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经济频道新栏目系列专访之五:《鉴宝》制片人罗晰月
 
《鉴宝》:给点阳光就灿烂

发布时间:2003年12月19日 10:46 作者:CCTV.com记者 张敏



    见到罗晰月之前有许多疑问,身兼《艺术品投资》和《鉴宝》两档节目的制片人与主持人,每周160分钟的节目播出时长,高出镜率意味着高制作率,高压下的她如何应对工作与生活?

    《艺术品投资》与《鉴宝》的定位决定了它的小众传播,本着普及收藏品知识的理念,如何做到专业化与通俗化的统一,如何做到既普及大众又不流失圈内人士的忠诚,面对这些模糊命题,罗晰月的回答干脆、利索,亲和的面容后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

    
给点阳光就灿烂


    《鉴宝》由来已久。

    “2001年6月,《艺术品投资》成立,2002年元旦做了一期特别节目叫《鉴宝》,等于是现在《鉴宝》的前身,那次尝试后,效果很好,我们又做了三次,每次30分钟,在30分钟说一件藏品,主持人、持宝人、专家坐在一个桌子上谈,没有观众。现在发展成为60分钟,互动性加强,采用‘131’结构,两头‘1’来自于《艺术品投资》“收藏故事”这个子板块,讲收藏家的故事,他们有的已经收藏几十年,有的收藏品特别丰富,‘3’是来自于全国的收藏品爱好者。”

    原以为这个每天只谈古董的节目,聚集一群甘于寂寞又酷爱艺术的文人,固守着特定的受众群,小聚而欢,但罗晰月给的收视率让我对《鉴宝》有些刮目相看。

    “《鉴宝》第一期收视率0.33,第二期收视率0.52,现在在整个经济频道,仅次于《非常6+1》。这次开播之前,周末《鉴宝》曾在《幸运52》之后的时间段首播,在星期日14:00重播,那时我们就谈一件东西,做得很单一,播了三个月,收视率一直排在经济频道前五名,收到的观众来信也特别多,三个月之后,这个时间段给了新节目《前沿》,我们收视率又下来了。那时我对《鉴宝》有了最初的认可,不是这个节目本身的问题,给点阳光就灿烂,放在晚上黄金时段播出,肯定会不错的。”

    整个《鉴宝》最刺激又最令人将信将疑的环节是专家出价,不起眼的破瓦罐怎么值那么多钱?为什么专家出价就是权威的?

    “观众这样想很正常,说明他们对这个行业不了解,收藏品行业的专家,一个人穷尽一生只研究一个项目,比如说研究瓷器的,他不会去研究玉器,研究玉器的,他不会去研究别的杂项。一件东西放在他面前,通常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东西是真是假,根本不需要费太多时间。在鉴定行业里,除了瓷器有釉质老化实验,有个相对科学的东西来证明它的年代久远,其他像玉器等全是靠眼睛。真正搞收藏的人,没有人怀疑专家怎么鉴定时间那么短,专家就是专家。”


    
终于有可以发门票的节目了


    《鉴宝》的开播,无论是对于央视以往的信息部还是现在的财经工作室都是振奋人心的消息,同事们之间互相打趣,“我们终于有可以发门票的节目了。”

    “以前都向人家要门票。《鉴宝》的产生等于填了我们一块空白。我们有一个现实的难题,信息部从1998年到现在,没有一个带观众的节目,我们做《鉴宝》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去和视频、音频、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拉出这样一个班子。”

    说起第一次带观众的“糗事”,罗晰月无奈地笑着。

    “录第一期样片时,我的嗓子喊哑了,一直咳嗽,到现在都不好,糖浆喝了十几瓶也不管用。等录回来一看,感觉到处都有问题,要总结经验、教训的地方太多了。不是一两句能说清的。现在很多方面都不尽如人意,只不过观众觉得这个节目形态很新鲜,关注价格、关注收藏品,不去挑你其他的毛病。作为电视工作者一定要挑,每期都有很多的遗憾在里面。只有你经历过,自己静静地总结,然后慢慢修正,这个节目至少有半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完全步入正轨。”

    从8月份到现在,罗晰月没有休过双休,一直加班加点,“在8、9月份,我们节目的播出量是全台最高的,除了《艺术品投资》周一到周六,每天30分钟,还要再制作出60分的《鉴宝》,一周要制作240分钟的首播量,编导总共十几个,那段时间好多人提着药罐子上班,虽然很辛苦但不能休息。”

    罗晰月强调栏目最大的难点是选题,“我们在筛选选题的时候,也是尽量选有文化背景的,能给观众以震撼的,从中能深深感悟出点东西的,所以选题把关是最累的一关,其实拍很容易,编导拿机器一天搞定,但是定选题、定藏品的过程非常辛苦,每一期既有大众性又有典型性还要有文化内涵。节目一期接一期地录,可能还有人因为某些原因而来不了,得重换选题,它的周期是很熬人的,非常辛苦,我们编导这一期刚录完,就开始后期编辑,一边编辑一边找下期选题。”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做了六年电视的罗晰月深谙电视传播规律,“这个节目半年左右时间走上正轨,一年左右时间告诉观众它真正是在说什么,再用半年时间去培养固定观众。”

    比起经济频道的《幸运52》、《开心辞典》等,《鉴宝》在观众互动性上的弱势显而易见。“这节目很专业化,不是通俗的、大众的,我们的内容限制了互动,很少有观众敢站起来侃侃而谈,敢和专家交流意见。最早的样片现场当时随机选了六个选手出来,有的说的沾点谱,有的说的全是大白话。如果观众想听大白话,不会到《鉴宝》节目里来看。两期后,我们就改成4个方阵,动用集体智慧,猜价格,说理由,这样更符合电视传播规律。”

    关于大众化,罗晰月说得很诚实,“节目不要求面面俱到,叫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只需要真正感兴趣的人看就可以了。我们变成现在这种形式,本身也是在普及收藏方面的知识,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去关注。如果他喜欢收藏,你不让他看,他会很痛苦,但是不喜欢收藏,你让他看,他也很痛苦。”

    观众的反馈是栏目组的关注,有叫好的也有不理解的,“我目前得到的反馈信息,真正喜欢的看得拍案叫绝,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我们了解至少五件藏品。不喜欢看的人说,你们这个节目好像钱的味道太重了。一听这话,我就知道他是外行。搞收藏的人第一就是跟钱打交道,而且高档次的收藏,是要到拍卖会去收藏的。”


    
收藏就在身边


    与罗晰月搭档的嘉宾主持人,有两点特征,一是收藏爱好者,二是在社会上小有知名度。侯耀华、杨洪基、董浩、牛振华、李嘉存等各有喜好。

    “咱们国家大大小小的收藏种类有几百种,我们接下来播的,一个小伙子收藏了一辆自行车,很多人说自行车怎么会是一个收藏品,其实世界各国包括我们国家都有自行车博物馆。杨洪基收藏一部留声机,父亲留给他的,像从艺、启蒙的小伙伴一样,陪伴他大半生。”

    《鉴宝》现在的选题隐喻着这个专业化栏目的定位:民间的珍藏品和大众的收藏品。“既有几十块钱到几百块钱的大众收藏品,又有流失于民间的珍藏品,被我们发现了,价值连城。”

    收藏一定要有时间、有精力,在大众的意识里,属于社会上“有闲”阶级的爱好。但出现在《鉴宝》现场的主人公却不乏普通老百姓的身影,“以家庭为单位,收藏面很广,选题也很广。”

    “其实收藏也在身边。我个人比较喜欢石头,浑然天成,不事雕琢。”这位一直为工作忙碌的女主持人兼制片人提到自己的爱好时,总算露出一丝休闲的语气。

    屏幕上的罗晰月大气雅致、气定神闲,但总给人一种距离感,台下听她讲话反而亲切了许多,如果罗晰月将台下的魅力全部带到台上,相信《鉴宝》不止于给点阳光就灿烂,而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了。
<<返回
相关文章:
  • 进入《鉴宝》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