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在长江源的五个白天和四个夜晚

发布时间:2004年05月24日 09:53 作者:刘连喜



    躺在病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窗外刮着大风。

    我终于拿起了电话,给远在千里之外江苏老家的母亲打电话。母亲今年70岁了,自从93年父亲病故,她老人家一人单过,我打通电话第一句问话是:“娘,您现在身体还好吗?”当母亲听到我的声音后,连忙说:“我身体还行,家里一切还好,你身体怎么样?你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了,你现在在哪里?”听到母亲的声音,我感到非常的亲切,连忙告诉母亲“我现在在北京,身体还可以。”说完这句话后,我就说我随后再给母亲打电话。

    这时,我的头开始疼痛起来,脑海里闪现出很多场面,眼眶里充满了泪水,耳边一遍一遍地响起母亲刚才的那句问话,“你这些天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了,你现在在哪里?”……

    审片室的电话铃响了

    1999年5月27日晚18时许,我在中央电视台军博演播室值当天节目播出班,正在审看当晚19点35分播出的《中国财经报道》节目,这时,电话铃响了,电话是从台里打过来的,通知我明天(28日)出发,作为世界环境日长江源头电视直播报道组总领队前往长江源头进行6月5日中央电视台的“为了绿色家园”节目电视现场直播。

    《中国财经报道》栏目是关于中国财经资讯的财经新闻类节目,每天播出6次,从早上8:30到夜里0:30分;节目信息量大,制作时间紧。尤其是有关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和当日国内国际股票市场、外汇市场的价格变化及行情信息,难度大、要求高。每天负责制作和编播的编辑、主持人及电视技术人员非常辛苦。等这天(5月27日)最后一档节目制作审看结束回到家里时,已是夜里11点钟了。回到家里简单吃了一碗稀粥,因要写一篇稿子,直到2点才匆匆地收拾了一些衣物入睡。

    临行前听取总体方案汇报

    5月28日上午,部里通知有一个重要会议,必须要参加。

    会议上午9点钟在梅地亚1152房间《生活》栏目会议室召开,10:30结束。之后,导演组韩青、刘旭、郭艳等直播组导演向我介绍《1999世界环境日特别制作——为了绿色家园直播节目框架方案》(第19稿),节目时长共计2小时。

    直播组组长韩青告诉我,你这次带队,作为长江源头直播大本营总指挥,统管全局,任务最重,负责指挥所有现场导演和各直播工种,任务艰辛,责任重大,对直播成功负有重要责任,一定要稳得住,坚持到底。韩青讲完后,刘旭作为本次直播的总导演又交代,上源的孙吉是切换导演,李伟是现场导演,郭艳是调机导演,刘理是制片,傅顺吉作为机动。

    韩青、刘旭把任务和相关人员情况交代完以后,大家一起逐段地将长江源直播方案明确了一遍。基本明确以后,韩青和刘旭又告诉我,所有从长江源播出的专题节目、主持人文字稿、解说词和相关领导的讲话,包括传回和播出的画面及声音都要由我再审看一下,严格把关。

    最后确定的方案是:时间分配共计2小时,长江源头直播:35分钟;上海直播点:25分钟;背景专题:16分钟;包装及过渡:22分钟(7分钟“过渡”15分钟“片头、广告等”);演播室:32分钟。1999年6月5日上午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9:35至11:35直播。长江源头直播35分钟,共计五次播出,这五次是:

    第一次:(大本营直播现场5分钟)介绍长江源头沱沱河概况;“长江源”立碑经过;

    主办单位以及长江源标志碑情况。

    第二次:(大本营直播现场7分钟)

    主持人介绍长江源头沙化现象及造成“沙化”现象的原因。

    第三次:(大本营直播现场5分钟)

    现场报道纪念碑落成仪式进展(现场解说词待定);

    主持人介绍记者前往长江源头沱沱河沿途生活小花絮:收集沿途的垃圾、把直播组自己的垃圾装进包里随身携带的情况并介绍直播组绿色守则:“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除了回忆,什么都不带走。保护环境,从我做起。”

    第四次:(大本营直播现场4分钟)

    主持人介绍沿途经过可可西里地区,有关藏羚羊情况以及可可西里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情况。

    第五次:(大本营直播现场7分钟)

    “立碑仪式”达到高潮(宣读碑文、领导讲话、揭幕)的现场报道(解说词待定)。

    5月28日下午15:00,赴长江源直播组成员在中央电视台方楼门口集合,启程奔向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直播小组成员乘坐飞机,从北京飞往青海省西宁市,经过约2小时到达西宁,当晚住在西宁市。

    乘火车去格尔木

    长江源头直播小组成员于5月29日18:30乘坐603次火车从西宁前往格尔木,于30日上午11:50到达。沿途经过湟源、哈尔盖、乌兰、德令哈市、察尔汗等地。

    我是第一次来青海,也是第一次看到中国西北地区大片大片的戈壁滩,从西宁前往格尔木,依窗往外看,不同的景象时隐时现,一会儿是长满绿草的小田块、小沙丘,一会儿是大片大片的沙漠,中国西部的广阔与苍凉尽收眼底。因为是第一次来西部,刚刚开始看到这儿的地貌与内地,特别是跟中国南方不一样。开始时感到有些新鲜,慢慢地当满眼全是这种戈壁时心就有些沉重起来了。

    格尔木市是青海的第二大城市,听这儿的同志说,格尔木市在青海省经济是最好的。

    格尔木的海拔约2800米左右,前往长江上源沱沱河(那儿海拔4500米以上)之前,需要在格尔木市呆上几天。

    按照长江源头直播计划,直播小组决定5月30日下午、31日整天在格尔木市休息并做好去长江源头的准备工作。

    31日,我们与22医院进行联系,对全体人员做了体检并当晚请了医生向直播组成员做了注意事项的说明以适应环境。

    在西宁时,海拔约2000多米左右,我还没有反应,到了格尔木市开始有些头晕和胸闷,按照医生叮嘱,我开始吃叫做“红景天”的一种药。我和技术部陈泽时副主任商量,尽可能去照顾好大家的生活起居,要求大家不要乱动,以减少不必要的体力消耗。刘理作为本次上源直播制片,跑前跑后,购置食品、饮料等物品。

    此前,现场导演李伟和动力工程师刘文生两人分别因耳膜穿孔和脑水肿而从源头下来住进格尔木市解放军22医院接受治疗。到达格尔木市当天下午我和刘理前往医院看望两位病号,见到我们来了,两位自然感到特别亲切。我向他们转达了台里各级领导对他们的问候,希望他们好好养病,早日康复。

    31日晚上,我和陈泽时副主任商量,明天就要前往沱沱河了,也就是说要到真正的直播现场去了,今天晚上我们要召开一次全体会议,进一步明确直播方案,明确各自分工以及注意事项,同时听取大家对这次直播的意见和建议,要强化集体观念和增强中央电视台的意识。

    晚上八点,全体会议开始,我首先将本次长江源直播方案和节目要求向大家作了说明,陈泽时副主任从技术角度提出要求,会上大家互相交流,提出建议和意见,完善并丰富了直播方案,明确了各自的工作和责任,气氛融洽,认真有序,做好了前往长江上源沱沱河的一切准备。鉴于6月1日一早要出发,我和陈泽时副主任商量让大家早点休息。

    当晚,检查结果出来了,动力工程师白永峰的血压高压达到180,医生建议他不能上源头,我和陈泽时商量,决定老白暂时不上去,先留下休息,待他恢复正常后再作考虑。李伟、刘文生病情尚未康复,也留下治疗。

    次日一早,大家准备出发时,老白找我说,自己可以去,觉得没事,这次直播台里一共来了两个发电的动力工程师,刘文生已生病从源头下来了,我如果再不上去,那源头就没有发电的人了,这样会影响播出的。我听老白说得也有道理,他作为一名老同志来此一趟也很想为这次台里长江源头直播出把力,心是很真诚的。但我仔细琢磨了一下,权衡利弊,从他个人安全和整个直播组的行动要求出发,临行前几分钟做出决定,仍让老白留下来和李伟、刘文生一起在格尔木接受治疗,其他同志随即前往本次直播点长江源头沱沱河。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