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三八”节女主持人系列专访之七
 
低调梁洪

发布时间:2004年03月16日 09:00 作者:CCTV.com记者 张文洁



    该怎样开始这次采访呢?面对这个名字——梁洪——我一筹莫展。因为她之于我,也仅是电视里一张职业化的面孔,一串陌生的手机号码,以及别人的只言片语。难道“低调”是她一贯的风格?

    在采访的当天上午,我们有了第一次“交锋”。当电话的另一端一个沉着的声音响起:“喂,你好!”我略带紧张的心绪倏地放松下来。“好的,下午四点,一楼大厅,不见不散!”那是标准的女中音,又宽厚,又明亮,而且带着一份北京人特有的豪爽。

    下午四点,梁洪如约而至。她身材高挑,利落的短发,素面朝天。很瘦,却并不纤弱;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精干和爆发力。一时间,我竟有些恍然。真的很难将眼前的她和电视里那个知性的主持人联系到一起。这种反差不在容颜,而在气势。当梁洪就这样走进我的视线,聚光灯外的她带给我最大的感受除了真实,还是真实。也许真的是这样,褪去了职业装的束缚,走出了演播室的樊篱,人都是普通的人。

    “咱们现在开始?我没有迟到吧?”她依旧是那样简练和爽朗。坐在对面的我却因为第一次进行人物专访而有些紧张。或许是看出我的狭促不安,或许是出于职业习惯,她竟然先问起我来:“放松点儿。第一次采访吧?”“嗯。”“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被人采访。我们就全当是完成政治任务好了。”说完她就轻快的笑了。我想我们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你是如何与央视结缘的?”

    “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一切都挺顺理成章的。因为学外语嘛,所以就一直从事英语方面的工作。做过记者,也当过主持人。前前后后在央视及其他电视台工作差不多十年了吧。”

    “你现在主持九套的《环球瞭望》,据我了解,这是一档信息量丰富的新闻节目。你力争塑造一个怎样的新闻主播形象?你可以驾驭它吗?”

    “你说的对,这个节目是一套丰富的信息大餐,主要通过中国的视角来分析当前热点的国际新闻。其实我们目前的主播工作在我看来还停留在一个news reader(新闻播报员)的阶段。然而为了将自己真正地融入这个角色,我们在下面要做很多必要的功课,比如补充大量的背景知识。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要追踪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起码做到播报时心中有数。如果今天我照着稿子念,是可以顺顺利利完成任务,也无可厚非。但我相信观众要的不是一个眼神空洞,目光游离的躯壳。谈不上驾驭这个节目。最起码,我坦白说我不行。我觉得自己从这里学到很多东西,而且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学,所以无所谓驾驭。而且我认为这个提法不好。因为我们的工作不是征服!”

    “在九套做主持人的最大感受是什么?”

    “很特殊的感受没有,点点滴滴的感触却很多。因为是做直播节目嘛,所以肯定会有一定的压力。我经常做噩梦。比如准备播音了却找不到稿子,还有迟到误时等等;总之这种事情总会时不时地在梦里出现。”说到这些经历,她的话语中透着一些从心底流露出的疲惫和无奈。但是面对我的采访机,她仍释然的笑了。是的,在生活中当我们选择了一种工作,我们就注定选择了一条道路,既要经历平坦,宽阔,也要走过险滩,陡坡。

    “不过比较起来,如果非要说我这些年来的最大感受是什么的话,我想应该是每次出去采访。当看到有那么多人翘首期盼,就像接待什么大人物一样配合我们采访工作时,我能深深地感到自己肩头担负的一份很重的责任。确实挺沉的,但我们心里清楚这是责任赋予的光荣。”

    梁洪讲话时表情很认真,一双明亮的眸子里闪动着难能可贵的谦和。我发现她在谈工作时非常喜欢用“我们”这两个字。好像接受采访的不是她自己,而是整个团队。也许这正是她不愿意多谈自己个人生活的原因。尽管我千方百计想走进她的私密空间,但好像一切都是徒劳。每每涉及于此,她都会冲我微微一笑。那笑容似乎已经包含了一切。

    “其实大家都想知道你幕后的生活,尤其是很多喜欢九套节目的网友都说你是养在深闺的神秘的女子。也许这有点夸张,但也可以说这是出于大家对你的关注。能不能稍微透露一些?”

    “我知道你想问我结婚没有,有没有孩子,平时生活是什么样的。我也知道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好奇心。但是真的没有什么。我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每天和大家一样上下班,挣钱,吃饭,睡觉。过的是老百姓的生活,家里也有一本难念的经。只是我们的职业有一点特殊性,总在众目睽睽之下,所以难免使人产生一些好奇的心理,这我理解。”

    “不过我挺高兴,甚至说佩服那些观众的执着。你知道我的一些节目有时候是在凌晨三四点钟播出的。但是他们竟然依旧会观看,知道我穿什么衣服,甚至连我的口误都记得十分清楚。这让我觉得挺不易的。”

    “平时的我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一个人在家里看看书,听听音乐。偶尔挑几个碟片看看。说白了,我就是想休息休息。”

    休息,其实梁洪已经一语道破了她的秘密。我忽然觉得这两个字份量很重。我也忽然觉得我的采访有了一些不和谐的音调。我的突然闯入之于她是不是一种打扰呢?一下子,我慌了,我就那样直直地看着她。

    沉默,四目相对,我满怀歉意。

    眼看采访就要戛然而止,梁洪“反客为主”:“你大学是学新闻的吗?”我摇摇头:“俄语。” “俄语?!”她惊讶地望着我。但我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似乎每个人听到这个答案后都会有这样的表情。

    “你真幸运!”

    “幸运?”

    “是啊。你可以看原版的《战争与和平》了,这难道不是让人羡慕的事情吗?”

    “我……”

    “我最近在看这部小说。但是总觉得缺点儿什么,好像隔着层纱,看不清楚。因为我也是学语言的,所以我一直相信只有读原著,才有可能真正地领悟作者的创作氛围和意图。你要知道俄国文学在世界文学史上所占的份量,那绝对不是英国,法国,美国文学所能比拟的。所以你多幸运啊,你比我们都有机会去感受那最纯的东西。俄国文学太让我陶醉了。那就是真正的艺术。千万不要为它目前的衰败而失落。这个民族是不能轻视的。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俄罗斯走一走,看一看。”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对我的专业有这么肯定的评价。一直以来,在大家眼里,俄文似乎就意味着冷淡,乏人问津。偶尔,即便是我们自己在世俗的评价里也会迷失。而今天,梁洪又一次出乎我的意料。看过她播音的人大概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梁洪的身上散发某种恬淡的气息,有时候正是这种气息为太过理性的播音带来了几许生气。我想,这或许就是她对文学感悟的一种升华吧。

    “我推荐你看屠格涅夫的《贵族之家》,他的风格和托尔斯泰的细腻截然不同,非常简练,但是回味不穷。”我说。

    “好的,有机会我一定拿来读。《贵族之家》我记住了。”

    谈到电影,梁洪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我很少看美国的那些大片,即便是看也是很挑拣的。因为我觉得在这些片子里充斥了太多的电脑特效。让人们更多地体会的不是心灵上的愉悦,而是感观上的刺激,其实也就是刺激那么一会儿。有时候甚至从电影院刚出来,我几乎已经忘记片子在讲什么了。好像是乱糟糟的一团。也许是我的年龄问题吧,现在年轻人喜欢看的那些东西,有时候我是很难以接受的。”

    “我更喜欢看的是一些关注人性,自然的电影。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现在有些伊朗,巴基斯坦的独立电影人拍的影片很棒!你可不要小看那些小成本制作的影片,他们用很独特的视角讲述寻常人家的寻常事,却是百看不厌,回味无穷。而且越大你就越会觉得自然的东西更可贵。因为它们能让你安静地思考。”

    “不过说起电影还有一个例外,我非常喜欢《骇客帝国》的第一部,很有嚼头。我第一次看就没看懂,觉得里面蕴含着很深的意味。第二次看是在4年以后,我觉得这回我才真正懂了。我终于明白导演要告诉我们什么了。这里面包含着一些中国道教的理念。到底是什么我现在也无法跟你解释。因为我想每个人看的角度不同,都会有自己不同的见解。但是有一点是一定的。一旦你真的懂了,就会上瘾,会着迷。”

    …………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她突然问起我:“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北大。”我回答说。她没有过多地惊讶,只是很高兴地对我说:“那我真的是很荣幸啊!今天谢谢你的采访。我还想打听一下。如果想听听你们北大的课,需不需要什么证件?我知道北大的讲座是很出名的。”

    “那很简单的。任何讲座,只要你感兴趣都可以去听。尤其那些著名学者和教授,他们都非常喜欢和同学交流,不会在乎你是不是北大的‘正规军’。”

    “那再好不过了。你看我经常是上夜班的,白天还是应该多给自己充充电。”她说话很轻,像是不经意,但我知道她其实很在意,她在意的是每一次充实自己的机会。尽管我们之间只有这短短1个小时的相处,但是我已经感受到她言谈话语间所流露的真情。也许在银屏上我们看到是一张张光鲜亮丽的面孔,而事实上在风采的背后是十倍的汗水和百倍的艰辛。

    望着梁洪远去的背影,我久久地坐着,头脑中拼接着刚才点点滴滴。我想,这个下午让我感到了满足。尽管我一直游离在她的周围,但她的只言片语却无限丰富着我想象的空间:梁洪是不同的。她的与众不同在于她的真实。她毫不掩饰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说自己想说的,做自己想做的。不迎合,不矫情。大概正是这样的心态使她能在耀眼的聚光灯下安静地思考,使她可以时刻保持作为职业记者的敏锐和聪慧。在我接触的主持人里,梁洪似乎显得安静了些,举手投足间也仿佛少了几分主持人应有的霸气;但是她不多的言谈却透着机智和严谨,不卑不亢。她的沉静和内敛比那些侃侃而谈的“演说家”带给我更多的思考和感动。她轻描淡写着主持人这个令人艳羡的职业,而我想这并非故作谦卑,只是她个性使然。有人说,现如今斑斓的世界已经迷惑了我们的眼睛,都市的喧嚣早已充斥了我们的心灵,你我也开始变得浮躁、激动,而今天,梁洪让我寻到了那份曾经丢失的从容,就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为什么要把一切都看清楚呢?还是让我们保留这份永远的神秘,也为她留下一处安宁。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
相关文章:
  • 进入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