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经济频道新栏目系列专访之四:《非常6+1》主创人员
 
给老百姓摆一个阔气的舞台

发布时间:2003年12月08日 08:56 作者:CCTV.com记者 戴昕


    顶着北京突如其来的第一场大雪,CCTV-2改版后的全新娱乐节目《非常6+1》热气腾腾地出炉了。节目首轮播出就在广大观众的心里点起了一把火,播出当天收到的10万多条参与短信,以及播出当周二套收视率第一的成绩,无疑证明了这把火的威力。

    11月7日晚,我见到了《非常6+1》的两位制片人哈文、尹文,以及刚刚从雪地里寻找选手回来的李咏,成功后的喜悦都写在三个人的脸上。“这第一周的收视率已经是二套第一了。我碰到7就顺,你看《幸运52》,5+2=7;《非常6+1》,6+1=7。”李咏兴奋地解释着。“对,7是他的吉祥数。”李咏的妻——哈文接口道。其实,有哈文这个“妻”才是李咏真正的幸运。就连他自己也毫不避讳地说:“每个成功的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反过来也一样,每一个了不起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成功的男人。”

    《非常6+1》火了,可三位主创人员在欣喜的同时,谁也没敢松口气。他们知道,受到的关注越多,肩上的责任就越重。

    “《非常6+1》不是一个掺和,而是一个完全本土化的节目”

    现在电视界似乎有一种趋势,日韩学欧美,港台学日韩,大陆学港台。之前听说《非常6+1》借鉴了国外两个知名娱乐节目的节目形式,其中真人秀取自一个节目,与场外观众电话连线取自另一个节目。那么,《非常6+1》真的是简单地采取“拿来主义”的方法制成的“肉夹馍”吗?

    记者:《非常6+1》在节目筹划期间有没有借鉴国外的娱乐节目?


    哈文:我们不是说借鉴,只能说是参考。我们参考和调研了国外很多节目,看了很多很多。欧美最流行的节目样式,我们都看了。看了之后,我们等于是个杂糅,等于是把好多好的形式揉在了一块,同时又注入带有本土化特色的东西,这些加在一块变成了今天的《非常6+1》。

    李咏:这个我回答得比较综合一点。都是电视,只不过语言不一样,受到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制约,我们娱乐节目的状态远远不如人家,这是我们首先要承认的。所以在新创一个节目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学习,学习最有经验、最发达的电视状况。在这当中就有很多好的思想、好的理念,冲击到我们这里面。目前的《非常6+1》实际上不是一个掺和,而是一个完全本土化的节目。我们在学习一个观点,学习一个角度,然后有了今天的“6+1”。那么今天“6+1”拿出来之后,我觉得在中国应该算是一个大型的娱乐节目。在国际上,80分钟的一档娱乐节目也不算小了。这个节目和国内的、国外的都有区别,它已经形成一个独立的“6+1”了。我们在不停地学习,当然我们学习别人,也有别人学习我们,在互相借鉴的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地完善“6+1”节目。我们更想成为一个完整的,有理论依据的,哪都击不破的节目,另外就是要和国际去接轨。

    尹文:我们在讨论这个节目的时候,就把它当成一个产品。在做这个产品的时候,我们就想国外有着什么样的趋势,他们的娱乐节目怎么样做,我们首先要了解他们,看国外的电视节目有什么先进理念,我们借鉴他们各种最好的元素,吸纳过来,组成自己的节目。我们实际上是研究了国外最新的娱乐节目的发展趋势和流行趋势,才创造出来现在的“6+1”。所以我们这个节目中大量的是我们自己本土的思想,从国外借鉴的是一个电视理念。他是怎么样抓住观众,怎么样节目创新,怎么样真正从老百姓、从观众角度出发去做节目。而不是我们坐在办公室去想,我们怎么样去做个节目。所以我们在做这个节目的时候做了很多调研工作。一是收视率的调研,就是观众的调研,老百姓喜欢什么样的节目;一个就是国外节目的调查,国外娱乐节目的走向是什么样的。所以综合起来二套整体是经济报道、深度报道,那是在工作时间,但是在休息时间就需要个轻松欢快的娱乐节目。所以并不是说我们借鉴了国外的节目,而是根据观众的要求和国外电视趋势的走向做出了这样一档节目。

    “在他们生命中留下非常难忘的7天经历”

    从亲朋好友推荐到栏目层层筛选,从李咏亲自寻访到接受专业面试,从六天“魔鬼”训练到舞台才艺展示,七天之后,选手究竟获得了什么?是如愿以偿的满足,是登台亮相的喜悦,还是一夜成名的可能?或许都是,也或许都不是。

    记者:选手经过了《非常6+1》的包装并走上舞台之后,目前有没有走上明星之路的?

    哈文:现在据我们了解,第一期里的郭亮就已经有很多节目组和一些相关的人找他,可能是看出他的潜质了。还有我们第二期里的董银坤,那天一进我们节目组,我们都大吃一惊,带着大墨镜,穿着红裤子,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我们说:你怎么成这样了?还以为是一明星呢。她说,她这节目播出之后,他的所有的朋友,包括几十年不见的,全都联系上了,她家电话都快给打爆了。所以对她来讲,最后的概念可能不是一定把她培养成一个什么样的明星,而是让这7天的过程成为每一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让她有一个值得永远铭记的东西。


    尹文:董银坤是个老太太,在播她的节目时候,她不想让她的朋友看到,她觉得不好意思,因为她不知道节目会把她拍成什么样。但是节目一经播出,她说家里那两天的电话不断。

    哈文:她自己都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再放开一点,还挺拘谨地坐在台上。现在她觉得应该再放开,效果会更好。她原来是那么的普通,可能通过这个节目之后就不那么普通了。

    尹文:还有在第三期播出的白淑英,我们在二套宣传片中用过她,现在好多电视栏目、媒体都在找她。

    哈文:她是一个58岁的老太太,特别喜欢街舞,偶像是麦克尔·杰克逊。她太与众不同了!我们这节目还没播,好多节目,像《东方时空》、《沟通》等都在找她,他们都觉得这个人物挺传奇的。

    尹文:我相信随着节目质量的不断成长和提高,这些人也许会成为相关的从业人员。

    哈文:至少会在他们生命中留下非常难忘的7天经历。

    尹文:我们以后的节目中还有个内蒙来的选手。他是工商局最基层的干部。来了以后,跟牧民似的,脸黑黑的。他来了7天,我们扎扎实实给了他6天培训,走的时候他抱着我们的导演哭了,说:这是我一辈子最难忘的经历。


    李咏:老百姓的故事实在是太好了,也非常非常多,你会见到各种各样的人,他们得有一个释放点。“6+1”就可能是他们的释放点,其实《幸运52》也好、《开心辞典》也好,包括三套的《神州大舞台》,其实都是释放点。相比较而言,我们这个释放点似乎更全面、更集中一些。把选手的一些个性啊、背景啊,包括他的体验过程,我们都记录下来。“6+1”可能比别的节目的优势就在于我们在每一名选手身上花的力量比较大。因为“6+1”是刚上来的一个节目,它需要一个成熟过程,节目也是有待于改进的,很多的问题大家可能一眼就看得出来,这需要有个改进的过程。但是首轮播出,从各个方面的反映来讲,都是眼前一亮。

    “电视在尊重观众,距离没有了”

    曾几何时,电视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讲坛,而成为大家畅所欲言的论坛;曾几何时,电视不再是所谓的精英和明星的舞台,而成为老百姓娱乐游戏的大舞台;曾几何时,电视不再津津乐道于“独乐乐”,而开始体会“众乐乐”的美好了。贴近实际、贴近群众、贴近生活的“三贴近”原则也渐渐成为众多电视栏目追求的目标。难怪李咏会自豪地称《非常6+1》是一档真正做到“三贴近”的节目。

    记者:目前播出的两期节目,选手似乎都集中在北京地区,将来会有外地的选手入选吗?

    哈文:全国各地的选手都有。前期的这几期节目可能大家没有看到外地选手参加,是因为那几期节目还是在夏天录制的。当时正好是非典期间,我们第一不敢出去,第二就是从北京选选手可控制因素比较多。随着我们节目的开播,将来全国各地都会去选的。

    尹文:我们现在做的节目中已经有内蒙的、陕西的选手了,以后各个地方的选手都会有。

    李咏:这个节目外地选手必须要占很大的比例,这是一个支撑收视、支撑节目名声的根本依据。当然啦,这首先需要一个经济基础,所以这个节目要继续走势好的话,想必得到各有关方面的关注以后,可能也会好点。

    记者:《非常6+1》在北京大兴建造的演播室看起来很豪华。

    李咏:对,真的是给老百姓摆了一个很阔气的舞台。为什么不能给老百姓摆个很阔气的舞台啊?卡拉OK、夜总会都是有钱人去的,谁去给一个普通人搭这样一个台子?让他去这样张扬自己,好像还没有,我们就给老百姓摆一个大卡拉OK舞台。其实给百姓一个展示的空间,很多节目也都在做,抢答也好、益智也好、形体的、竞技的,也都有,但“6+1”是全方位的。

    记者:六天的训练,对选手和节目来说够吗?

    哈文:六天是一周的概念,我们的节目是每周日播出,六天培训加一天展示正好是一周。

    李咏:六天远远不够,但关键不在于你表演得多好看,这不应该成为最终目的,而只是看点之一,最终目的是你要经过这六天,体验一下人家作为明星的经历。谁对明星都有一个神秘感,你当成为一个明星容易啊?我一开始都有这样的感觉:你看人明星唱红一首歌,到哪都那一首歌,唱完一扭脸走了。主持人得从头站到尾。后来才知道,他唱红一首歌容易吗?绝不容易。所以一个百姓去体验这六天,从内心去体验成为一个公众人物之前付出的艰辛,这个过程会比什么都关键。再加上我们突然去寻找,也是很有意思。

    记者:说到寻找,选手都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到通知的吗?

    李咏:在节目创作初期会透露给他们一点点小小的消息。但是谁去、怎么去、在什么场合下见面都没有事先告诉他们。那个内蒙的选手,他一见到我在西客站举着牌子在那等,半天没吭声,愣那了。今天我刚拍完一个选手,我从一大箱子里忽然冒出来,把那选手吓得退后了好几步。他一直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直到我说:你能不能把我的手先放下,然后咱们再说话。这就是一种电视在尊重观众,距离没有了。这样做,选手兴奋,我们也快乐。

    尹文:其实这个节目最终达到的目的就是,李咏走到老百姓的生活里去,给他们意外和惊喜。这个节目整整80分钟都是李咏给人以快乐和惊喜。

    哈文:其实就是互动,这种互动在我们节目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李咏:我今天去选手家了。北京的小巷子,到处都是雪。到家里之后,特别简单,真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家。他赶紧去给我们沏果珍,我好多年没有喝果珍了!他说,这东西不好,但是热,你们喝了暖和暖和。你们先别拍,你们都先把这喝了,这儿冷。做电视的,作为一个公众节目主持人,这样出现在你跟前,你想老百姓的心态。他也不是说多么敬畏,他就会觉得,呀!好像我们原来是很远,忽然一下这么近。他也不是惊喜,他是兴奋。这种兴奋,我觉得就是我们现在节目中最缺乏的一种状态。怎么样去让老百姓兴奋起来,这个节目在逐渐地完善,给普通观众腾这个空间,让你在节目中兴奋起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