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广协会副会长刘习良致辞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6月24日 17:34 来源:CCTV.com

  各位领导、各位代表,上午好!

  我主要讲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谈谈理论指导对电视事业所起的重要作用。

  对广播电视事业来说,1992年是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年,这一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十四大召开,提出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作为我们经营体制改革的目标。为我们国家社会的转型提供了理论依据,对于广播电视来讲,等于就是指明了今后的发展方向。很多同志知道,当时我们对于广播电视的性质、功能、任务,有了重新的审视,观念上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化的核心可以这样概括,就是说我们终于认识到电视事业不仅是公益性事业,而且还是第三产业的组成部分;电视频道不仅是播出渠道, 而且还是可以增值的宝贵资源;电视节目不仅是精神产品,而且还是可以进入市场交换的特殊商品。在这样的大的背景之下,如果仅限于理论研究是不够的,它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参与行业管理,协助行政管理部门保证我们事业的健康有序的发展。

  第二个问题是谈一下新形势下中广协会面临的难题。今年是协会更名的第一年,按照中央文件的规定社团应该完成三项任务,就是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行为。我个人对三项任务是这么理解的,提供服务应该是社团的基本任务,它涵盖面积是很广的,比如说为党的大政方针、政府的大政方针服务,为文化体制改革服务,为广电事业的发展服务,为广播电视理论建设服务,以及全心全意为我们全体会员服务,都是属于这个范围之内的。第二是反映诉求,可以这样说,它是社团作为党和政府联系人民群众的纽带的主要体现,也是社团起到作用的主要方式,社团不能决策,但是可以反映诉求。在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指引之下,我们开展认真的调查研究,深入了解广播电视人的所思所想,他们的喜怒哀乐,及时地反映给决策者,如实地反映他们的不同的见解,甚至是反对的意见。我想这是社团必须承担的责任。我们过去教训挺多,现在要沿着这个方面去做,只要我们如实地向决策者反映的话,对于共同地贯彻科学发展观是大有好处的。第三是规范行为,就是行业管理的组成部分,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维护行业合法权益,规范行业的行为,本来就是一切非政府组织承担的基本任务。行政管理部门是通过发布政令加强行业管理,社团是通过加强行业的自律,提倡行业道德,提倡正确的行风来参与行业管理,这两方面各司其职,只要大家共同努力,形成合力的话,就可以为我们建设和谐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这是我对三项任务的理解。但是真正完成三项任务,就必须创造很多条件,要克服一些困难。

  我个人看,当前在这个新形势下,我们中国广播电视面临的困难大概有五项:

  首先,广播电视是一个垄断性行业,行政管理部门理应处在行业管理的主打地位,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央关于文化体制改革的文件也是这样规定的。因此协会在行业管理的含义上,实际上处在边缘,这种边缘状态决定了在行业管理处境是被动的,很难做。所以面对这样的形势,中广协会必须在有限的活动空间内采取主动,力争有所作为。

  第二,社会团体的改革已经进行好几年了,早在1998年7月中央就规定党政机关的领导干部不要兼任社会团体领导职务,那时候考虑到中广协会是一个纯粹的监管团体,再加上运行的性质非常强烈这种特殊性,所以从第三届开始,一直就是由广播电影电视部的部长,或者是国家广电总局局长兼任中广协会的会长。最近看到一个消息,南京市和天津市政府已经做出规定,限定时间所有社团要和行政部门脱钩,而且规定得非常具体。我来以前听说总局有这么一个意思,就是总局的领导同志不再担任领导,只留下一位副局长管协会的工作。我个人看这些做法应该说都是正确的,它符合现代社会发展的总的趋势,也符合使社团逐步摆脱行政控制的要求,所以总的来讲是正确的。但是回头想想如果从上到下,从中央到地方,所有县级以上的广电总局领导同志全部退出协会,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进入市场的汪洋大海当中,自己谋生存谋发展,一旦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就退出了。这个事情什么时候实现现在不知道,总归发展是这么一个大的趋势。

  第三,我们这个协会在组织结构上有两个大的支柱,一个是组织机构,13个。这些研究会成立的时间很长,当时成立过程当中大原则是自愿结合,而且成立的基础是不一样的,有的是以节目作为基础的,有的是以人员作为基础的,或者是以机构,或者是不同的层次,这么组成的。现在成立协会了,按照什么标准进行组合?就面临着很大的一个问题,标准多了,每个都可以存在,这个上面肯定不会同意;标准少了,势必会把资源组合打散重新组合在一起,这是很困难的。我过去在7、8年当中,为了解决一件事情,花了不下4、5年的时间。所以按照标准来弄就需要有一个新的思路,不然的话会造成一些混乱,甚至会产生比较大的危机。另外一个是地方的协会,现在地方的广播电视协会有的愿意改,觉得改了协会以后工作面更宽一点,但是有的不愿意改,说不适应管理的职能。这样,怎么协调活动,怎么开展活动,都需要有新的思路。

  第四,关于评奖。今年三月公布了全国性文艺新闻出版的评奖方案,根据这个方案,广电总局最后只剩下一个,叫做中国广播影视大奖,设三项,第一是中国电影华表奖,第二是电视剧的飞天奖,第三是中国广播电视节目奖。今后我们新闻评奖按照规定是两年一次。按照这些规定,我们能做文章的只有一个地方,就是中国广播电视节目奖。现在中宣部已经答复了,总体来讲还比较可以。但是两年评一次,大家知道新闻这个东西,当年有当年的意义,过了以后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意义了。从我个人来讲,社团也好,个人也好,千万不要系在评奖这一棵大树上,否则经常会受到冲击。不管怎么说,评奖过去是我们日常工作中的一个大项。对节目的创新创优,我们也确实需要做一些工作。

  第五,外部压力很大。大家知道全国记协和文联下属的电视文艺家协会,他们开展的活动和中广协会的活动交叉,有纪录片评奖、电视剧评奖、电视文艺评奖、播音主持评奖,都是交叉的。我个人看他们的活动比我们更加广泛,也更加自由。所以今后会不会有一个趋势,大概就是这样的,广播电视每年都可以参加中国新闻奖评奖,而在中国广电新闻奖里面两年才开展一次,这个一下就可以转移。比如说有一个金鹰奖,怎么设,还没有一个文件。

  以上讲的这几条都是中广协会面临的形势变化,为了迎接这些变化,我们需要开展工作,有句俗话讲,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现在总局了解了情况,和有关部门协调,协会分党组在最近这个阶段里有一个改进工作的方案,不久就可和大家见面。问我个人对今后的工作有什么想法,今年三月份中央电视台召开了关于中央电视台分会2005年协调会议,会上强调三条,加强沟通,加强合作,共谋发展,这是我提的个人建议。这个讲话在中国电视通讯第四期发表了,大家愿意要的话可以联系。

  最后一个问题,对我们中广协会提出的建议。在1999年11月份召开的电视学研委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我有几点讲话:1,加强跨世纪的电视研究;2,着眼于长远目标研究下一步的措施;3,从更高层次更广角度研究问题。现在6年过去以后,有一些建议实现了,有一些建议过时了,下面再提三点:

  1,集中研究电视发展战略问题。中广协会和电视直接相关的研究委员会一共是18个,绝大多数都是以节目作为基础,比如说经济节目、军事节目、科教节目等等,唯独电视学研委会是以学科作为基础从事研究,所以应集中研究电视的发展战略问题,才能够突出我们电视学研委会的特点,才能发挥电视学研委会的作用。比如说研究电视的理论问题,现在还有十几个事业性的广播电视集团,或者是广播影视集团还在,到底下一步怎么办,怎么走?北京市已经拿出一个方案,也已经实施了。北京的模式是不是完全符合广播电视事业发展规律,是不是完全符合广播影视发展的两个轮子一起转的发展方向,这个东西值得研究。这种变动最能引起机构的调整和人员的变动,在这种情况之下,怎么既保持稳定,又推进事业,这确实是一个难题。再一个是研究电视新技术的发展,现在我们一股脑儿提出来有一些数字电视、卫星直播电视、网络电视、手机电视、移动电视,毫无疑问这些东西都需要发展,但是在发展过程中怎么取得协调,这是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另外在新技术提出来以后我们已经看到新一轮的外资抢滩、人员争地已经出现了,怎么做研究,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建立完整的电视产业链的问题,比如说电视媒体经营问题,电视和社会阶层变化的关系问题,电视怎么样适应农村需要的问题、如何照顾弱势群体问题、节目既要多样化又不要陷于低俗化的问题,从一定的高度看这些问题,才可能得出一个比较好的结论。即便是特别类型的节目,也要求我们站在一定高度看,这应该是我们作为电视学研委会的一个特点。

  2,研究与开发结合,这是这次提出的新的课题。中广协会成立以后对研究工作做了很多设想,慢慢地形成了当前的格局。对于研究的基本原则及时提出来和实际结合,研究历史为现实服务,研究外国为中国服务。我们协会的基本做法是抓大抓重抓组织,抓现实当中的重大问题,抓现实体制的问题,抓各行各业对于广播电视的兴趣、成就问题,大概是这么几个原则。从实践来看,应用理论研究比较好办一点,和实际结合比较紧密,决策研究也应该是为实践服务。我们这次会议把研发高峰的论坛作为主要部分,这个做法非常好,很有意义。研究和开发相结合,这个提法符合把学术研究推向市场的色彩,也符合中央一贯提倡的科研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基本是这么一个思路。

  3,现在不管是总局,中央台的,地方台的,都采取了一定的措施,而且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拿组织来说,最近几年先后给协会下达过几次任务,大概就是四五个题目,叫做广播电视集中评论体系、电视剧现场调研、财政性拨款等等,去年提出来中国广播电视学和中国电影学,有预付定金的味道。我个人看仅仅是一个开始,虽然是一个很良好的开端。为什么这么说呢?其中还有几个问题需要研究:

  (1)建立研究与开发相结合的制度以及对研究工作进行监督、检查、控制和奖惩的机制,改变目前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做法。

  (2)怎么使研究的程度发挥实效,产生市场效应,避免研究成果出来之日也就是束之高阁之时。

  (3)成立一定数量的专业化中心,每个中心有自主的确定市场需要的研究项目,改变当前这种小作坊的作业方式。

  最后我想讲一下联合起来共同发展的问题。

  过去在部里任职也好,到地方工作也好,我一直倡导联合起来共同发展,原因很简单,就是我们广电事业一直处于力量相当分散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那根本谈不上发展。大家都知道电视的特性之一就是网络性,这种网络性必须全国贯通才行,如果网不成网,容易形成很大的问题。广播电视研究更是这样,在广电事业系统内,由于体制方面的原因,专门从事广播电视研究人员本来比较少,加上现在这种浮躁之气四处蔓延,如果这时候再不联合起来,我们学术下滑可以说是不可避免。联合方式有多种多样,去年协会在上海、成都、广州、沈阳成立了四个基地,这是一种方式,它们是属于综合性的研究机构,今后还可以建立专业性的研究机构,就一个课题来讲有十足的把握,能够逐个地解答难题,这样我们的规模向导就出来了。

  总之,我们需要思想,需要集思广益,需要众人拾柴,以市场为取向的改革,是广播电视学术研究可持续发展的保证。

责编:李恩泉

相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