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采访笔记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0月20日 12:20 来源:CCTV.com

  8月下旬,接到任务做一个关于青海省“西部助学工程”的专题片。这个工程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在青海省内的重点中学开办“宏志班”,让家庭贫困但中考成绩优秀的孩子免费上高中,另一个是对高考成绩优异的贫困生给予每年5000元的资助。这次拍摄,有很多内容是在农村进行。由于从小生长在城市,来青海之前所做的节目,也多半在城市完成采访任务,我从来没有到过真正的农村,这次拍摄,深入到了青海省很多贫困的农村地区。当我步行走过崎岖的山路和田间小道,累得喘不过气的时候、当我真正走进农民的家庭,了解他们生活状况的时候,我想了很多,镜头前的那些孩子,每一个都让我有很多感叹,在半个多月的采访中,记下了一些印象深刻的片段。

  8月30日。第一次拍摄。今天采访的两个孩子都来自乐都县农村。一个叫许显通的,录取在湖南大学法学院。他的父亲去世很早,母亲务农,家里还有个弟弟,今年考到乐都一中念高中。另一个叫冉呈荣的,也属贫困户,考到北方交大运输管理专业,家里有个妹妹,也跟许的弟弟一样,今年考上乐都一中。这是我第一次走进真正意义的农村,接触真正意义的、确实以种田为生的农民。顺着狭窄的土路进村,两边都是土垒成的高墙,围合成一个个院子,各家的面积都不小,但是陈设多半简单,拍摄的两家,基本都只有床和桌子,地面是原始的土地,质地跟院子外面的土路没有太大差异,房间里弥漫着烧炕留下的浓烈味道,极呛人,我刚进屋时几乎不敢喘气。两户人家相比,许家更困难一些,许显通也因此而显得比冉呈荣更内向。他说,他不想离开家去上学,不想到外面那个浮躁的世界,自己一直以来好好学习只是为了让妈妈高兴,对于未来,他没有什么期许。冉呈荣对于即将到来的远行表现出含蓄的兴奋,他很高兴能到北京上学,至于面临的经济困难,他一再说,会有办法的。他想好好学习,留在省外找个好工作,然后供小他三岁的妹妹上大学……这个世界,物质对于人精神的影响也许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这些上大学的孩子,每年的学杂费都在七、八千左右,省委的助学工程资助5000,剩下的款项需要自己筹集,三、五千块钱,对于家庭年收入不到3000的他们来说,简直是个无法解决的困难。乐都在青海算是比较富庶的地方,年收入3000,在中国内地农村也还是个说得过去的收入,无法想象,在更偏远的山区,那些年收入不到1000的家庭,他们的孩子是不是生而被剥夺了做梦的权利,或者,他们只做黑白色的梦……

  9月1日。昨天跟小羽说,我要去恰卜恰镇采访,不知道好不好玩,他说:名字好玩。

  这个名字好玩的地方,在青海湖的北面,是海南州的州府。地方很小,不过很干净。

  今天的采访对象很可爱,一个18岁的小姑娘,圆脸戴眼睛,乖乖的,考了582分,录取在厦大软件工程学院。家境贫困对她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她单纯、开朗,而且表达能力很强。小姑娘的父亲在一个机关的收发室工作,母亲是家庭妇女,79岁的太爷爷跟他们住在一起,全家人的生活靠她父亲每月450元的工资维持。小姑娘说,她上高中的时候,一学年家里给她四、五百块钱零用,我问她苦不苦,她笑着摇头,说食堂的饭菜都不贵,学校还有补助,吃得饱!后来她父亲才告诉我,她上学的时候经常是每顿饭就吃一个饼,三年高中上完,胃也饿坏了,他说,家长没本事,让孩子吃这种苦,好在孩子懂事……我听得心里酸酸的。

  我跟她聊天,看她的相册和留言本,她有点羞涩的笑着,一直叫我姐姐。不知道是这个称呼让我有不一样的感觉,还是她的乖巧懂事让我感动,我总觉得自己该为她做点什么。

  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我应该送点什么东西给这个小女孩?衣服?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化妆品?好象有点不太合适。书?带在路上太沉了。吃的?太没意义……想不出来。

  刚才看了刘畅的BLOG,笑,真是巧啊,她今天竟然也去采访了差不多的题材 ,跟我想了同样的问题,然后打消了念头,她说,别人的生活她无权干涉。

  我的生活和别人的生活……这是个深奥的问题。

  9月3日。一个考到北京化工大学的男孩子,明天就要做火车去上大学了。一个不大的箱子,装了半箱衣服和一些参考书,这是他全部的行李。他不善言辞,问一句说一句。他说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激动得要命,他的妈妈也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好。哥哥为了供他上学,到德令哈打工去了,过了很久才知道他考上大学了,在电话里也高兴得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阵,说起学费的问题,他说没有凑够,还差三四千,准备到学校去申请贷款。他说手里的钱都是村里的乡亲给凑的,家里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父亲去世这么多年,如果没有乡亲们,他也不可能上学。说到这里,他转过头去哭了。停了一会儿,他说,可惜爸爸去世得太早了,如果他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会有多高兴。他低头,忽然开始流鼻血,怎么也止不住,采访只能停止。问他怎么了,他说不知道,每天都会这样。后来,青海台的同事告诉我,在很多缺医少药的农村地区,农民们经常使用一种便宜的消炎药,这种药最大的副作用就是导致血小板减少,造成凝血障碍。听到这里,我觉得心里揪了一下,很难受。这么年轻的孩子,他的新生活才刚刚开始啊。到了学校,无论如何都应该比在这里强很多,希望他可以健康、快乐……

  9月6日。到互助一中拍在读的宏志班学生。中午下课以后,班主任带我们去了宏志生的宿舍,女孩子们都很腼腆,摄象机架在门口,她们立刻不再说话,安静的吃饭,男孩子们则活泼很多,尤其是宿舍长,落落大方,主动配合拍摄,给10个同学安排“表演”任务,先是交流学习心得,再是说笑话和唱歌,最后每个人轮流介绍自己的家乡。我跟宿舍长开玩笑说:采访了这么多的孩子,你是最能说的一个。

  下午要做一组学生的采访,班主任安排的几个学生里就有中午活跃的宿舍长。独自站在摄象机前,他还是有些紧张,我跟他闲聊了半天才慢慢放开。问他想考什么学校,他说,想考到北京去,因为2008年的时候正好在上大学,可以去当给奥运会服务的志愿者,我们都笑。他说,还有个愿望,就是工作以后挣的第一个月工资要给妈妈。这句话说完,孩子一下子哭了,哽咽着说,他八岁的时候,爸爸就因为车祸去世了,妈妈一个人拉扯他和姐姐长大,太不容易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好好报答妈妈。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递给他一包纸巾。他抹着眼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我说,你是个很阳光的孩子,要坚强一些。只要你肯努力,你的愿望会实现的,一切会好的,以前是妈妈照顾你们,以后就应该是你们照顾妈妈……零碎的说了一堆,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好在孩子毕竟是孩子,很快就能雨过天晴。看他笑着跑开,我也舒了口气。

  拍摄工作还在继续,每次遇到的孩子都会让我感动。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长久的为家庭的困顿所折磨的时候,仍然能保有积极上进的精神,仍然能为自己的梦想努力。当他们笑着对我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的天真和单纯让我心酸;当他们背过头去流泪的时候,嘴角上挂着的长久忍耐带来的倔强,让我的泪水也在眼睛里打转。收拾心情的时候,我感谢这次采访,感谢这些孩子……(李 苒)

责编:艾中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