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涛,我邻家的姐妹

文/姚雅劼

  认识周涛时,周涛还不认识我。

    周涛认出我时,我却认不出周涛了。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夏日,受朋友之托去中央台给周涛送东西,因为是电话约好的,所以我一去就站在大厅里等她,可等来等去等过了见面时间,还是没见到我想象中周涛的身影,心里真是懊恼极了。“姚!”突然一声呼喊,惊得我急忙抬起头,发现除了我进来时就穿肩而过的那个女孩,别无一人。“你?”我纳闷极了,低声问道:“你怎么认识我?是周涛告诉你的吗?”“哎呀呀,我就是周涛呀!你怎么这么眼拙?”“周涛?”我猛吸一口气,定住神一看,啊,就是周涛!我一拍额头,不好意思地对她笑了笑。“咳!好笨的妹妹哟!害我苦等!”说完她不由分说挽起我走向她们办公室。

    与周涛接触多了,对她的了解也多了,像什么她93年元旦作为北京电视台重磅推出的“新人”在北京电视台新闻节目里亮相到95年又正式调入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等等,我都如数家珍,但对她的性格、为人,我却是在与她一点一滴的交往中感悟到的。

    正如很多媒体报道的那样,周涛是一位温柔、知心、随和的可人儿,尤其在主持节目时,她总是温婉、深情地笑对观众,也正是这种温柔深情曾经引起了一些如风格接近倪萍甚至有些模仿倪萍的争议。对此,作为朋友,我也曾有“同感”,并曾几次给她“忠告”和“劝谏”,期望她有所“转变”,意外的是她在豁达地笑过之后表示:“个性是自我意识的膨胀和体现,主持人在融入观众、编导的期望之后,应该对个性有更成熟的完善。何况最重要的是心里要有观众!”抑或是她这种亲切友善、不矫作、一往情深的态度打动了观众,1999年10月周涛荣获了由主持人研究会举办的第四届“金话筒十佳节目主持人奖。”

    然而,面对荣誉,周涛却是出奇的冷静甚至是“冷漠”,这不由使我想起了和她熟络之后,多次受朋友之托请她接受媒体采访遭到的婉拒:“承蒙关心,谢谢!谢谢!有机会咱们再聚!”率真直白淳朴的话语,让人无法挑剔。

    骨子里特别女人的周涛,给人的感觉也特别女人,尤其是在她自己创办了新栏目《真情无限》之后,作为制片人兼主持人的她,更是多了些睿智、成熟的东西,身上悄然地散发着职业女性的神秘气息。用周涛自己的话说是“重担之下必然规范的结果”,实际上周涛的理性、深度与人格魅力早几年就在朋友中有所“流传”,以致于节目创办之初,就有许多圈内的朋友——老艺术家田华、著名歌手孙悦、陈明、高枫以及著名乒乓球教练员蔡振华和世界冠军刘璇等纷纷赶来捧场,一方面说是为环保做贡献,另一方面恐怕就是为了给周涛鼓励和打气了。的确,中央台的名节目不少,好节目也不少,作为名主持人,周涛随便挑一档节目,大家都买她的帐,但她却偏偏选择了《真情无限》这样一档集公益娱乐于一体的综合节目,而且还居然有滋有味地做起了制片人,让人另眼相看的同时又不由为她捏了一把汗。但熟知周涛的人都知道,周涛本人是一个执着的极富幻想的理想主义者,她不仅拥有一个理想主义的内心世界,还拥有一个理想主义的精神家园。大概这次转型就得益于她这个精神家园的重塑吧,周涛用毕生的执着粉饰着她生命的颜色——绿色,也开始了她甘于寂寞甚至有些冒险的角色转换。但《真情无限》这档以环保为主题的娱乐节目,从专家的角度看,似乎是一个“十三不靠”的节目,而从观众的角度讲,其娱乐的成分似乎又有些太少,加上眼下综艺节目兴盛,干环保节目无疑要承受很多鲜为人知的精神压力和心理负担,甚至于摒弃一些与名利有关的东西。确是这样,在节目创办之初,台里的拨款还没有到位,周涛拿出了自己的存款,用做节目的启动资金和正常开支,对此,我私下曾“不知趣”地说她“犯傻”,但她却说:“环境问题本身就是一个世界性的话题,关注环保、关注公益事业也就是关心与咱们老百姓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事情,我没什么可犹豫的,何况眼下人们的环境意识和忧患意识也在逐渐增强,我自己不过是早一步罢了!实际上这也是做人的立场和本分……”

    也许正因为她这种丽而不俗、媚而不张以及性格中纯朴善良、正直向上的感情底色,她才胜不骄、败不馁地走到了今天,在主持人这个岗位上闪烁出灼灼迷人的光彩。但我仍觉得她普通得如我邻家的姐妹,亲切得像我邻家的姐妹。
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