基础知识转换成最最简单的语言,慢慢地引导着她画,同学们非常默契地配合着,谁也不大声说话,尽量温和地相处。时间缓缓而过,她依旧沉默,不回答任何问题,可是她似乎对这个温和的世界充满了依赖,脸上依稀带着微笑,默默地画着,和她美丽的长发、白皙清秀的面容一起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面,就像一朵无声的白色的花朵,固守在自己的世界里默默地开放。她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没有发作过,那样平静,那样安宁……

    后来我带着孩子们参加了美术高考,她也因此不能再来上课了,而后就石沉大海,似乎像一个梦一样在这个世界里消失了。我的学生们都考上了大学,走向了工作岗位,大家越来越忙,如果没有那一天的来临,我们可能还会想不起她来。“我看见杨帆了,她在马路边站着,很脏,她不认识我们了,身后背着脏兮兮的画夹,用手指在地上不停地画,很可怜!”那个男生说的时候,伴随着一种沉重的伤感,我们忽然沉默了……

    2003年的下半年,我终日被病痛折磨,中断了自己在刊物杂志上的漫画发表,匆匆忙忙地带着烈性西药在上海和北京勉强参加了漫画图书签售活动,回来后,病情加重,只好勉强画一些红楼工笔人物画来维持画艺。期间得知了杨帆受伤的消息,她一直在路边“画画”,后来不幸被汽车撞到………

    我仿佛看见那长发的女孩背上的画夹滑落,那一张张素描上撒满的是一滴滴的眼泪。

    ………

    2003年对于我来说,像是属于我的学生的,和他们的情感整整充斥了一年的回忆,将病后的岁月反衬得那样毫无生气,就是在上海万头蹿动的漫画迷面前,也没有感到更多的温暖和喜悦,年末的北京漫画周也因病没有去,但是我还是在那年末的夜晚里收获了一夜的思念、悲与喜………

    但愿每一个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身体健康,希望我们的2004年会有更多的收获和喜悦。

    愿一切都好!

    (注:本文配图为作者作品《少年工笔肖像》)
<<返回
相关文章:
  • 《我的2003》征文之一:这一年,我走过三十岁
  • 《我的2003》征文之二:遥远的祝福
  • 《我的2003》征文之三:感谢——我的2003
  • 《我的2003》征文之四:一路上有你
  • 《我的2003》征文之五:在爱情开始的地方
  • 《我的2003》征文之六:平凡的2003
  • 《我的2003》征文之七:感恩2003
  • 《我的2003》征文之八:痛并快乐着——我的2003
  • 《我的2003》征文之九:收获——我的2003
  • 《我的2003》征文之十:难忘我的20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