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三八”节女主持人系列专访之三
 
小燕:像燕子一样飞

发布时间:2004年03月10日 13:56 作者:CCTV.com 记者 艾中



    她的人和她的名字一样。

    其实她的本名叫郑莺燕,大家老是“小燕儿”、“小燕儿”地叫,叫得小名反倒比本名更响亮。当时中央电视台的一个部领导正好又说:“全国长得像你这种类型的主持人有三千三百三十三个,你的名字又这么难记,观众能记住你才怪,你干脆就改名叫小燕得了。”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综艺快报》主持人小燕。

    荧屏上的她,播报快人快语,给人印象很明媚;生活中的她,也是快人快语,给人印象很透明。

    她说自己最喜爱的动物有两种,都很让人出乎意料,其中之一就是小瓢虫,因为性格中有相似的地方,轻盈,小巧。

    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不说像燕子,其实,她就像燕子一样飞。

    
“童年的感觉很梦幻”


    小燕出生在福建省福州市,家住军区,在市郊的五凤山下。“当时我们家附近都是菜田,有山有水,家门前就有一条小河,这样一个环境,我有很多机会接触大自然。经常和我爸到田间抓昆虫……”

    记忆中,那个年代虽然大家过得很贫穷,但都很快乐。孩子们出没在山间野地,拿着一个非常细密的网,到处逮昆虫,逮着了,就把它们用瓶子装着,挂在后院结满丝瓜的架子上。童年过得跟梦幻一般。

    和其他小朋友不同的是,除了玩,小燕还有很多很多的“功课”。“我爸一直希望我有文艺方面的天赋或爱好,他总觉得女孩子应该优雅一些,在非常良好的艺术氛围中长大。”为了给予女儿艺术方面的熏陶,爸爸给她报了少年宫的很多学习班:音乐、舞蹈、画画……

    那时候,家住郊区,没有公共汽车,连公交线的终点站离家都还有好长一段的路。于是,每个周末,父亲骑着自行车驮着小燕去上各种学习班,风雨无阻。小燕性格中的随和在这时也已经显露无遗:“当时没有负担,就是好玩。觉得天天玩也就那么几个玩法,还不如报班去学点东西。”

    多年过后,今天的小燕才知道父亲的用心,她说她很感谢父亲当年给她打下的基础。要没有少年学艺,她不会后来从上拍电视剧的道路,不会结识到影视圈中的小伙伴,不会想到去考北京电影学院。正是这次考试,让她的人生道路产生了变化。

    
“我要是你,就去考广院”


    1994年,小燕在北京拍电视剧的那一个月,正好赶上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这类学校招生。那时候,她认识的一些小伙伴中就有小陶红,演《黑眼睛》、《空镜子》的那个,她当时是花样游泳运动员。

    “每天我俩是第一个到考场。我们一见如故。她当时正在考,考的是北京电影学院。我俩都考上了。那年我正在读高二。陶红问我,你学习成绩怎么样,我说还可以,她说,我要是你,就去考北京广播学院。其实是她提的建议。她说学了那么多年的文化课,就那么丢了不可惜吗?要是上了北京广播学院,将来分到电视台,可比当演员稳定多了。”

    陶红的话让小燕有些心动,于是就抽空跑到远在东郊的广播学院校园里转了转。这一转,让她产生了犹豫。

    “我要是考上电影学院就和金巧巧等一个班。福建学生就我一个。我爸妈都是福建的,一口一个福州腔。老师听我的语音非常惊讶,一点影响都没有。报考电影学院,福建考生非常少,能考出来的也非常少。”

    其实那时小燕已经过了专业面试关,收到了文化考试通知单,就在大家集体体检的那天,她无意中听到有人对自己的议论:这个福建小姑娘演个小少女的角色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我听到了就想,我不可能一辈子演这样的角色啊。于是就有些动摇,没去参加文化考试。……所以,这也是命运的安排吧。”

    也就是那年,小燕参加拍摄了十集电视连续剧《多思年华》,后来这个剧目被评为全国“五个一”工程获奖作品。就在接到北京广播学院录取通知书的那个暑期里,她还参加了几部电影电视剧的拍摄。对于表演的放弃,小燕说不后悔。

    就像燕子一样,在影视这片田地里,她轻轻掠过,重新择枝而栖。


    
“没有我的树和墙了”


    考上广播学院,来到北京,小燕心中的理想是当个新闻节目主持人。可老师说了,“要是让小燕播新闻,怎么听怎么像造谣。”

    坐在我对面的小燕乐不可支地笑,像极了一个淘气的中学生。生活中的她,和镜头上的形象的确有些反差,让人想起一句话:“今年二十,明年十八。”似是时光倒流。

    翻着学校近半个世纪以前的教材,听着身边泼来的“冷水”,小燕无所谓地想,大不了改行吧。与其在那怨天怨地,不如脚踏实地做准备。大学四年,同窗好友每天天不亮就到校园的操场边,每人一棵树一堵墙,开始练声,惟有小燕,自得其乐地睡自己的懒觉。她说,学播音的,一天不练声,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声,同行知道,三天不练声,全世界都知道。她总是属于那个全世界都知道的。老师要是问,她就说没有我的树和墙了。

    “小时候,爸对我说的一句话影响很深:做女孩一定要做一个聪明的女孩,一定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当时就知道自己播不了新闻,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海纳百川。我宁可补充一些更多的东西。所以,当时对专业并不上心,时刻做好了转行的准备。包括现在,都有这样的准备。”

    大学四年,专业课没怎么好好上,这个电影发烧友倒是看了不少她所能找到的影片。 “这也是小时候的影响。我觉得我属于从小到大,性格习惯爱好不变的人。我家在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的中间,几乎每个部一个星期都会放两三场露天电影,我经常循环地看。……上大学至少看了三四百部,当时学校附近小店的碟都被我租遍了,还有就是到电影资料馆。也经常到中戏找陶红,看他们表演。”

    小燕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她的第一份工作,竟然和她的这个爱好联系得那么紧密。

    
“别把爱好当职业”


    少年玩伴中考上电影类院校的不少,真正出来干电影的倒是不多。小燕很释然地说:“这很正常,不要把爱好当职业。”

    就像一个女孩子,喜欢逛街买衣服,要是这种行为变成职业需要,喜欢就会变质。

    但她自己,每一个得来的机会却无不和她的爱好有关。

    大学毕业前,当年拍戏的中央电视台老师辗转得知昔日的小燕子飞到了北京,找到她,让她上了新开播的《影视同期声》,小燕驾轻就熟,得益于那四年没有白看的三四百部电影。

    毕业后,小燕去了凤凰台,加盟一档经济类的节目《商旅冲动》。

    “人家老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选择去凤凰台,只为自己读不了万卷书,想行万里路。它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当时走的路很多,一个月可能要坐二十趟飞机……”

    敢于接手做经济类节目,还是得益于小燕广泛的兴趣。鲜为人知的是,小时候的她,数学一直学得很好,高考前,她是作为理科生被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招收的,那也是广院播音系第一次文理兼收。

    飞来飞去的日子,遂了小燕的心意,不知疲倦,但却有困惑,感觉自己出来的东西太少了。一年过后,有一次她去烟台采访,正好遇上文艺部的两个导演,说别东跑西颠了,到我们这来吧。小燕说:“呀,太好了,正有此意,我还真是正想停下来。”于是,拎起箱子,回北京跟着他们就直接进了中央台的演播室。

    谁都看不出来,就这么一个文弱的女孩子,从小就打乒乓球,还是个超级足球迷。前年世界杯期间,体育部想找个女主持人做《球迷世界杯》直播,正发愁人选,音响部有人给他们支了一招:“找小燕,准没错,平时看她尽在看一些足球类的报纸,说起球来头头是道。”一试,果然不错。

    那些天,一天两场,共64场比赛,每场提前一个小时,小燕就要和她的搭档开始直播。如果不是从小对足球的喜好,不是长期的知识积累,这一个月,估计是顶不下来的。

    一个月的经历,让没做过直播的燕子积累了经验,没多久,《综艺快报》也开始上了直播线。

    
“我从来不认为女人的成功就是事业的成功”



    飞来飞去,轻灵小巧的她就像燕子一样,在兴趣和爱好的天地里,寻找着自己理想的工作状态。但小燕从来不认为,女人的成功就是事业的成功。

    “28岁以前,我会把自己嫁掉,一旦有了家庭,就要全心全意地对它付出。我从来不认为,为了工作,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的女人,是一个成功的女人。”关于嫁人的理由,还有一条,“现在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酷爱电影的她,最喜欢的影片不是文艺片,也不是爱情片,却是战争片。因为,她觉得一个人只有面对困难,面对战争,才会展示人性中最真实的一面。战争才是对人类真正的考验,真正的磨练。人,只有靠智慧来赢取最后的成功。她崇尚这种智者的游戏。

    她说自己没有最喜爱的一首歌,总是喜新厌旧。上卡拉OK房是学歌的过程,一看没人就找一些新歌来学,就怕落伍。F4刚出来时,她真的不知道是什么,还以为是F1方程式什么的,表弟数落她,天哪,你要是说你不知道F4,走在大街上,会有人拿板砖拍你。从那以后,小燕是流行什么看什么,因为主持人这个行业也的确要非常包容。

    她认为男人应该宽容,忠诚,正直;而女人,则应该温柔、坚强,适时温柔,适时坚强。

    作为女人,为了帮助自己更好地了解女性,做一个好女性,小燕的建议是,有四部文学作品必须看:一个是金庸的《神雕侠侣》,一个是《红楼梦》,一个是《飘》,还有一个是《围城》。

    她说自己最难改掉的一个坏习惯是睡懒觉。

    她最向往的地方是:靠海,看得见风景的地方。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
相关文章:
  • 进入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