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手记
 
 
个人简介 个人作品 动态传真 与心灵面对


创作手记

为有源头活水来——2001年春节戏曲晚会片断《闹春宵》创作谈

文:白燕升

前不久,在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招商会上,作为主持人代表,我讲了关于“戏曲”的几句话:戏曲是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形成的相对完整的艺术形式,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因为它太中国了,我们应该新生它;几百年来,上至达官贵人下到平民百姓,这么多身份不同、背景各异的人都能喜欢这一艺术样式。在世界上也是不多见的;一个民族总该有自己的文化,在文艺百花园里,芭蕾是人家的,交响乐是人家的,严格地讲,话都都是人家的,戏曲是纯粹的国货,在中国即将加入WTO的今天,我们拿什么在世界文化领域中开疆拓土?戏曲是很有力的武器。这些绝不是空话、套话,它不足以表达戏曲的博大精深!试想:世界三大古典戏剧样式,印度的梵剧、古希腊的悲喜剧、中国的戏曲,发展到今天,只有中国的戏曲绵延800年不断!它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和顽强的生命力。
历史发展到今天,如何看待戏曲的现状,需要我们电视从业者有清醒、客观的认识。一方面,我们要承认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传统,是财富,但不应成为包袱,我们不能躺在四大发明上睡觉,而无视日新月异的变化,同样对戏曲也不能只有一味地继承,一味地泥古,而是要放宽眼界,学会“拿来”,不断地借鉴、吸收姊妹艺术的营养,使其跟上现代观众的审美需求。
当然,在文化多元的今天,任何一种艺术样式独霸天下都是不可能的,这正说明社会的进步。以京剧为例,它昔日的辉煌是多种因素促成的。20世纪初“京城到处店主东”的景象,今天不可能再现,因为那时文化单一。另外,靠行政命令,让八亿人都唱“样板戏”,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几代党和国家领导人都非常重视传统民族艺术,本着“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原则,戏曲艺术得到长足的发展。我们把“振兴、繁荣戏曲”的口号变成实际的行动就是“出人出戏”,只有这样,戏曲才会不断获得新生。
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在创作上就有了方向,即开阔视野,放松心情,让传统的戏曲活起来、动起来,让戏迷过瘾的同时,争取吸引非戏迷尤其是年轻观众的观赏和喜爱。创意、策划阶段,编导组是下了功夫的,请来了来自南斯拉夫的“笑星”卡尔罗串场。卡尔罗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对中国的传统艺术很感兴趣,在合作过程中快乐、笑声一直伴随着我们。节目是以相声的形式串通的:先是对春联,很符合过年的气氛,但又不单单是对春联,几幅春联都与戏曲有关,且有一定的文化含量,这就显得很自然,很贴切,在插科打诨中,调动台上台下的热情,现场有了互动,观众有了强烈的参与感。紧接着,把对上“下联”的四位观众请上台,送上纪念品后,又让大家“高兴”一下,把当红裘派名家孟广禄请上来,教他们花脸的基本功“三笑”,这一笑不要紧,五花八门,形态各异,现场观众更是前仰后合,有的甚至笑出了眼泪。大家在笑声中明白了一个道理,戏曲演员的一招一式,一颦一笑绝非一日之功,于是对“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就有了自然的领悟。四个观众给大伙带去了欢笑,名家孟广禄也即兴献上名段《赵氏孤儿》,满足了大家听戏的愿望。
名家名段后,卡尔罗赞叹不已,感慨万千,为表达对中国戏曲的热爱来了段京剧的“数板”,引来了一片喝彩,于是“牛气”大发。主持人抓住时机请出张派名家王蓉蓉,现场教大家念韵白,这一下卡尔罗“洋相出尽”,弄得大家哭笑不得,在说说笑笑中体会到戏曲艺术的博大精深。为感谢卡尔罗,王蓉蓉要唱《武家坡》,并且出人意料地点名,让主持人白燕升一起唱,观众的兴趣和期待感被激发了起来,这时,白燕升又请出了名票李扬、罗京和艺术家王铁成一块完成此项重任,至此掌声雷鸣般响起,观众的期待感到极大满足。
长达40多分钟的“闹春宵”,不是常规娱乐节目的说说笑笑,它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观众或欣赏或欢笑或期待或惊喜,总之,在张驰有度的设计中,度过了美好、祥和的节目夜晚,获得了极大的审美享受!
节目播出后,受到普遍好评,很多朋友讲,看了这组节目,使博大精深的京剧艺术有了亲和力,变得可以触摸。因此,它获得了“2001年北京地区观众最喜爱的春节节目前十名”称号,可见群众的广泛性。
有人说:把爱好和职业结合直来是很幸运的,开始我很赞同,后来有了新的感受:爱好是轻松的,一旦变成了工作,它需要冷静、客观、分析、深思,更多的还有责任。于是在爱好的冲动与职业的冷静间平衡着自己,有时感觉到了一种枯燥、孤独!曾想到离开它,但戏迷的鼓励、专家的肯定给了我更多的感动,对自己精心培育的这方“梨园”难以割舍!

(转载于《中国京剧》)

我要发言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