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经济频道新栏目系列专访之二:《第一时间》主持人马斌
 
酷爱播音却又最不像干播音的人

发布时间:2003年11月27日 11:13 作者:CCTV.com记者 艾中 戴昕



    看《第一时间》节目时,我对马斌的感觉最好,他的读报版块让人看起来不累。2003年10月27日,他和组里制片人哈学胜、另一主持人欧阳夏丹到央视国际网络来在线,我把对他的采访留到了最后,因为想多聊聊。

    记:马斌,我看你的主持特别随意,可以说着说着就撸撸袖子或转转水杯,跟那种严肃的播报新闻比起来,你是在刻意营造,还是无意识的?

    马:我本身是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的教师。我觉得有两点:第一点,关于读报这块,我们认为它有“秀”的成分。电视是很讲究形式感的东西,那么就得设计,包括我手中的一个杯子,它的颜色、形状,还有动作,我都得设计;第二点,这些小动作我不是随时随地在做的。十五分钟的读报,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疲惫,我可能会用手势和各种动作进行交流,这种交流是我调整节奏的一个方式。

    记:也就是说,是一种工具,一种表意符号了。

    马:我认为可以这么理解。但是现在做的比例特别大,还有痕迹。刚一开始可能靠着“形式感”的成分做一点还可以,但是越往后,应该注重内容,内容为王。

    记:你是学播音的,怎么读报时一点播音腔都没有?

    马:我本科是播音的,读了四年播音。我上大学老师就说,你啊,趁早改行吧。等大学毕业,同学们还说,你这小子就不可能干播音。我又考了三年,考了四次才上了播音系的研究生。所以我尽管是上播音系的,七年,但我是播音系学得最差的,呵呵,说我是最不像播音系的学生。前些天同学聚会,还说我是我们班最不像干播音的,尤其最不像干电视播音的。像我这样的人,现在混出来了,说明中国的电视还是发展了。

    记:我本来还想表扬一下当初录取你的老师,那么有眼光。

    马:我当年是上人大法律系的分,我分数很高,但专业分低。考研究生我考了四年,当时我是历年考播音系文化分较高的一个。

    记:本科本来是想上法律系的?

    马:但广播学院先招的生。当时我怕万一考不上大学,还得回到宁夏山沟沟里放羊去。

    记:其实你对播音还是有一种向往的,要不你不会放弃法律。

    马:当然有,我对播音的理论非常精心地在钻研。

    (制片人哈学胜:我听他说现在晚上睡觉枕头底下放着两本书,一本是《唐诗宋词》,一本是《播音学基础》。)

    记:你现在还是广播学院的教师,每天来回跑,累吗?

    马:我说过,在节目最开始的时候,我会把生命中每天最精彩的东西放在上面;当然,课堂我也不会放过。因为我酷爱播音,不管教播音还是做播音。

    记:以后会舍弃一方面吗,当你顾不过来的时候?

    马:那要看我们制片人了,能不能把我调进中央电视台。咱们接触这几十分钟,你感觉我们好像挺随便,但不知道你是否发觉,其实我们这些对话、开玩笑的语言方式,稍微做精致的加工,就是我们做节目的感觉。所以我们团队有意识地在培养大家一个交流的方式,一个无障碍的交流方式。

    记:打破大家以往的概念,电视就是生活,生活就是电视,电视和生活不是两层皮,生活中怎么样,电视中就是怎么样,不要去演电视。

    马:对。


    马斌一开始给人的感觉特别贫,一提起他之前在别的台,别的栏目做过,似乎有些面熟,他立马就来句“相见恨晚”吧。问他学校老师那么不看好他的播音前程,为何七年孜孜不倦地还在坚持,最终竟然还留校,他开玩笑地说这叫报复,以前广院“毁”他,现在他“毁”广院的学生。一旁制片人哈学胜忙帮着更正:是“诲”,诲人不倦的“诲”。

    马斌的贫用他的话说,他们是在刻意营造一种交流方式,这种方式稍加修饰,就是电视上播出的状态。我理解他的追求是,把电视的边框去掉,电视不再假模假式,它就是到你家串门的一个耍贫嘴的邻居。

    一味穷贫很容易给人一种油腔滑调的感觉,但马斌的背后,我感觉其实并非那么轻飘。七年广院,能排除众议坚持到最后,没有一点定力是不行的,如果脆弱,马斌可能早就动摇了。采访结束时,他再次说起他信奉的格言是:驽马十驾,功在不舍。我终于才明白。

    给马斌提个建议,下次出门不要老夸别人俊,其实你也还不至于到丑男的地步。一个禅故事说,众徒看到树上的旗动,说是风吹的,高僧则说旗没有动,是你们的心在动。长相是马斌心灵之树上的那面旗,哪天他真的做到风吹旗动而心不动,那他就是真正地放下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