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走近非典的央视记者之三
 
王芳:与非典擦肩而过

发布时间:2003年05月14日 12:07 作者:CCTV.com记者 张敏



    编者按:作为网络媒体的记者,我们以往任何一次的采访都是和传统意义的采访一样,采用的是面对面的交流方式。但在非典流行的这个特殊时期里,我们第一次采用了最网络化的方式——OICQ聊天——采访了王芳,因为一来她正处于隔离中,二来我们的记者本身也“行动不便”。

    这个主意是酷爱上网的王芳本人提出的。关于她的网名“土豆”,她本人有这样的一段注释:在很多个聊天室里以及QQ上,我叫“牛豆”,不是因为长得小也不是因为害天花,它的本意是“很牛的土豆”,生得土不是我的错,能土得足够牛也是一种境界,哦?欢迎大家到QQ上找我,我们可以一起探讨一下如何让土豆变地瓜的问题,呵呵……

    



    王芳,《东方之子》编导,2001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或许在过去的两年里,你曾经看过王芳《东方之子》的作品,比如《姚秀荣》、《邹承鲁》、《李祥霆》等,但你可能记不住作为幕后编导的她的名字。

    2003年4月在SARS肆虐的日子里,正在广州采访的王芳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两天前我开始咳嗽,昨天下午在广州医院采访的时候咳了一下午。我有点担心,我希望是中暑,如果中暑是最好的,我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如果不是中暑也没什么,肯定会治好。我就觉得挺窝囊的,来了一趟没做多少东西自己就先病了。”

    王芳边说边对着镜头哭了,寥寥几句,却让人过目不忘。

    在广州,王芳进入过非典疫区,近距离采访过非典病人,并作为疑似病例被隔离观察10天,比起普通人,或许她更能深刻地了解这场SARS风暴,更会切身地体会病患者的心理,更有理由站出来讲讲自己的经历与感受。

    采访王芳的方式也很特殊,不是面对面,不是电话,而是OICQ,王芳是个网虫,很习惯通过QQ这种方式,尽管记者没有亲眼目睹王芳说话的表情,但从对答的文字中仍可感受到她这段时间大起大落的心路历程。

    
咳嗽来了



    王芳和摄像郭宏伟4月18日从北京出发,当时北京疫情还没有后来那么严重,而广州疫情正有所缓和,所以他俩走得很平静,没有信誓旦旦地写请战书一类的东西,“4月18日晚上到广州,当时打算做两三个人物专访,没有太多计划,看情况而定。”

    第一次进病区,王芳的心情很平和,“我们在外面穿戴好,医生带我们进了一栋楼,都到了病区了我还不知道是病区,没有想象中封闭,广东那边特别注意通风,病区所有门窗都是开着的,很安静。我有点奇怪,这就是病区啊,原来如此,没什么紧张的。”

    4月份的广州已经入夏,天气热,但王芳干起工作很疯狂,“我们每天穿梭于各个医院,很辛苦,体力和脑力都透支。”从4月19日到4月23日,短短五天时间,王芳采访了邓子德、 王乔凤、陈燕清、唐小平、叶欣(因公殉职,采访了4位她的同事),做了一期时空连线,还为特别节目组拍了一些资料画面……

    王芳强调在这种工作环境下最苦的不是她,而是摄像郭宏伟,“他从来不说这个画面别拍了,没用,永远都是说拍了吧,也许有用……”

    记得一位战斗在非典一线上的医生说,当你关心别人的时候,会忘了自己。这句话套用到新闻工作者身上,应该是当为报道新闻真相而忙碌工作时,也会忽略自己。22日,王芳出现咳嗽症状,没在意,以为是中暑。23日,在医院采访的王芳咳嗽了一个下午。24日中午,王芳发轻烧,她和摄像商量好马上去医院检查,去医院之前,他们在宾馆房间里给北京的同事们录了一段话,对着镜头,王芳掉了眼泪,但流泪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害怕:

    “这个房间里现在可能有很多非典病菌。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情况,这个星期一我和宏伟去了广州市传染病医院,我们两个到了隔离病区,还进了病房。我们进的时候,离危重病人大概1米,是个阿婆,她的嘴不停地在呼哧呼哧地喘气,我们就站在旁边,当时都不害怕的。但是两天前我开始咳嗽……如果不是(非典)的话,肯定每天还会去拍片子。”

    拍完这段画面,摄像郭宏伟陪王芳去医院检查,然后她正式住院了,“4月25日下午我发烧到39.1度,那时候想,可能真是非典了。”
下一页>>
相关文章:
  • 走近非典的央视记者之二:口罩背后的王志
  • 走近非典的央视记者之一:深入“非典”第一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