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燕升:首捧“金话筒”获奖沾了戏曲的光
 
 
个人简介 个人作品 动态传真 与心灵面对


白燕升:首捧“金话筒”获奖沾了戏曲的光

12月21日晚8时第五届全国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金话筒”奖颁奖典礼在江苏常州举行,中央电视台向海内外作了整整两个小时的现场直播,可以说,这一天是全国新老主持人汇聚一堂的日子。加之各路明星的加盟助阵,整场晚会从始至终都被喜气、向上的氛围包围着。这场晚会不仅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同时也吸引了电视机前的亿万观众。这两年人气指数攀升,被观众广称为“充满人文关怀”的央视戏曲节目主持人白燕升,第一次站在了金话筒的领奖台上。尤其他演唱的那首载满深情的《问候》,表达了全体主持人对亿万观众的衷心回报。
金话筒奖每两年评选一次,是全国广播电视主持人的最高奖项和最高荣誉,它的地位相当于电影界中的金鸡奖。从历届获奖者看,应该说代表了各个时期的最高水平,赵忠祥、沈力、宋世雄、倪萍、鞠萍,以至后来的崔永元、白岩松等等,都曾是这一奖项的获得者。白燕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虽然心态如水,但喜悦之情仍溢于言表。
他这样告诉记者:能与他们为伍,和他们站在一起,说心里话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在历届金话筒的获奖者中,还没有一个是戏曲节目的主持人。我觉得与其说这个奖给了我,不如说是我沾了戏曲的光,或者说这个奖是给整个戏曲界的。戏曲的包罗万象、博大精深,不要说在中国,就是在世界上得任何奖都是不过分的,因为戏曲自身的魅力确实无尽无休。不然的话它又怎能绵延八百年而不断呢?但是,作为我个人来说,能获得这个奖项也是对我本人的一种肯定,也是我今后工作的一个起点。
看得出,在白燕升简短的言语中,蕴意是非常多的。有心的观众可能还刻他在颁奖前一刻的那段精彩表白:“我手里虽然拿的是一只话筒,可我却站在了拥有八百年历史的戏曲长河中,面对着几十个省份,几百个剧种,几千个剧目,几万名从业者,几亿的观众。所以我一直都觉得我手中话筒的分量很重、很重。更何况是金话筒,我不知道我今天能不能拿起它……”
白燕升平日里是一个极善思考的人,对每一档节目他都会加进一些自己的思考和必要的设计、编排。正像一位作家说过的那样,白燕升主持的戏曲栏目不仅不士气,相反还有着相当厚重的文化感,是他让古老的民族艺术又有了新的生命。

你如何看待这一评价?

有时候可能是栏目托 起了主持人,有时候可能是主持人托起了栏目。而我与戏曲的关系则是鱼和水的关系,是缺一不可的。在主持节目中所谓风格的体现,有时候并非我有意追求的,但有时候出于对戏曲的热爱和推介,又必须有意地去追求什么。
我个人觉得,首先你要使你的节目形成一种形象,或者是形象代言人这样一种定位,大家提到你节目的时候,是不是能够想到你。想到你的同时,你又能给大家带去什么。也就是说,在你主持和串联过程中,能让大家看到一个有思想、有见地的智者,而非一个传声筒。其中也包括你是否能吸引那些喜欢戏曲的人也能够喜欢你。只有这样,才能够达到主持人与栏目相依相生、拓展栏目内容的目的。
我常想这样一个问题。人们总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其实这句话还不够确切。我觉得这句话说对了一半,民族的东西必须规范,把它的内涵与外延扩大,让别人了解了才能走向世界。就节目和主持人而言,我一直强调要有横有纵,形成一个十字形的构架。

得奖后你怎样打算呢?

我觉得评奖是一种导向,或者说是一种方向,或者说它要看到未来。不是说你现在非常火爆,非常时尚就可以拿金话筒奖。金话筒奖是实实在在对业内人士的肯定。我觉得它的分量真的很重,所以金话筒奖对我来说,我很戮惜它。其实在得奖前后,我的业务能力,我的水平是一样的。不是说我得了一个奖我的水平就提高了。我讲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只想说要以平常心对待它,既然大家对你的工作给予了肯定,那么以后你就要以一个“金话筒”的标准去为大家服务好了。

(文:孟菁苇/《中国消费者报》)

我要发言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