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在那遥远的地方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0月20日 13:16 来源:CCTV.com

  从西宁驱车往西,穿过湟源峡谷,明显感觉到云越来越低也流动地越来越快,天空更加地澄净湛蓝。这是我最后一次随青海台《动感青海》摄制组外出拍摄了,目的地是海北藏族自治州的海晏县。几个月来的朝夕相处、同甘共苦,使我和青海台的同行们成为了亲密的兄弟和“战友”,也给这次出行抹上了一笔感伤的颜色。也许,当若干时光流去之后,我才能体会到西部的水土在我心中打下的烙印有多深,我会情不自已地怀念高原上那些遥远的旅途中留在车辙后的苍凉的风景,还有每一张印着“高原红”的脸上质朴的笑容。现在,这种留恋是淡淡的,但也是新鲜的,它贪婪地牵着我的眼睛,试图记录下倒退中的高山低云、渺渺尘烟,还有草场上、河水旁闲适懒散的牦牛和羊群,仿佛要把他们全带走。大约行驶过一个多小时后,车窗外的视野变得开阔起来,草原开始一望无垠。青海早到的秋天将草染得黄绿斑驳,而羊群洁白依旧,海晏到了。这是个古老的地方,早在西汉时期王莽政权就在这里设置了西海郡,将其纳入了中央集权的统治之中。海晏这个名字寄托着历代统治者对遥远的西部边疆也能“河清海晏、盛世太平”的抱负和理想。这座古城,还有将古城环抱的金银滩大草原,还因着《在那遥远的地方》这首脍炙人口的青海民歌让我神飞,无数美丽的遐思,仿佛草原上金色的阳光,千丝万缕打在心里,温暖又忧伤。到海晏后的第二天,由于拍摄的需要,我们到一个年代久远的院落去拜访了民歌中那位好姑娘的原型“卓玛”的亲人。怀着莫名的激动,还有对卓玛身世和经历的好奇,我们敲开了一扇顶端挂满了幡旗的木门。开门的老人是卓玛的弟弟,已经七十多岁高龄,他穿着传统的藏族长袍,头戴皮帽,异常热情地拉着我的手将我们迎进了院子。一条黑毛大藏狗警惕性十足地在我们身后狂叫不已,惹得我心惊肉跳。老人的普通话说得很好,乐呵呵地叫我别怕。院子的深处修建了一座高大、色彩鲜艳的佛塔,在灿烂的阳光中见证着主人虔诚的信仰。顺时针绕塔而过后,我们被引入了主房,院子的另一位主人,卓玛的妹妹正在里边等候着我们。藏族同胞的热情好客让我在青海的日子里感动了一回又一回,哪怕是初次见面的客人也会被当成老朋友一样款待,这次也是一样。两位老人忙不迭地给我们倒酥油茶、切西瓜,端藏族小吃,虽然拍摄时间很紧张,但我们还是有点盛情难却,吃了很多。两位老人把我们带到了客厅里间的屋子,这里已经被布置成了一个小小的王洛宾纪念室。一条木桌上摆放着几盏酥油灯和供品,墙上挂着那位西部歌王的照片和简要的文字介绍。我的目光渐渐地聚焦到了墙上的一个坐标,那是一位漂亮的女孩子的黑白照片,容貌秀美、目光清澈,两条粗粗的辫子垂于两郏,这就是那位引得人们走过她的帐房,都会回头留恋地张望的好姑娘卓玛了。单是看看她那海子一样的双眸,也是会让我甘心做她身边的一只小羊的,难怪王老先生会为她动情,会为她写出了如此动人的《在那遥远的地方》。这段花火一般短暂绚烂的爱情传说让无数的来过或没来过金银滩大草原的人感动着迷,只可惜卓玛姑娘在上世纪50年代她30岁的时候就早早地离开了人世,王老先生30年代来到海晏时住过的房子也已不复存在,我如今只能在这仅存的几间房子中看老人指点手中昔日房间的图纸,想象一下他们相遇时那让人心动的情景了。告别了两位老人,天色已近黄昏,我们赶到金银滩去参加一场篝火晚会。初秋时节,路上田野里成片的油菜花已经谢尽,金银滩草原上成排的帐房宾馆和喧杂的游客嬉闹也已让我几乎感觉不到在昔日这宁静遥远的草原上发生的一切,这遥远的地方,已发生了或正在发生着太多的变化。只是远方依稀可见的青海湖,在夕阳下,仿佛大地唇上的伤口,静谧沉默,还在见证着什么似的。天黑了,篝火点了起来,锅庄的音乐响了起来,我发现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了,也许我想变成一只小羊,到更遥远的地方去吃草。(高 翔)

责编:艾中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