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怀念热合曼同志
 
魂归天山

发布时间:2004年05月18日 13:34 作者:王建宏



    2000年1月22日凌晨零点10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新闻中心副主任张宁在电话中告诉我一个惊人的噩耗:两个多小时前,正在日本采访的热合曼同志,因突发大面积脑溢血,不幸去世了……我顿时睡意全无,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一幕幕往事像演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

    阿不都·热合曼同志是新中国从事电视新闻工作的第一位维吾尔族记者,1965年来台,在电视新闻的岗位上整整奋斗了35年,可以说,几乎整整一代人是在《新闻联播》中,看着“热合曼”的大名长大的。平时,同志们都喜欢亲热地叫他“老热”。年轻一代的记者中,知道“阿不都”的人并不多。

    1984年初,浙江秦山核电站一期工程竣工,我在工地采访时第一次见到了老热。当时我是浙江电视台新闻部的记者,才刚刚走出大学校门一年多的时间。而中央电视台记者“热合曼”的名字早已如雷贯耳。这不仅是由于这个名字的特殊,容易给人留下较深的印象,更因为他的勤奋和发稿率高,在电视观众中享有很高的知名度。那时,地方台记者每月都有“上中央台”的发稿任务,遇到与“皇家摄影队”撞车,只能自认倒霉,而老热则宽厚地笑着说:“没关系,这条新闻算我们两台合作。”那天晚上,本来东道主在海盐县准备了盛大的招待宴会。可我们采访完毕,立即驱车100多公里赶回杭州,迅速把节目传到北京,当晚的《新闻联播》就作为重点节目播出了。这条新闻在1984年的全国电视新闻评比中获得了新闻二等奖。

    老热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纯朴、善良、憨厚、宽容,像个勤勤恳恳的老黄牛。新闻中心的人几乎从没见过他和谁吵过架、红过脸。我1986年调回中央电视台新闻部,1988年提任文教组副组长,成了热合曼的“领导”;1990年又担任了新闻编辑部副主任。可老热从来没有因为我年轻、资历浅而不把我放在眼里。无论布置他干什么工作,他从来不讲二话,指出他稿件中的问题,他会立即去认真修改。以至于多年以后,当一些比我更年轻的同志成为我同级和上级的时候,我常常把老热那种爱岗敬业、淡泊名利的精神当作一面镜子来对照自己,心态便自然平和,身上便没有包袱,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工作之中。

    维吾尔语大概与中亚地区的语言是相通的。一次职称外语考试填表,在填“掌握何种外语”一栏时,热合曼郑重地填上了乌兹别克语、土库曼语、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塔吉克语等7门“外语”。几个好事儿的小伙子起哄让老热考“汉语”,老热则郑重地说:“新疆是我们祖国的领土,汉语可不能称为‘外语’!”

    老热是维吾尔人的骄傲。在新疆,人们把他当作天山上高飞的山鹰,“热合曼”的名字几乎家喻户晓。

    1994年,我带着热合曼、马赤后等同志赴新疆采制《民族自治区见闻》,无论走到哪里,只要一听说中央电视台记者“热合曼”来了,维吾尔族群众都会围拢过来看。吃饭的时候,也一定要请热合曼坐在首席。

    那次采访,为了突出民族特色,马赤后专门注意抢拍维吾尔小帽、毛驴车、坎儿井、做葡萄干的晾房等镜头,为此常常与热合曼发生冲突。老热认为,老马总是拍维族“落后的东西”,应当多拍现代化的大楼等画面。几次协调未达成统一,我有些火了,对老热说:“你要不愿意干明天就买飞机票回北京!”老热一句话没说,低着头走开了……今天回想起来,我常常为自己当时的冲动、莽撞而懊悔和自责。

    老热走了,带着对新闻工作的热爱和电视事业的不懈追求走了。他50岁时刚刚开始学习电脑,新闻稿都自己打。有人嘲笑他打电脑的方式为“一指禅”,他也只是淡淡地一笑。

    为了在飞速发展的电视革命中不落伍,他不断学习新的知识。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可新闻中心的编辑机房里经常深夜还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他两次脑溢血被送进医院紧急抢救,但他一出院又马上投入到新的工作之中。多少人劝他“别太玩儿命了”,他也只是憨厚地一笑。令人痛心的是,这第三次脑溢血他终于没能躲过去,客死他乡……

    老热走了,带着对生活的无限眷恋走了。他上大学的儿子放寒假回到家刚刚第一天,就承受了这让他无法接受的噩耗。全家人痛哭失声。正在南方开会的国务委员司马义·艾买提闻讯,专程派秘书到北京协助料理热合曼同志的后事。

    老热走了,在迎接新千年的曙光中走了。他的遗体于1月24日下午从日本运往新疆,按照维吾尔族的传统习俗下葬。巍巍天山作证,热合曼同志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老热走了,维吾尔人民失去了一个杰出的儿子,中央电视台失去了一个优秀的记者,我们失去了一个好兄长、好同事、好同志。

    生命是如此脆弱,人生是如此短暂。我们这些还活着的电视人在想着什么?做着什么?曹玉春、李朝晖、热合曼,一个个活生生的战友在我们的身边倒下了。他们手边的工作还没完成,他们未尽的事业还等着我们继续去开拓,我们每一个电视人都能感受到肩头上那沉甸甸的责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