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走进可可西里

发布时间:2004年05月23日 09:58 作者:孙振涛


    孙振涛 原籍浙江东阳,1995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1995年至1996年在澳门宇宙卫视工作。96年底进入中央电视台,在经济部《中国财经报道》任记者至今,作品曾获中国电视新闻奖、全国电视经济节目奖。曾参加98北京国际汽车展现场直播、99六.五世界环境日特别节目长江源头直播组,任编导兼现场主持人。

    写在前面

    长江源头由三条河流组成:正源沱沱河、北源楚玛尔河和南源当曲河,其中楚玛尔河流域及其周边地区为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蒙古语意为“美丽的少女”,地跨青海、西藏、新疆三省区,东起青藏公路,西到西藏羌塘和新疆阿尔金山,南北位于昆仑山脉和唐古拉山脉之间,面积10万多平方公里,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这里空气稀薄、淡水缺乏、气候干旱、人迹罕至,是我国最大的一片无人区。

    由于少有人类活动,可可西里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是我国目前大型兽类动物数量最多的地区,仅国家一二类保护动物就有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雪豹、盘羊、岩羊、棕熊、猞猁等20余种。

    80年代以来,大批淘金者和盗猎者的涌入使可可西里失去了平静,植被遭到破坏、野生动物被大肆捕杀。90年代,藏羚羊绒的制成品在西方成为上层社会用以炫耀的时尚用品,三张羊皮的绒可以制成一条披肩,售价10000多美元。非法贸易的巨额利润诱惑着大批全副武装的盗猎者进入可可西里,藏羚羊这种中国独有的珍稀动物从此面临厄运,其种群一度超过10万只,经过疯狂盗猎,如今已经不到5万只了。枪声打破了可可西里的宁静,成千上万的藏羚羊倒在了血泊之中……从此,可可西里因为发生在这里的罪恶而闻名于世。

    为了打击盗猎,地处可可西里的青海省玉树州治多县成立了西部工作委员会,与盗猎者展开了长期的艰难斗争。这支多民族反盗猎志愿队伍后来被人们亲切地称为“野牦牛队”,县委副书记杰桑.索南达杰成为它的第一位负责人。

    1994年1月18日,索南达杰在可可西里深处的太阳湖畔与18名盗猎者遭遇枪战,最后不幸中弹牺牲。零下40度的气温将索南达杰最后的姿势凝聚成了一尊雕塑:匍匐在地,一手握枪,一手拉着枪栓,瞄准前方。后来,人们在这里立起了一座两米多高的纪念碑。

    1995年,索南达杰的内弟扎巴多杰放弃了原来优裕的职位,来到可可西里,继承了内兄的事业。此后,经媒体报道,可可西里的野生动物保护事业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心和支持。1998年11月8日,扎巴多杰在青海玉树州家中不幸去世,死因至今未明。目前,西部工委由副书记梁银权带领,继续艰难地战斗在雪域高原。

    初识可可西里

    第一次见到可可西里这个名字是在几年前读到的一篇关于索南达杰的报道中,从此这个名字进入了我的记忆。和香格里拉一样,我觉得可可西里这个名字也充满了神秘,我非常希望有机会亲自去那里看看。

    1999年4月底,领导通知我参加长江源头报道组。“6.5”世界环境日现场直播——《为了绿色家园》在策划之初就定了几个报道重点,其中就有:一种令人心动的动物——藏羚羊,一个难以忘却的英雄——索南达杰。除了担任长江源头直播现场主持人以外,剧组还安排我参加可可西里的报道,机会来了。

    5月14日,我们长江源头报道组先遣队一行10人飞抵西宁。16日,我们乘火车来到了地处柴达木盆地的青海第二大城市——格尔木(从地域上讲,面积12万平方公里的格尔木市也许是世界第一大城市),海拔2800米,有一部分可可西里的土地就归格尔木市管辖。治多县西部工委在这里也设有一个办公点。

    5月17日,李伟、朱晓威和我——可可西里报道小组的三名成员,来到了西部工委的办公室。不巧,梁银权不在,一位叫扎西的藏族汉子接待了我们,他刚从可可西里巡逻回来。我们跟他讲述了此行的目的,希望能和野牦牛队的队员们一起进一次可可西里。

    扎西告诉我们这几天可可西里有暴风雨,道路翻浆,极其难走,他就差点困在里面。他建议我们缓几天再进去,正好也可以等一下梁书记。

    我们发现,这是一间20多平方米的平房,摆着两张简陋的办公桌和一条旧沙发,墙的一边挂满了锦旗和奖状,另一边挂着一块4米多长的白布,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签名和留言,表达了对西部工委的敬意和支持,扎西告诉我们这是从北京寄来的。来青海之前,我们听说可可西里的盗猎分子痛恨记者,媒体的曝光使他们的盗猎活动日益困难,因此我们担心万一遇到这些人会受到袭击。满脸淳朴的扎西操着生硬的汉语说:“他要是敢动你们,我们就枪毙他。”我们问最近“一号行动”严打后还有没有盗猎者,扎西说,可可西里的枪声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为了更多地拍摄到可可西里的真实面貌,我们决定深入可可西里,直到当年索南达杰牺牲的地方——太阳湖畔。同行的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黄荣福教授告诉我们,太阳湖距青藏公路260公里,是可可西里最大的淡水湖,湖畔便是青海第一高峰——博格达坂峰(大坂),海拔6690米,终年积雪的山峰倒映在湖水中,周围是几百眼温泉,碧水蓝天,雪山白云,雾气缭绕其间,也许还会有成群奔走的藏羚羊、藏野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黄教授引用了这句古文,听后让人为之怦然心动,这更加坚定了我们深入可可西里的决心。

    野牦牛队的队员们告诉我们,去太阳湖如果路况正常,没有恶劣天气,不出其他意外,来回也至少要六七天。因此进山必须备足饮水、食物、油料和燃料,为防意外,还需要一辆牵引车。于是大家分头做准备工作,我们采购了大量的食品、饮水和药物。

    5月20日,先遣队前往长江源区沱沱河沿的直播点,我们三人决定先上一次高海拔区,做一下适应。中午车队从格尔木出发,我们第一次踏上青藏公路,进入了青藏高原。

    由格尔木沿公路向西南,地势一路升高,蜿蜒180公里到昆仑山口,海拔已经升到4776米。莽莽昆仑山后那片广袤的土地便是令我们魂牵梦萦的可可西里,她终于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从车窗向外望去,远处雪山依稀,眼前是一片无际的戈壁。地表植被稀疏,汽车一路疾驰,几乎看不到有生命存在的痕迹,令人诧异那么多可爱的生灵竟然生存在如此荒凉的土地上。

    南行420公里,20日晚,我们赶到了沱沱河沿(海拔4550多米),住长江源头兵站。晚上大家都出现了高山反应,头痛、气短,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位风趣的军官总结了高山反应的感觉:一言难尽、两眼发直、三餐不思、四肢无力、五脏六腑、七上八下、久久难眠、十分难受。21日,我们对直播现场和刚选好的环保纪念碑立碑点进行了初步的了解和熟悉,当晚我们3人小分队和其他队员分手,赶回了格尔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