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踏访一个熟识的旧梦

发布时间:2005年06月01日 17:30 作者:《故宫》摄制组 赵一鹤



    三年前,暮春,正是南昌的梅雨季节。我的每个夜晚几乎都在学校的样本书库里消磨,夜夜于书案之前,静坐翻阅,相伴淅淅沥沥的雨声、泛着泥香的空气和整整一面墙的文渊阁影印版《四库全书》。

    日日相视,“文渊阁”三字早已烂熟于心。

    曾以游客的身份去过故宫数次,景运门向南走不了几步,就被拦回,竟不知那遥望中的黑色殿阁是什么。

    毕业后进入《故宫》剧组,做的第一件事是查文渊阁的资料,那时每天经过古建部都要看一眼树丛掩映中的文渊阁。

    及至今年年初,因为拍摄的缘故,得以有机会走近这座百年庭院,如同踏访一个熟识的旧梦。

    文渊阁顶覆黑色琉璃瓦,正脊以绿色为底,有紫色琉璃龙起伏其间。回廊彩画也以冷色为主,绘出翰墨册卷。阁后及西侧,取太湖秀石叠堆成小山。阁前是一横向庭院,院中有一方水池,池上跨一南北向石拱桥,玉石栏杆。院中遍植松柏。

    文渊阁是为储存《四库全书》而建,清代以前不曾有这样浩大的修书工程,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它谦恭得有些傲然,朴素得有些高贵。在用铁骑征服汉民族以后,清代的统治者静坐下来,潜心学习一度陌生甚至曾经被自己排斥过的汉文化,并用一种传统方式将其发扬。

    如今《四库全书》芸香依旧,飘逸的手抄体的字里行间,曾经七零八碎的汉文化重新聚集,绵延至今。对于正统文化的传承而言,这无疑是一大幸事,但是对于个体来说,我想,文渊阁有可能成为一种禁锢。

    说到底,《四库全书》的编纂是一种官方行为,编纂指导思想受政治目的左右,所以收录书籍并非兼收并蓄,而是有着严格的取舍标准:凡有违碍清朝统治的,分别予以销毁、纂改;同时由于推崇理学,不收小说、戏曲与民间文学作品。儒家思想根深蒂固的编修者出于对正统文化的维护,难以作出明晰的判断,从而摈弃了一些睿智的思想、美好的情愫。也许,他们有过瞬间的犹疑与惋惜,但是很快会把这一闪念与文字一起弃置,继续恪守臣子本分。

    《四库全书》编修者三千,另有抄写者三千。即使抄写者也多是从科举一路走来,已经历十年寒窗,他们在书案之前,一坐又是十年。翻阅、抄写、校对渐渐变得单调而枯燥,但是还不能掉以轻心,一旦出错,就会受到苛刻的责罚与申斥。正史里并不曾记载他们心中哪怕一丝的不甘,但是也许如那些廷臣一样,他们的人生理想是将自己满腹的经纶与才情揉入到朝廷清晨的奏折中去,在晨钟撞响的一刻慰藉曾经的面壁苦读与祖辈的殷殷寄望,而修书似乎与兼济天下的理想相去甚远,安静得有些无聊,漫长得有些沉沦。

    一抹朝霞,数声寒鸦,十个春秋的光阴流转,陪伴身边的只是枯笔陈墨、草木纸张和一脉绵延了几千年的文化。其实,我想,他们也是幸运的,他们生而逢时,又归于清净之地,既没有“白骨乱蓬蒿”的战争之忧,也避开了“终身履薄冰”的权力倾轧。在清净的文字面前,他们可以评古论今,可以慨叹,可以不屑,而那凝固在陈旧书籍里的智慧与情感只能静静地聆听。

    文渊阁经历百年的喧嚣,终于疲惫了,它躲开了游人繁密的脚印,静卧松云下。曾经的茗香袅袅、烛影摇摇、曾经投在窗上执笔的剪影,都已风流云散。

    离开文渊阁时,晚霞还没来得及在天空抹下第一笔。若不是有拍摄这样的机缘巧合,没有人会去扰它清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