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经济频道新栏目系列专访之三:《全球资讯榜》制片人李勇强
 
用全球视野打造资讯排行榜

发布时间:2003年12月04日 09:07 作者:CCTV.com记者 戴昕


    音乐榜、财富榜、人物榜……这似乎是个排行风靡的时代,可谁又想到新闻也能拿出来排个榜呢?在CCTV-2由“经济、生活、服务频道”改为“经济频道”之际,有人想到了,并且做到了,于是就有了一档全新的午间新闻节目——《全球资讯榜》。节目播出后不久,我见到了这位拿新闻排行的人——《全球资讯榜》制片人李勇强。


    我面前的李勇强并不像他的名字那样钢硬,线条柔和的圆脸,谦和平易的语调,很难从他身上找到《全球资讯榜》的锋芒。但是听他不紧不慢地讲述《全球资讯榜》怎样以国际视野传播全球资讯,如何在央视众多新闻节目以形态取胜,又为何启用一名英语比中文说得溜的主持人……我渐渐看到了那柔和的目光后面的睿智。

    用全球视野看中国经济脉动

    在李勇强的“栏目竞争力追求”策划案中有这样一段话:用全球的视野来看中国经济脉动,寻找中国经济大事在全背景下的位置,寻找国际经济事件和中国经济乃至百姓生活的关系,于是,国际化的全球视野将为《全球资讯榜》树立支撑的高度。

    栏目组一共18个人,大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李勇强笑称自己算比较大的了,这样一个年轻的团队是如何诠释“全球视野”的呢?

    记 者:节目在每天中午12点在CCTV-2播出,针对哪些收视人群?

    李勇强:CCTV-2首先针对的是一个关心经济的群体。这个群体一般是有一定的知识水平、一定社会地位的,结构上偏向于大专以上这样一个人群。但是我们还是想把《全球资讯榜》的收视范围扩大一点,希望能够用一种更大众的方式来处理经济新闻。我们是向这个方向努力的。我们叫《全球资讯榜》,就要有全球的视野,不光是看国外的,还要看国内的事情。看国外的事情,就要找到它跟中国的关联性,这样就能拉近观众;看中国的事情,我们就要放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去看,这样就是一个所谓的“全球视野”。

    记 者:如何找到国外的事情和中国的关联性呢?

    李勇强:这种关系还是能找到的。比方说我们做了一条“巴西汽车工人罢工”的新闻,那儿的工人罢工似乎离我们很遥远,但实际上是有关系的。我们主持人就会告诉观众:上海的桑塔纳2000实际上就是巴西设计的。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就让观众一下子觉得跟自己距离近了。比方说今天我们做了一条“尼桑召回100多万辆汽车”的新闻,我们不仅仅要做他在国际上是怎么召回的,我们在第一时间派出记者去尼桑的中国总部,去看看是不是中国的尼桑车也要召回,将召回什么样的车型。这样看来,国际经济新闻和国内市场的关联度还是很大的,它是一个经济一体化的必然,这在各个方面都能体现出来。所以找这种关联性还是很容易的,主要是我们要有这种意识,我们的新闻一定要找出这种关联性。即使是太阳风暴这样遥远的事情,其实也和我们的生活有关联性,比如我们的卫星通信将受到什么影响。

    记 者:除了寻找关联性,《全球资讯榜》选取上榜资讯的标准是什么?排行榜又是根据什么排出的呢?

    李勇强:我们栏目上榜资讯的选取首先体现的是编辑部的意志,但是它不仅体现了我们一个编辑部的意志,还要体现很多编辑部的意志。以往我们这类电视节目,比如《经济半小时》,就是制片人和主编早上开个会,立下选题,今天做什么?做这些,那好,今天的节目内容就定了。但是我们这个栏目就不仅仅是我们这帮人来定选题,我们要集合很多人、很多编辑部的智慧。比方说路透的编辑部、CNN的编辑部、法新社的编辑部,还有一个就是观众的意志。你看,很多网站都有新闻点击量的排行,也给我们提供了一定参考。你如果注意去看像CNN这样的大媒体的网站,就能看出他们其实也是有一种排行榜的意识的。比方说他排新闻,一般也是列出十条最重要的,或者是叫Top Story、Big Story,或者是叫Big News。我们在选择国际新闻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在几个大的通讯社和传媒中间选择,他们的选择标准也是相差不多的,十条新闻中一般有一半以上是重合的,这种重合对我们也是一个参考。

    记 者:这种选取新闻的方式是否会对原创新闻,也就是第一手的国内新闻造成一定限制呢?

    李勇强:国内最新发生的,大家关注度高的新闻,我们就把它加进来。当天关注度比较高的新闻我们多会采用直播形态的报道,节目中不少现场采访的新闻都是在现场完成节目的采编的。突出记者在一线的表现,即“我在现场”,也是我们栏目的一个特点。

    追求大众媒体的表达方式

    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数不胜数,今年开播的新闻频道更是几乎将各类新闻一网打尽。而同属CCTV-2经济类新闻栏目还有实力雄厚的《经济半小时》和势头强劲的《经济信息联播》,新生的《全球资讯榜》将如何站稳脚跟呢?

    对此,李勇强似乎并不担心,“我们是一棵树上结出的不同果实,我们会用不同的方式从各个侧面为您报道当日的经济新闻。”同时,“追求一种大众媒体的表达方式”将成为《全球资讯榜》的一张王牌。

    记 者: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很多,《全球资讯榜》的优势在哪里呢?

    李勇强:现在还谈不上什么优势,只能说是特色。我们想追求一种大众媒体的表达方式,就是一种观众能够喜闻乐见的表达方式。包括节目主持人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包括后面的大屏幕来配合主持人,主持人和大屏幕之间实际上是有互动的,有点看图说话,看图说故事的意思。也就是说,首先,我们采取了排行榜的形式,在节目编排上让观众觉得比较新颖,这是一个卖点;第二,就是希望主持人能够有一种比较收放自如的状态,更能吸引观众,能有一种拉动力。我们的主持人是站的,不是正儿八经地坐着的,是有神态和肢体语言的,他是能够与画面互动的。

    记 者:说到主持人,据说芮成钢是一位英文比中文说得还流利的主持人,而《全球资讯榜》是一档中文节目,为什么选择他来担当主持人呢?

    李勇强:芮成钢目前还是处在角色转换的过程中。他原来是做英文播报的,他的中文表达可能是不如英文那么好,确实是需要一个状态转换的过程。其实不仅仅是主持人,我们当初在挑编导的时候都要求英语比较好,还包括海外归来的留学生。因为《全球资讯榜》是一个全球资讯节目,这就要求英语比较好。芮成钢的英语比较好,我们想用他来做采访。以前的主持人只是播,他的参与感不强,我们希望我们的主持人也成为一个节目的主创人员,我们想在这方面有所尝试。中国现在基本上天天有国外的CEO啊什么的风云人物来中国,做这些人物的采访是芮成钢的长项。第二个就是考虑到他年龄还小,只有二十多岁,是有可塑性的,可能他一开始的状态很难转到节目的需要上来,但是他年轻,有可塑性,可能过一段时间他会找到他自己的风格。

    记 者:《全球资讯榜》的节目时间只有35分钟,为什么安排了《要闻排行榜》、《财经新闻榜》、《新闻人物榜》、《公司新闻榜》、《科技新闻榜》、《今日看点》等这么板块呢?

    李勇强:分类也是我们的一个表达方式,不同的观众有不同的需求,有的观众喜欢看公司的动向,他就来看了,喜欢看人物的,也会来看。观众一般都关心两极的东西,要么就是离你特别远的,能激发起你的好奇心来,要么就是离你特别近的,就是你身边的事儿。那么我们就是根据这一标准来选取《今日看点》中的资讯的。因为节目时间的限制,我们每天看片子要删掉好多条新闻,一般都会删掉5条以上。比方说国际新闻,它至少要同时出现在三大媒体中,也就是在几大媒体中交叉度比较高的才能中选。实际上几家大媒体“英雄所见略同”,交叉度还是比较高的,找到他的交叉度实际上就找到媒体的关注度了。我们专门有人在监控各大媒体,从早上5点一直到下午5点都在关注。

    记 者:节目是如何嫁接网络传播的全新模式的?

    李勇强:我们用点击排行榜的方式来发布新闻,我们选择新闻网上新闻的点击量的统计参考了全球主要新闻网站的排行。现在实际上是一个信息过盛的时代,信息越多给人造成的困扰越大,我们就做一个筛选,观众就不用自己去筛选了。

    多年积累后的灵光闪现


    李勇强把自己做《全球资讯榜》的灵感归结为“偶然”,然而,从小学老师到电视人,从不懂经济到财经记者,从惠州电视台到中央电视台,又从《经济半小时》到《经济信息联播》,五年广东、五年北京,在电视圈里打拼了十年……如此看来,这“偶然”中似乎就有了某种必然。

    记 者:栏目最初定位的时候,是如何想到用排行榜的形式发布新闻的呢?

    李勇强:这个好像挺偶然的。我记得去年四月去广经中心(中央电视台广告经济信息中心)开会。在广经中心会议室里,我们看了原来做的一个栏目的样片,然后广经中心主任袁正明就说起来,新的栏目要以内容为王,形态取胜。他一说到这个“形态取胜”,我脑子里面就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如果用排行榜的方式发布新闻的话,会不会是一种比较新颖的方式?然后主任让大家回去作方案,我就做了这样一个方案,就被采纳了。

    记 者:栏目筹划过程中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吗?

    李勇强:我们是在非典时期筹划栏目的,当时广经中心的其他几个新栏目(《第一时间》、《非常6+1》、《绝对挑战》)都在筹划过程中。那时候比较有意思,车上都没人,也不会遇上堵车,上班特别容易。

    记 者:作为一名小学老师,您是如何想到要去考北京广播学院电视系的呢?

    李勇强:主要是教不好书,你看我表达能力很差。那时候我在湖南邵阳师范学师范,学的都是美国式的教育方法,但是在中国不适用。我教的那个班是我们全市的最好的一个学校的最好的一个班,我当了一个学期的班主任以后,这个班就被解散了,学生都分到其他三个班去了。之前我对电视可以说没有了解,很偶然就考了北京广播学院的电视系。

    记 者:您毕业以后在广州工作了五年,后来又是如何进入中央电视台,并进入经济新闻报道领域的呢?

    李勇强:1998年长江流域爆发大洪水,中央电视台经济部要求我去湖北黄冈拍一个纪录片(《国是家事》抗洪救灾系列报道)。我拍了一个月,就是跟踪一户灾民,拍摄他们重建家园的过程。那时候条件也挺艰苦的,一个月当中我每隔一天发回一个短的纪录片,像一个家庭连续剧一样。回来以后他们就问我:你能不能留下?我就留下了。

    记 者:1998年进入中央电视台,在《经济半小时》工作了四年之久,2002年7月1日进入刚刚筹办的《经济信息联播》,现在又担当起《全球资讯榜》的制片人。做了五年的经济新闻,您对经济新闻是怎样理解的?

    李勇强:我一开始也不懂经济,刚开始做节目也是看着人家的脚本拍,实际上就是复制。我还花了半年时间到一个企业去拍一个片子。慢慢做久了之后,接触多了之后,当有一天忽然发现能够形成自己的某些观点,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对经济有一些粗浅的认识了。经济节目有个难度,就是怎么让老百姓能够接受。这可能不仅仅在于你的经济知识背景的积累,还在于你怎么把专业的东西变得通俗易懂,这个是在《经济半小时》里的这几年培养出来的。我觉得经济新闻首先得做得让老百姓能懂,并且愿意看,然后再通过潜移默化的影响,让大家对经济、对财富有自己的认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