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我们在巴格达的日子

发布时间:2004年05月18日 13:29 作者:水均益 冀惠彦



    
无钱寸步难行


    在伊拉克的四十多天时间里,我们深刻地感受到,没有经济实力的媒体在巴格达是待不住的。因为这里各方面的花费奇高,巧立名目的费用无数,官员腐败成性,各种开销在那里到了离谱的程度,可以说无钱在巴格达是寸步难行。我们报道组每天每人要交100美元报道费,每天一部海事卫星电话的工作费用是100美元,一个卫星地面站的使用费是1500美元,加上其他的各种费用每天差不多一共要花5000美元~8000美元!我们在巴格达也碰到过好几拨第三世界国家来的记者,待了一个礼拜就走了。我还问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走呀,他们说不行了,盯不住,实在没钱了。我们还碰到了国内一家报纸的记者,他们仨人一共才带了3000美金。我就对他们说你们赶紧回去吧,要不就这点钱以后想回去都回不去了。总之,我们是背靠着央视这个拥有强大实力的电视媒体,报道工作才能进行得如此顺利。

    除了各种明面上的费用,为了打通各种关节使采访工作顺利进行,我们还要经常给伊拉克的各级官员塞钱。由于战争和多年制裁的影响,伊拉克上上下下的官员都极其腐败,从我们踏上伊拉克土地的那一刻开始,没有一个地方不管你要钱的。有的官员甚至是明目张胆地让你给钱。一次少则二三十美金,多则二三百、四五百不在话下。比方说,我们想在新闻中心的楼顶平台上搭个工作用的帐篷,那个官员就说,上面已经没地儿了。我们把钱塞给他,他就改口说上面还有一个地方你们可以搭。除此之外,想去什么地方拍摄要人家批准得塞钱,想采访个什么人得塞钱,碰到检查站要塞钱,签证要延期得塞钱……甚至想不干什么还得塞钱!在伊拉克进海关的时候,必须打防疫针,我们就不敢相信受制裁那么多年他们那个针管到底还安全不安全,所以就不想打,那还得塞钱。

    有一次,我们的一个雇员对我说,塞钱也要掌握个火候,你们一次把钱急着都给人家,看来还是不会塞。我们阿拉伯人有一句谚语,叫做“我口袋里有一条蛇”,就是说当你每次伸手去兜里掏钱的时候,你要想到那里面有一条蛇,会咬你的,所以你不要特别痛快地拿钱。比如说想办签证延期,你准备给他塞50美元,不要一下都给他。先给他20美元,给的时候你还要说事成之后还有30美元重谢,然后他会为了那30美元为你拼命奔跑。如果说你一次就给他50美元,他根本不会为你积极地办这件事,还坐在那儿继续等下一个50美元呢。这些话使我们受益匪浅,后来在办什么事的时候都是先把“蛇”掏出来给一部分,事成之后再给另一部分。

    
后方慰问暖人心


    虽然工作环境比较艰苦,工作量比较大,但是我们感到我们确实不是在前方孤军奋战,后方时刻都在惦记着我们。哪怕台里打来一个电话,或是发过来一封慰问信,我们都格外兴奋。慰问信我们五个人都轮着看,而且不止看一遍,甚至把一封信复印成五份,每个人拿到手里躺在床上看,还把信钉在房间里最明显的地方。

    3月7日那一天,也就是我们在巴格达工作了一个月的时候,大使馆通知我们去看一份电报,当时水均益还正在忙着做节目,就让我(冀惠彦)一个人去。到了大使馆之后,才知道这是广电总局的徐光春局长通过外交部发来的一封慰问电报。而且这个电报是不能抄的,一个词组一个短句泄漏出去之后就可能被人破译,按规矩就只能背下来,回去给大家背诵。我就反复看,使劲背,背完了就拿着电报核对,看看走样没走样。回去之后我就给另外几位同志挨个儿说,还不敢大声说,怕泄露秘密。说完一遍之后,水均益追着我的屁股还要我再给他说一遍。我给他说了一遍,他一会儿又跑过来把我拉到墙角,让我再说一遍,我就又给他说一遍。电报的大致内容是这样的:“……你们以自己的工作为中央电视台赢得了荣誉,我为有这样出色的记者而感到自豪,目前局势紧张,希望你们尽快撤离,以保证人身安全,如有特殊要求和重要情况,请与大使馆联系,并报国内。祝大家安康。”正是由于国内各级领导对我们的关怀,对我们工作的极大支持,使我们在每天繁忙的工作中忘记了疲倦。

    
惊险撤离路


    3月10日以后,伊拉克的局势渐趋紧张,我国驻巴格达大使馆也经常同我们进行联系,传达最新指示,要求我们随时作好撤到约旦的准备。16日那天,使馆通知我们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在使馆集合,正式撤离。于是,我们就开始收拾我们的行李和装备,并把相应的手续和护照交给我们的伊拉克雇员,让他去新闻中心领我们的出境条。

    哪知17日早上大事不妙,替我们办出境条的雇员死活就是不出现,电话也一直打不通。赶忙联系使馆,使馆方面说他们那里也出现一些情况也要晚一点,让我们十一点半在使馆集合,这等于宽限了时间。于是我们就到新闻中心等几个我们雇员可能在的地方到处打听,可是直到快十一点半还没找到。这下大使馆可着急了,我们也慌得不行,手续不办完,许多设备就拿不走;没有出境条,没准走到半路就被伊拉克警察给抓了。最后,我们就说要不这样,大使馆的车队先走,到了边境以后大家再联系,在这期间我们如果能找到那位雇员就马上走。大使说,也只有这样了。

    可是,我们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多钟还是不见雇员的身影,台里面这时也指示我们无论如何今天必须要撤,这已经是统一的决定。四点的时候,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雇员的一个弟弟,他弟弟不太会说英语,但从能听懂的话里感觉我们的雇员没出什么大事,他也在找我们。后来一直等到快五点半,那时候新闻中心主任李挺每隔15分钟就给我们打一个电话,命令我们不要护照,不要所有的东西,马上走赶紧走,20分钟之内必须出发。正在这时,我们的雇员终于出现了,蓬头垢面的。原来他头一天被伊拉克秘密警察在半路上给拦了,这老兄那天晚上没带身份证,只带了一个驾驶执照,这个驾照其实就是一张纸,据说是可以随便伪造的,在伊拉克根本不能算是有效的身份证明。同时在他身上发现了我们这几个外国人的护照,还有结账用的一摞子美元。所以就说不清楚了,当晚就把他关到了临时监狱里。第二天他再去解释、打电话,折腾完把他放出来也下午四点了,于是他就直接回来找我们。

    我们拿到护照之后就赶紧办手续,把设备装箱,晚上八点多终于出发了。在我们走前一个小时,巴格达所有外国记者的海事卫星电话都失灵了,既打不出去也打不进来,后来分析可能是美国发动的电子战。

    巴格达距离约伊边境600公里,正常情况下开车要走五六个小时。我们从巴格达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感到形势骤然紧张,因为那时候已经有消息传出美国要对伊拉克发最后通牒了,一路上商店门口和加油站前都排起了长队。我们离开巴格达所乘坐的美国越野吉普车是个“油老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加油,没办法只好排队,而且一排就是二三十分钟,排到了加油也要限量,一次最多只能加10~15公升。而我们的吉普车每百公里就要耗油二三十公升,所以为了加油只好走走停停。后来,我们的司机在半路上又困得不行,开着开着眼睛就闭上了,差点儿翻车,幸亏我坐他边儿上大叫一声,这时车已经偏到路中间的隔离墩子上了,司机赶紧一打轮靠边,停下来后连他自己都吓傻了。结果这段路我们一直走了快十个小时。

    到了约伊边境的时候,大概是19日凌晨5点左右,我们惊奇地发现中国大使馆的车队还在边境那儿等着我们,也就是说他们一直等了我们十多个小时!因为这一路我们没法联系,真没想到他们会在寒风凛冽的荒郊野外等了我们整整一夜!大使说他接到国内的指示一定要等,当时我们真是非常感动。于是我们就会合在一起接着往约旦走,又走了四个多小时,才到达了约旦大使馆。到了那儿我们才知道,那天中央领导以及总局领导和台领导对我们的处境都非常关心,我们就觉得让这么多人为我们操心,心里实在感到愧疚,但最终我们毕竟安全地出来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