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赴长江源报道的拍摄纪实
 
心驻高原

发布时间:2004年05月23日 10:07 作者:周武兵


    周武兵,男,1968年出生于湖北,1995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现为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记者。曾参与大型电视系列片《跨世纪的转变》,1998、1999《3.15晚会》、1999年《六.五世界环境日现场直播》等大型电视节目的制作,作品多次在全国获奖。

    1999年6月11日下午6时,当我们长江源头节目直播组的20多位同志乘坐的班机降落在首都机场的那一刻。一种难言的心绪顿时涌上我的心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激动,泪水已悄悄打湿了我的双眼。那一刻,我们最想说的一句话也许就是:我们终于活着回来了……

    是的,我们已回到了首都北京。但在长江源头经历的那段日子,却像烙印一样印在了我们的记忆中。

    5月10日,当部领导决定让我参加赴长江源头报道小分队时,我正在北京大学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进修。一面是毫无疑义争取来的一次充电机会,一面也许将是一生中十分难得的一次采访经历,几乎没有什么犹豫,我就做出了选择:奔赴长江源头。与我台当时战斗的南联盟硝烟中的战地记者顾玉龙等相比,我们虽然不能亲临战火一线,但是能够深入人迹罕至的长江源头采访,这又何尝不是记者的一种荣誉呢。

    领导告诉我们,去那里会很苦,得住帐篷,骑牦牛,要有思想准备。其实,在平均海拔5000米左右被称为人类生命禁区的高原采访,最难受的还是因为缺氧引发的种种高原反应。据说那里的氧气密度只有平原地区的三分之一,我们的头上就像戴上了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每天都会要命地疼上几阵子。说话声音大一点,头疼;走路快一点头疼。最难熬的还是夜晚,在慢慢长夜里我们的身体就像油锅里的煎饼,彻夜辗转难眠。如果吃不上几颗安定,这一夜就别想能睡上一会儿。

    5月24日,我们在沱沱河兵站(海拔4556米)进行了三天适应性停留后,开始向200公里外的长江正源格拉丹冬雪山挺进。我们要将一块由江泽民主席题写的“长江源”标志碑立在源头,并对那里的生态环境进行一系列考察报道。虽说只有200多公里,可我们却整整走了三天,因为那里根本没有路,有的只是一座连着一座的山峰和永远坑洼不平的草疙瘩。一到雨季,草疙瘩就成了沼泽地,我们的车在草疙瘩上不停地颠簸,人在车里颠得头晕眼花也没有办法。

    这天夜晚,我们宿营在格拉丹冬雪山的东坡地这真是一个极恐怖的夜晚,现在想起来真有些后怕,因为我们的帐篷被泄漏的汽油打湿了,结果满帐篷弥漫的都是浓浓的汽油味,我们十几个人挤在一顶本来就缺氧的帐篷里,这一夜自然也没能入眠。第二天一早起床后,我们发现头发茬子里、鼻孔里居然全是汽油味,连说话打嗝都带着汽油味。

    27日,我们一行开始向正源姜古迪如冰川进发,中午,负责动力的刘文生终于挺不住倒下了。连日来,小刘的高原反应一直较大,但他都坚持着。当时我们的大家都只有一个信念:活着就是胜利,坚持就会成功!小刘面色如纸,四肢抽搐,人事不醒,紧接着一号车司机说他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这又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于是采取紧急措施,用两辆车将他们送下山去,临别,小刘挣扎着握着我们的手说:“兄弟们,我们还会再见的,一定!”一种悲壮感涌上我们每个人的心头。

    29日下午5点,我们顺利完成源头的立碑和采访任务,就匆匆赴往第一大本营,准备第二天一早拍摄高原日出。可车子还没行多远,后轮的几根钢板就齐刷刷地断了,好半天才找到一块木头垫上继续前进,速度只有每小时5公里。夜晚,天空飘起了大雪。气温降至摄氏零下10度以下。四周一片沉寂,只有我们的这辆破吉普车在漆黑的山谷里独行。

    傅顺吉、我和张子利坐在车子上默默无语,不知道今夜还会发生什么。凌晨一点,司机急促地喊叫声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车进水了,赶快跳车!”

    我睁开双眼,第一眼就看见我的保温杯已漂出车窗,原来我们的车在涉水过河时熄灭了,陷在了河中心。外面的江水已浸过车门,正从我们脚底下哗哗流过,此刻我们的车已开始快速向右倾斜。无奈,我们只好弃车跳水逃生。我第一个从车上跳下来,江水一下子没过了我的腰身,冰冷刺骨,一个浪头打过来,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被湍急的江水冲出了好几米远……后来,同事们开玩笑说,要是你被江水冲走了,6月5号我们就只有在上海直播节目里再见了。

    5月30日,我们终于返回了沱沱河。这一个星期来,我们没正儿八经吃过一顿饭,没洗过一次澡,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剧烈的高原反应一直折磨着我们,下山后照片照镜子,都快认不出自己来了,尽管如此,我们仍觉得心里十分踏实。只要能为观众奉献出精彩的电视节目,即使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回到北京,细细回味这次经历,那些惊心动魄的险遇不正为我们的长江源之行增添了更丰富了内涵吗?那经历了生死体验的生命情愫和战友情谊不更显珍贵吗?

    我想起了几句歌词,就把它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

    把握生命力的每一分钟

    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