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个人简介 个人作品 动态传真 与心灵面对


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2001年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断想

文:白燕升

五·一节期间,中央电视台对2001年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进行了九场直播,为展示京剧的魅力,为挖掘戏曲新人推波助澜。在参赛规模、组织机构、比赛样式、经历时间等各方面开创了中央电视台戏曲节目的新纪录,尤其是首次增加了个人才艺展示和戏曲文化知识测评,受到广泛关注。它就像新世纪的第一场春雨,滋润着梨园,使古老的京剧艺术焕发出新的生机。

戏迷过足了戏瘾 观众补足了戏曲知识

这次大赛,观众反馈真正做到了“直通现场”,我们设置了八部热线电话,开通了168观众参与热线及央视国际网站,并进行网上直播,使海内外的戏迷、票友过足了戏瘾。现场的热线电话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一晚最多能接到800多个,央视网站的点击人数达3655次/夜。在首场直播结束的两三天后,观众的来信、来电比平时几倍地增加,从中我们了解到:有的带病坚持看完;有的边看边录制;有的是三代人、四代人共同欣赏……一时间,京剧成了街谈巷议的热点。
在直播中,戏迷打来电话说你们讲得太细、太多,非戏迷观众则希望我们更多介绍一些戏曲常识,以便更好地欣赏。尽管众口难调,我们还是最大限度地满足各个层面的观众需求,介绍时,言简意赅,言之有物,加大信息量,“含金量”,同时为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我们从演员、剧目、流派、唱腔特点等方面都有所涉猎,使本次大赛不仅成为检验青年京剧演员队伍的阵地,也成了普及戏曲知识的课堂。难怪一些根本不看戏也不懂戏的年轻观众来信说:原以为京剧高不可攀,深不可测,通过这次比赛我们渐渐入门了,京剧走近了我们,我们也走近了京剧。

演员各显其能 观众眼花缭乱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是戏曲界的一句行话。每每看到演员的光彩照人和精美的唱念做打,就不难想见演员在幕后的功夫和汗水,也会由衷地感叹做戏曲演员的不易!因此有不少观众问:戏曲演员把戏唱好、演好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进行综合素质测试折腾他们呢?
我们知道,京剧有着很深的文化内涵,京剧界的许多老前辈像梅兰芳、尚小云、盖叫天、奚啸伯、张君秋等都有着很深的学养。我们评价一个演员了除了看基本条件(包括扮相、台风、嗓音等)、基本技法(包括唱念做打的功夫)外,更要看演员的人物塑造(包括对人物性格的把握,人物感情的表达)和创新能力(包括新的处理、新的技术、新的剧目等)。完成好后两项,没有知识的积累和较高的悟性是不行的;不借鉴兄弟剧种、姊妹艺术是不行的。有些知识可能不是直接作用于演员演戏,但对于个人修养、艺术表现肯定会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总之,没有文化很难成为艺术家、艺术大师。
通过综合素质测试,我们看到了演员具备的基本素质,通过个人才艺的展示,我们看到了演员的多才多艺。比如来自上海的女老生王佩瑜一段极具功力的《搜孤救孤》后,吟唱了一曲凄凉哀婉的评弹《情探》,博得一片喝彩;身轻如燕、翻扑利落的武丑严庆谷卸下“丑”装,英俊帅气,伴着铿锵的音乐,跳起了寓柔于刚的《秦俑颂》,颇具专业风范;大花脸和大青衣从扮相到嗓音都有着巨大的反差,来自山东的裘派花脸陈长庆反串张派名剧《望江亭》,洪钟大品般的声音一下变成凄婉花丽的女声,阳刚到阴柔的完美转化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值得一提的还有来自天津的张派青衣赵秀君带来的配乐诗朗诵《春夜喜雨》。没有特别的设计,但当赵秀君深情地说起要把它献给像春雨一样滋润着学生的恩师张君秋先生,至此,人们油然而生敬意,且生发联想:本次大赛不就像一场及时的春雨吗?于是顿觉看似平淡的才艺展示有了较深的内涵和感染力。
这次大赛的个人才艺涉及绘画、书法、唱歌、跳舞、魔术、拳术、反串等众多门类,选手们出手不凡,各展风采。难怪一位曾参加过1987年京剧大赛的演员感叹道:这一代比我们前进多了,我们那时候除了唱戏,什么都不会。

题目设置“电视化”

同以往京剧大赛相比,最明显的创新是增设了综合素质测试,戏曲文化知识的题目设置不是简单枯燥的问答,也不是娱乐节目中做透、逗乐的“猜猜看”,而是包括了录像辨识、录音辨识、图片辨识、断句诵读、连线、选择、现场演奏问答等多种设计,既让人们看到了演员的素质水平,又使观众在趣味中补足了戏曲知识,同时还具有一种导向性,以促进青年演员扩大知识结构,提高文化理论修养,成为具有丰厚文化底蕴的京剧演员。
很多非戏迷观众反映很好看,很过瘾,长了不少见识。比如有一道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词作者是谁?相信大多数观众都知道国歌的词作者是田汉先生,但他编写的《白蛇传》、《江汉渔歌》、《谢瑶环》等剧本,普通观众就不一定全知道。还有一道录像题:画面中播放的是京剧现代戏《杜鹃山》中“飞渡云堑”的情节,请问它的音乐伴奏是根据哪一个传统曲牌变化而来的?这是一道专业题,答案是:《夜深沉》。但观众看到了柯湘的英姿飒爽,也看到了坐在评委席里的杨春霞欣慰的笑脸,人物在时空中的转换极具观赏性。再有通过录音、录像辨剧种、剧目、演员,指出录像中人物扮相、动作的错误等等,这些都是很电视化的东西,观众在欣赏过程中,不知不觉地获取了知识。

成绩可喜 隐忧尚存

俗话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京剧大赛也不例外。大赛的成绩有目共睹,通过大赛折射出的一些问题也不容忽视。
1.京剧艺术在全国范围的发展不平衡
一些观众反映:本次大赛成了京、津、沪之间的角逐了。分析一下不无道理,获最佳表演奖的九个行当25名选手中,京、津、沪以外的选手只有5名。从中看出:传统文化积淀深厚、都市发明发达的城市,京剧艺术发展较快,确实存在地区与地区、城市与城市间发展水平的不均衡。
2.剧目选择的狭窄
参赛剧目中传统戏居多,且重复剧目比例大,新创剧目少。也难怪,近些年,不少新创剧目皆为应景之作,如进京汇报、参加评奖、纪念庆贺等等,演完大都雪藏起来,成为可以流传的、经典的可能性很小,基于此,选手从中选取的可全面展示自己风采的折子戏就少而又少了。
3.就演员本体而言,演活人物的不多,重技轻艺的不少
京剧的特点是“无声不歌,无动不舞”,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是四功五法,也是演员塑造人物的基本手段,轻描淡写也罢,浓墨重彩也罢,所有的表演程式都是为了演活“这一人”,否则,不管“绝活”多奇、编排多妙、翻跌多猛、花样多新、场面多火、唱腔多美、念白多脆……任何技巧手段都是苍白的!要知道:演员塑造的是带有行当特色的某个人物,而不是行当本身。
4.戏曲文化知识的缺乏
综合素质测试借鉴了歌手大赛的成功经验,但在题目设置上,不像歌手大赛那么包罗万象,京剧大赛的题目,内容是京剧独有的,在专业题目的基础上稍稍伸展了一些,即使这样,唱花脸的不识常见脸谱;唱《李逵探母》的却不知《水浒传》的作者是谁;知道大屏幕上演的是京剧《骆驼祥子》,可把小说的作者说成曹禺……青年演员的文化素质亟待高,因为演员拼到最后,拼的不是技艺,而是文化。
纵观本次大赛,应当说瑕不掩瑜,它的意义及其产生的深远影响,和由此引发的京剧热已远远超出了京剧大赛一身,这是京剧的魅力,也是电视的魅力。京剧在近二百年的历史中,名角儿都有自己的观众群,也就是今天说的“追星族”。培养出一个“角儿”很难,需要大量的“推销”。而电视大赛,一场就有比剧场多出百倍、千倍、万倍的观众。这样,刚露头角的青年,一下子就被成千上万的观众认识、熟知。我们期待着京剧电视大赛能成为一项常规性赛事,推出新剧目、新流派,因为振兴京剧艺术,青年演员任重道远。
弘扬民族文化,振奋民族精神,活跃文化生活,是电视传媒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观众、作为戏迷、作为电视戏曲从业者,希望在新世纪戏曲与电视紧密联姻,共同培育电视戏曲之花,祝愿包括京剧在内的戏曲艺术世代流芳。

(转载于《中国京剧》)

我要发言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