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三八”节女主持人系列专访之八
 
张越:她让瞬间就此凝固

发布时间:2004年03月17日 09:13 作者:CCTV.com记者 陈洁



    作家,曾经是她最渴望的梦想,然而初次站在讲台那一刹那流畅表达语言的感受,使她做起了教师。偶然的一次电视节目客串嘉宾,却将她留在了电视荧屏上——这就是张越并不复杂的人生简历。

    在那一方小小的世界里,她并不像其他主持人那样有着甜美的笑容、体态苗条,受过严格播音训练,可是她无疑是非常受欢迎的: 《半边天:张越访谈》是中央电视台主持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之一,她本人是观众最喜欢的主持人之一,今年还获得了播音界最高荣誉“金话筒”奖。

    经常看她节目的人都知道,她有一种能让瞬间定格的魔力, 她能让每一段记录的历史、倾听的瞬间就此凝固。于是,我们对她的采访,便从她生命中的瞬间开始了。

    
凝固瞬间一:快乐的语文老师


    她的童年和许多好孩子一样,重点小学,重点中学,再到重点大学。那时候的张越,非常敏感,还很内向,她对自己的相貌非常不自信,这个心结困绕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打个比方说,如果路上有行人好奇地向她打量,她会很凶地回盯他们,直到把他们盯跑。

    就像花儿总会怒放,结束了烦躁的青春期,张越的内心重新归于平静,一切不安的感觉不除自消。彻悟后的张越这样总结自己的心路历程:“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我只能说自卑的克服依赖于环境中的一些好的因素,自己比较强的内心坚持和上帝的关照。但实际上,自卑不可能在本质上被根除,我只是克服了一些阶段性的自卑。我今天仍然自卑,但理由跟以前不一样了。” 如果说,痛苦者只能自救,她的解脱则来自于时间对她的恩赐,其实更来自与她对生活本身的理解与沉淀。

    大学时代的张越可以说是很不开心的,她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然而却在首都师范大学里学习如何教中文。在她看来,这是非常矛盾非常荒唐可笑的,大学四年于她,别扭之极,她甚至想到了退学。可是命运却与她小小地开了一个玩笑:当她第一次站在讲台讲课的时候,她感到了语言的飞速流泻,她感到了思想倾泻的快乐:自己该是个多么好的教师啊!于是,张越快乐地当起了中学语文老师。

    
凝固瞬间二:天空的云偶尔投影在我的波心


    张越走上主持人舞台,纯粹是偶然的必然结果。就好像天空中的云朵无意中投影于她的波心,从此却绽放光华无限。

    做教师的好处便是可以自由支配两个长长的假期,在闲暇时间里,凭着扎实的文学功底和创作欲望,张越开始为电视剧写剧本,还参与了一些电视节目的策划。或许无心插柳,但是这些职业不仅开阔了她的视野,而且极大地丰富了她的“触电”经验,为日后的成功跳槽主持人这个行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记得有一次,她参与了一个名叫《美梦成真》节目的幕后策划,那是1993年,体验类的节目并不像今天这样比比皆是,可以说非常新鲜。节目的主题就是帮助人们实现一天的梦想,并将这一过程拍摄下来播放,有点类似于今天的《非常6+1》。

    来报名的女孩子大多数梦想是想当明星、歌星、模特,可节目不能总围绕着这三个“梦想”打转,于是,制片人强烈寻找一位有个性的嘉宾,她的梦想一定要有点与众不同。

    张越半开玩笑的一句话,“我想当白案厨子”,就是这句话,为她的主持人事业拉开了序幕。她还十分认真地当了一天的厨师,认真地学了一天如何做菜,认真地站在镜头前表达感受——面对镜头的老练不由得使制片人谢清开始琢磨:张越还挺适合当主持人啊。

    上完了电视,张越并不以为有什么新鲜,甚至连关于自己那部分的节目都没怎么注意看。可是谢清却存心考验她,连着四次都请她参加节目现场,请她四次客串嘉宾。最后一次,张越奇怪极了:“你们怎么老让我当嘉宾啊?”这时候制片人笑了,告诉她:“其实我觉得你更适合当主持人,让你客串嘉宾则是看看播出效果,投石问路,看看观众对你的反应。”

    就这样,张越顺利成为了一名节目主持人。这个职业,对张越来说,实在是再轻松不过的了,20分钟就能制作完一期节目,很容易,一点也不费劲,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中国的电视荧屏上第一次出现了这么个性的主持人,她的出现无疑于一枚小小的炸弹,吸引了大众的眼球:他们都在静静地观赏她的节目,仔细地打量着这位并不漂亮也不瘦弱的主持人。

    张越曾经说过:“做主持人是一个偶然,可是做什么样的主持人却是一个必然。这个必然来自于我的兴趣,来自于我喜欢观察并了解人内心世界的兴趣。”从一开始,谢清对张越的主持风格定义就是正确的:在主持中发挥她超强的谈话能力,于是《半边天:张越访谈》就诞生了。

    
凝固瞬间三: 与叶落城市的擦肩而过



    那是2002年3月8日,张越做客CCTV.com,喜欢她的网友还不少,她忙着回答一个个热烈网友的提问,直至一位名叫“叶落城市”网友的出现,张越对她说:“对我们来说,你不光是你自己,你是我们心里的一个伤口,你不好,我们的伤口就不能愈合。” 

    这个网友是谁?她和张越的节目是什么关系?如果是嘉宾她是如何走进张越的节目中的?她们为什么一度断了联系?张越心中的“伤口”,现在愈合了吗?

    那是2001年,《半边天》“张越访谈”刚刚开始不久,节目组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说要替朋友讲讲这十年的人生经历。讲着讲着,编导突然问她:“你是在说自己的故事吧?”那个女子犹豫了一下,承认了所谓的朋友就是自己,她就是叶落城市(下文简称“叶落”)。

    她的故事吸引了“张越访谈”剧组,于是张越决定邀请她来这个以“我这十年”为主题的节目,剧组随之也来到了叶落所在的城市:宁波。

    他们第一次相见,张越就明白地感受到了,这是位勇敢的女性。张越说:“如果你知道她的命运有多么坎坷,你就会知道,面对媒体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即使时至今日,张越仍然清楚地记得叶落的故事。“她的命运,代表了很多中国妇女这十年来坎坷的命运,非常有象征性。”张越一字一顿地回忆到。张越刚开始有所担心,询问叶落是否需要以采取假名、图像处理等方式来不暴露她的真实身份,但是,叶落拒绝了,她完全使用真实的姓名。

    在张越的叙述下,我知道了叶落是一位安徽农村的女孩,15岁时便被人拐卖至江南的一个农村,嫁给了岁数很大的一个老男人。由于年幼,叶落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别人说,你就在这里住吧,于是她就住了下来。但她知道,这种日子是很糊涂的,自己需要的是工作。于是,在生下了一位女孩后,她得到了机会离开了这个江南的小村子,去大城市追逐自由与独立。这段时间是她生命中最辛苦的日子,因为教育不够多,她做了很多苦工,但是所幸,终于在城市里立足了。这时候,她遭遇了第一次爱情,她们的理想很简单:学会开车,一起开。可是她的梦想被男孩家人无情地粉碎了,他们不同意这样的女子。这个现实使叶落难过不已,她觉得自己是被人拐卖了,也所谓地“结婚”了,怎么还有资格去恋爱呢?于是在这种自毁情绪的支配下,她去做了一段时间的舞女。

    张越肯定地说:“她并不能接受做舞女,很快就离开了这个城市,来到了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这时候,女性的顽强使叶落得以忘记过去,继续怀抱着希望为生活而努力。她学习各种技能,开车,英语,会计,见到她的人,无一会相信她的真实背景,因为她精明且干练,俨然一位都市白领的形象。于是,她再次恋爱,对方是一位中年男人,成熟,且洞悉人情世故。本以为这是段有结果的花,却不幸凋落了。

    张越说:“她经历了10年的打磨,来到了大城市,不断地受到伤害,但是不对现实妥协,她从来没有停止过努力。她的经历代表的就不仅仅是她自己了,反而是一段历史,一段只有十年的历史。我认为她的努力有着3个层次的追求,一是对生存追求,二是对自我教育的追逐,比如接受教育、培养细致的工做能力、学习外语;三是从来没有放弃过个人的情感追逐。”从她的十年,张越清楚地看到了成长的脚印与不断努力的果实。但是,叶落却由衷地感到压抑与难受:她不敢说真话,不敢对周围的人说实话说她的背景,她怕被别人看不起;但是她想要诉说,不希望自己老是包藏着。这就是她为什么会使用完全真实的名字出现在《半边天》节目中。她只是想告诉别人: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你们可以选择。

    其实,叶落还有一个目的,她想要把这个节目留给自己的女儿。她知道最终会永远地失去女儿,她无法给予女儿什么,只求她能了解自己的母亲有过什么样的历史和生活,不求她理解,了解即好。

    节目播出后,反响很好,很多人找她表达自己的同感。结果在现实中,她被开除了,各种流言、伤害,她被迫离开了这座城市。

    张越:“我再也找不见她了,她在哪里?我们无从得知,最后的消息居然是这样:她被开除了。”这个结局并不是张越想要看到的,她和全剧组都在为叶落担心,他们一直这样认为:我们伤害了叶落。“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剧组都无法平衡,个人情感与职业道德,你怎么摆平这个?从职业的角度来说,我们的节目很纯洁,很高尚,没有肮脏的东西,还得到了观众的赞同;但是从个人角度来说,叶落的生活就是被我们毁了。我怎么能够平衡呢?在我心里,她是一块伤口,她不好,我们的伤口永远也不会愈合。”

    本以为消息就会像风筝断了线,再也联系不了叶落,可张越没有想到的是,央视国际连接了这跟断了的线。2002年3月8日,张越做客央视国际与网友交流,叶落也出现了。于是张越也知道了叶落在节目播出后的生活经历,原来自从她到了新的城市后,她又找到了新工作,开始了新的生活,生活安定,工作稳定,领导也很器重她。过了一段时间后,生活又和她开了一个无情的玩笑,单位有人认出了她,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谣言,无数的伤害。她再次离开,辗转于另一座城市。

    现在,张越心口的伤口愈合了吗?她回答说:“现在好了点,叶落结婚了,她的丈夫也是因为那期节目才认识她的,他们也买了房子,生活、工作很幸福。我曾经劝她改名字,她很倔强,我也很害怕这种倔强——因为会带给她更多的伤害。后来,她终于改了名字,我的心里也不再是那么七上八下的。”

    通过这个故事、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女性,张越领悟到了更多媒体工作者的态度,她说:“节目只是一个节目,生活却是长长的一段。 我们做节目有了很大触动:如果嘉宾不知道深浅、不知道后果,但我们知道,我们会采取保护手段。现在我们的规则就是绝不劝说嘉宾参加我们的节目,不管节目播出效果有多好,我们会主动删掉。”

    过去的内疚也由于叶落生活的好转而渐渐填平:“我不能说我们改变了她的命运还是她的平静被我们打破了,她生活的轨迹在一定程度上被我们改变了。可是,我们仍然无法说这是好的改变还是不好的。因为生活永远无法回头,无法掂量。我们的节目和她的选择中的勇敢有一个契合,节目没有改变,只是记录了一段历史。”

    
凝固瞬间四:办公室的刹那芳华



    再次见到张越,是在她位于西客站附近的办公室。打开门一看,她正在挑选上门来推销的DVD电影光盘。见我们进来,忙说:“你们先坐,我挑几盘碟,等他走了我们再聊。”一边挑选,一边还与同事讨论着工作,听同事描述报名参加访谈节目嘉宾,不时地认真点评几句。我仔细打量着张越,也许是因为刚录完节目的缘故,她今天穿着一件宝石蓝色的宽松长袍,身着一条绿松石色的宽松亚麻裤,整体效果显得雍容华贵,却又不失惬意的轻松。回想前几次见面,我发现她非常喜欢穿宽松的唐装。

    办公室不大,东西也不少,可是却没使人感到丝毫的拥挤,电脑桌,电视,沙发,书柜都摆放得错落有致。花瓶里插着的梅花非常迷人,虽然是绢花,却给人以一种浑然天成的别致之感。墙上贴着一排纸,定睛一瞧,上面打印着德兰修女的一句名言:“当我们建造,总会毁灭。即便如此,我们仍然要建造。”与她衣服同色的宝石蓝色沙发非常舒适,令人禁不住产生一种想要坐坐的念头。

    没过多久,她坐在了我们对面,与第一次初次见面相比,也许是录完节目的缘故吧,她显得非常放松,眼神是和缓的,是轻松的。这使我不由联想到了牧师:在暗暗的祈祷室,心中有秘密而承受压力的人,向着牧师坦白自己隐秘的内心。

    张越却说:“我不是心理医生,也不是牧师。我只是一个稳当的倾听者。”

    在采访的最后,问了张越几个小问题,没想到却把她大大地难住了,因为多和如何选择“最”有关。比如,心目中感觉自己最像什么植物或什么动物,她苦苦思索了半天,说:“百合——我又没有那么高贵;玫瑰——我又没有那么娇艳;我就说自己最喜欢的植物吧,不是最想成为,就是喜欢:我喜欢茶叶那种需要细细地品位,无刺激的感觉。

    最喜爱的文学或电影作品中哪个女性角色——太多了,没有最喜欢的,如果一定要有,那就德兰修女吧。

    最向往的地方——太多了。

    最理想的生活方式——不为生存所迫的工作,没有利益驱使所做的任何事情。

    除了基本生活保障之外,哪种物质是最离不了的?回答这个问题,张越倒很快,脱口而出:“书,和光盘。”

    走出了她的办公室,结束了这次采访任务,眼前却不断地浮现她坦荡真诚的目光,耳边萦绕着她说过的那句话:“我是带着美好的愿望与善良在制作节目。”不知为什么,我对她充满了敬意,但我们并不需要互相道谢,在各自的生活中好好地活,这就是我们最好的相互致意。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
相关文章:
  • 进入专辑
  • 白描张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