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故事首页
电视.幕后
人物.故事
网友.原创
线上互动
网友投稿
 版权声明
央视国际“线上故事”栏目的独家专访文章,版权归央视国际网络所有,任何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未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联系电话:
010-68508764转309
010-68508381转616
电视.幕后  
走近非典的央视记者之二
 
口罩背后的王志

发布时间:2003年05月12日 13:36 作者:CCTV.com记者 于冰


    来自非典病房的镜头令王志成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的新“战地记者”。四月底的一天,见到了欣然来网站在线的王志,大大的口罩遮去了那个性鲜明的面孔,如此的“时尚”形象令人惊奇。记者第一个问题就禁不住问:“戴口罩为了保护自己,还是我们?”“为了你们。”瓮声瓮气地。“那是说,我们跟你接触真的有危险?”“我自己倒觉得没有危险,但我们毕竟进过隔离区。”


    真说没危险是瞎说,我是“无知者无畏”

    记者:您是第一个带给大家来自“非典”病房镜头的记者吗?

    王志: 我不知道是不是头一个,但是电视记者我们应该是头一份。

    记者:当时是不是真的挺危险?

    王志:其实你们叫我来,我都觉得挺难为情。因为我觉得那是挺平常的事。我们记者去拍摄,也就待一会儿,可人家医生天天在那儿。当初,是因为我们的采访对象李立明去了广州,于是我们去了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后,觉得一定要去医院。听说我们要进去的时候,有关方面关心我们,说不要去。我们一定要去,不然怎么拍呢。他们就说:那我们给你提供最好的保证。所以相比之下,我们觉得我们作为记者来说危险是挺小的,不足挂齿。再说就像我采访康复的病人一样,人家都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和勇气来上你的节目的。所以如果换你,你也会去的。(微笑)

    记者:无论如何,就现在的常识看,深入非典病房采访也是挺涉险的。是认为工作比生命更重要吗?

    王志:真要说没危险也是瞎说,因为现在传播途径很多,大家对这个病的防治都知之甚少。我要是自嘲的话就是说“无知者无畏”。再说我现在好好的,也不是一进去就会感染。我是做这个工作的,这就是我的职业责任——我是怕丢饭碗。(大笑)

    听他们的讲述,我感觉到心里想流泪

    记者:在ICU医院的采访中,我看到您在跟刘小青谈话的时候,没有带口罩,是科学告诉你不会有问题,还是为了出镜效果?

    王志:我觉得应该穿西装,因为我前两天拍得太不正式了,好像跟平常节目不一样,我当时想会不会让他们感觉到不正规,我觉得应该给他们足够的尊重。这次节目很特殊,一定要表现出对医务人员的尊重——我是打心眼里对他们尊敬。这次采访特别让我感动,有时候听他们的故事,听他们的讲述,我感觉到心里都想流泪,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过去很多时候我们对待医务人员的态度有偏差,我们有必要在“非典”过后记住他们在“非典”的日子里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另外,我当时是站在医院外面说话,也没有必要。

    记者:但一线的医护人员本身不是带菌体吗?

    王志:你提的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不是专家,也没有这方面的材料。我觉得有个态度应该提醒大家一下,现在大家有点太过恐惧了,小心是对的,但是战略上还是应该藐视。病没来,先把自己吓倒了。你说如果卖菜的都这样,那你吃什么,全城岂不都跑光了!好像大家觉得只要一到医院就染上这个病,或者只要接触“非典”病人就会染上病,或者得了这个病百分之百就有生命的危险——我觉得这时候精神的力量是最重要的。

    记者:与康复的病人接触你不采取防护措施,没危险吗?

    王志:说俗一点就是礼貌的问题,你就得站在那儿,是你的职业要求你这样做,因为人家凭什么接受你的采访,即便是背影?他是出于对医生的感激,医生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们很有这种感触,对我来说这就是现成的榜样,我们并不比别人高尚多少,命珍贵多少。我觉得都是很自然的,都没有想过做了节目以后,那么多人关注我,那是不对的,应该关注医务人员和患者,关注这件事。

    记者:你真不害怕吗?

    王志:谁都害怕,危险也肯定是有的,我该怎么表述呢,如果我说的比较含蓄一点,大家可能觉得你装,但就是很平常,确实没有必要杞人忧天,过度地忧虑。那不是还治好这么多,所有的医务人员不是每天都在那儿工作嘛!

    ——有没有考虑在北京病房采访?——你的预言要实现了。

    记者:怎么看媒体在这次“非典”报道中的作为?你的节目、你个人还准备怎么做?

    王志:坦率地讲,我觉得前面做得不够,但是也非常坦率的是,不是我不愿意做,也不是我个人的原因。如果现在有这样的机会,那我会尽力做好。至于接下来怎么做,我觉得还是要恪守我们自己的职业道德。要客观,要公正。

    记者:会不会媒体越是关注,知道的人越多,越容易造成恐慌?

    王志:就是这个矛盾。如果媒体不给大家报,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信息,疏于防范。但是你要报过头了,大家觉得这个形势太严峻。实际上,包括我们最近大家注意到的一系列报道上的变化,我觉得是一件利好的消息,说明更重视了,而且动真格了。所以,即便这次去有危险,我也要去,就是以前没有人说,说得太少了,而且都是说这个病多可怕,说这个病多不可治,从来没有讲这些医务人员干什么,这是不公平的。

    记者:有没有可能通过记者的工作让类似张文康、孟学农辞职之类的事情在公众面前更透明?

    王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广州,所以我跟大家相比可能离得更远。我是从新闻上才知道这种人事变动,但是我想也是很正常的。现在每天都公开疫情,通过我们台还有其他各大媒体,市长撤了、部长换了,为什么?这都是动真格的,我觉得没有人糊涂到那种地步,在这个时候我再去隐瞒不报,再去玩什么小花招和聪明,没有什么必要。

    记者:有没有打算去北京的病房?现在北京更吸引大家的目光。

    王志:北京的病房——你是建议我去冒险吗?(呵呵笑)

    记者: 我只是想了解你的计划。

    王志:其实我们从广州回来就跟主任说了,如果真要去北京病房,还是让我们几个人去。人少一点,而且我们对这个事情了解得比较多一些——也许我们几个已经有了抗体,要是电视台每个人都进去走一圈,要真有事呢?

    忽然,王志的电话响了,寥寥数语后,他转向记者:看,你的“预言”要实现了。
<<返回
相关文章:
  • 走近非典的央视记者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