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网友.原创  
《我的2003》征文之一
 
这一年,我走过三十岁

发布时间:2004年01月06日 11:03 作者:冰缦



    当我敲打着键盘写这些字的时候,已经是2003年的最末一天。这一天的清晨和往日没有什么两样,打开窗户,八点钟微弱的阳光照在了卧室的一隅。2003年,就要在这一如往昔的日月星辰流转中过去了。

    盘点我的2003,首先让我想起的是:一场疾病的灾难来临,一位要好的医生朋友离开我们永远地去了。当很多人不以SARS为然的时候,我感觉恐惧离我很近。我告诉我的同学不要再在夜里给我打电话,因为我的身体受不了了,我不能整夜整夜地失眠。在我感觉身体和精神最脆弱的日子里,电话和网络几乎是我全部的支撑。那段日子,沙龙极其清静,只有鸿飞发了一个点名报道的帖子后,接着就有很多人来报道跟帖,似乎在那一瞬间我们感觉到了彼此存在着的幸福。

    2003年,最幸福的一天当属生日了。这一年的这一天,我整整三十岁。似乎是天意吧?!鸿飞他竟然从沈阳赶来了!当然要注明一下,他不是特意为我生日而来的,是恰巧来北京开会的。那一天中午在九头鸟,有N个网友举杯为我祝福,我真的很快乐!谢谢!谢谢最后结帐买单的朋友!当时高兴得昏了头,都忘了说这句话。

    晚上鸿飞请我们在凯宾斯基饭店喝细腻的德国啤酒,花掉了他好几张百元大钞。在这个有情调的地方鸿飞没有吃饱,后来听他说那天夜里在返回沈阳的火车上吃方便食品,我心里顿感愧疚。可鸿飞说,只要你高兴就好。那一刻,我是无言的。

    幸福,也许有很多定义吧。我始终相信女人和男人也可以交心,涉及灵魂,却与风花雪月无关。我也始终相信,简单的人生必定是一路的快乐。

    兴许和从小的生活经历有关,其实我很在乎自己在别人心里的存在。记得我上小学放暑假回乡下,再从乡下回到北京上课时,有天放学后回到家,姥姥却还没有做饭,原来,她竟然忘记还有一个上学的小不点儿在等着吃中午饭;记得我上中学又转学回到乡下时,开饭的时候,饭桌上摆了三副碗筷,爸妈和妹妹的,唯独没有我的。原来,是妈妈习惯了平日的生活,竟然忘了还有我这个临时队员。那时的我,总觉得家这个概念很恍惚,心绪总是飘摇不定的。

    2003年,我收到了很多的礼物,还有很多的祝福。灵子为我送了N次好吃的PIZZA,我的录音笔上还挂着她送的KITTY猫,还有她把她儿子的万花筒也送我了,因为我好喜欢;薇蓉从千里之外寄给我一个中国娃娃,我从邮局取回时,特激动。好可爱的娃娃哦!我把她摆放在书柜的最顶层;欢月从西安来北京了,带给我一幅很好看的陕北民间画,甚是欣喜,准备裱一裱,挂在墙上。圣诞节那天,收到很多的手机短信祝福,来自北京的榛榛、深圳的SOPHIA……

    真的,其实送什么不重要,送什么都是好,一份惦念是最让我感动的。

    2003年,我辞掉了工作了10年的岗位,一个大家认为可以养老的单位,而我没有后悔。真的没有后悔,尽管我知道以后的路途会有很多危机,以后的日子真的以写字为生了。如今有些人工作是为了纯粹地赚钱,有些人工作是为了能做一些事情,我是属于后者的。钱嘛,我认为当然越多越好,但是它毕竟是身外之物,能够丰衣足食就OK。所以,有时尽管累,尽管烦,可是有一种快乐来自工作。也因此,我很感谢把我“挖”走的编辑部主任,也很喜欢我们编辑部这个年轻的群体。

    发生在编辑部里最有意思的事情是,夏季的某一天,我穿了一件带有咖啡色图案的连衣裙。美编走过来时对我说,冰姐姐,你今天看起来好像经典!经典?什么东东?不知道经典啊?!一种带有巧克力的冰淇淋!后来,我买来经典请大家吃。

    又一天,编务转来一个读者来电,答疑后,这位读者说,您真好,请问您怎么称呼?冰缦。冰什么?缦。也许这个字不为太多的人了解,于是,这位读者又问,那我就管您叫冰行吗?我答,不行。

    呵呵,不是我在编辑部里耍个性,非要大家称呼我笔名。主要原因是编辑部里有个同事和我的真实姓名同名同姓还同年生人。这个世界,有缘份的事情太多了。

    2003年,我三十岁了,还红过一次脸。有天回家乘公交车,邻座是个小学生,男孩长得很壮很壮,现在的孩子都营养过剩吧,个头几乎和我一样高。没出几站地他就睡着了,头一点一点地倾向我的肩膀,最终沉沉地睡去。那一瞬,我确信自己是脸红了,我也不知为什么,脸烫烫的。可是看看小男生背着的那个大大的书包吧,我的心就很软很软了。想,好可怜的孩子,准是一大清早就从天通苑出发奔城里上学了。而我在2003年最爽的事情就是,每天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来。于是这样想着就把肩膀借给他靠了。这一路,我保持一个姿势不敢动,怕惊醒他的美梦。哪里想到,可怜的孩子睡得那么沉,直至我要下车时才把他猛力摇醒。

    2003,经历了很多,悲悲喜喜,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年。三十岁,一不留神就走过去了。对于我来说,年龄不是女人的秘密,只要她认为自己是年轻的,那么她就永远是朝气的,有激情的。我也一直认为,三十岁的女人,她的眼睛里充斥的不仅仅是天真无邪了,也还有更多的沧海桑田。苦与乐,那是一生的财富累积;智慧与宽容,应是岁月的沉淀。三十岁,一个丰盈的年纪。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跟着轻轻和;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心里记着我……”我们这样告别2003年吧!期待美好的2004年!所有的朋友,新年快乐!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