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央视资讯

解析《幸运52》:一个过气的明星栏目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23日 14:53




  











  

网友:薛宝海hrbxbh@sina.com

  四年前的一天,李咏跟我说:“有一家出版社找我,问我想不想写本书。我当时就回绝了,我说‘我写的书,谁看啊?’”。李咏当作笑谈讲这个事儿。我理解他说的“谁看啊”是指感觉自己的知名度不够,的确,那时的《幸运52》刚成立半年多,许多人没看过,但是,看过几期的,很多人却会从此成为忠实观众,甚至会成为“李咏迷”。

  现在来看,那家出版社真是有眼光,因为如今的李咏,早已成了中国主持界当之无愧的大明星!

  问题是,随着李咏的迅速成名,如今的《幸运52》却逐渐名实不符:节目样态老化,基本模式三年不变,对题目和游戏环节的理念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老实说,这些对一档名牌娱乐节目几乎是难以想象的。所以,除去李咏的个人魅力不说,如今的《幸运52》跟《东方时空》一样,成了典型的“过气明星栏目”。

  以下从几个方面探讨如今的《幸运52》。

  一:演播室

  最初的《幸运52》在央视600米演播大厅,现场能坐300名观众,表演区跟观众席离的比较近。因为资金紧张,现场道具也比较一般(说来辛酸,我记得当时的后期编辑刘力曾跟我抱怨:“台里连特技编辑机都不让我用,因为咱们是“外面”的节目——所以我经常趁他们不注意溜进去干活,呵呵!”)

  这个“外面”的节目是指“外包节目”,《幸运52》是其欣然公司“承包”的节目,这是当时央视的大胆探索,很有魄力,也取得了成功。只是最初却很艰难,我现在还记得当时节目组在科情一楼,我们跟别的栏目共用——有一次节目组例会大家正热烈讨论,忽然里面办公室传来了香甜的鼾声,大家一愣,这时詹未(《幸运52》的编导,现在是《绝对挑战》制片人)说“嘘,昨天《经济半小时》有特别节目,赵赫工作到挺晚,大家小声点儿……”。

  《幸运52》的成功绝对是具有“传奇”色彩的!

  在99年秋天,有一段时间演播室紧张,600米排不开——得让给《综艺大观》、《正大综艺》这些名牌栏目,所以还曾经在400米演播室录过——真是往事不堪回首。记得当时还有件趣事,一次我不小心走错了演播室(只顾找小演播室),进来才发现是鞠萍站在一大群乱哄哄的孩子中间在说事情——《大风车》现场,我当时的感慨就是:天哪,这么多闹哄哄的孩子,鞠萍是怎么做过来的啊?!

  往日的穷小子,经过努力奋斗,终于取得了成功。再看现在的演播室,阔气的很,金碧辉煌,然而随着表演区与观众席距离的拉大(娱乐节目最忌讳离现场观众远,因为这是随时需要互动的节目,你看《猜猜猜》,主持人几乎就是站在观众里),整个演播室显得非常“空”,仿佛刚分的大房子,还没摆满家具。而在整个舞台的地面布景上,居然用了很大比例的浅粉红色,莫名其妙,这是哪门子的个性啊?!对比刚推出的《非常6+1》,视觉效果明显有些“土”——这还是2003年7月改版后的结果。

  有了好演播室,一定要利用好啊!

  还有一点,现在观众穿统一服装的节目很少了,对这一点尽管我身边的人看法不够一致,但否定统一服装的占多数,原因包括“人为痕迹重”,观众缺少个性,服装样式、颜色俗气等等,当初推出“红黄蓝”观众服时,大家觉得很新鲜,有些人还愿意在其他场合穿出来,然而目前很少有人这样做了。

  《幸运52》还在穿统一服装,理由或许主要是“现场有明确的支持者,分为三队”,不过从节目本身来看,仅仅多几声呐喊就算是“明确支持”吗?我感觉总体来看,穿统一服装,弊大于利。

  二:节目模式

  1. 猜价格的错误“消失”。

  今年改版后的《幸运52》,把第二关的“猜价格”改成了“60秒答题”,彻底告别了“经济味道”,大家可能想不到,前几年经济频道以及制片公司的领导坚持要把《幸运52》做成“高品位的经济节目”!而节目组中的一位小人物,毛头小伙子,因为执著的坚持走“娱乐化、平民化、知识化”的路子,而且还“上书”表达自己的意愿,并且在自己分管的领域内大力推进,最后被“革职”。

  这个当年不知深浅的毛头小伙子就是我。

  现在早都做到了以上的“三化”。不过今年把第二关改成“60秒答题”却是一个重大的失误。

  应该说以前的“猜价格”的确“看腻了”,应该换,但“看腻的”只是那种简单报价、根据主持人的“高了、低了”来修正的玩法,而不是“猜价格”本身,“猜价格”本身是一种充分运用道具的游戏(单纯答题的视觉效果单一),而且也并没有“玩透”,还有很多改进的空间,比如“让选手自主选择商品”。以前的猜价格都是“排到哪个商品,就请选手猜”,剥夺了选手主观选择的权利。而在现实生活中,谁都有这种体会,自己如果不喜欢(或者不需要),即使是白给的东西,也没多少乐趣。而自己喜欢的东西,即使花钱,只要代价比想象中的小很多,那么也会很开心。我就是基于这个“大众心理”设计的,这个环节可以这样操作:

  a.三位选手提前抽签决定本轮的猜价格顺序——因为先猜的人可以优先选择自己喜欢的商品。

  b.15件商品当众摆好,分三个档次,比如“2000元左右、1000元左右、1000元以下”的(可以做一个三层的道具阶梯),每个档是5件。先选择自己喜欢的一件低档的来猜(这样由低到高很刺激),猜对再猜中档的,然后是高档的,还有剩余时间,随便选择!(控制时长,应该是30秒合适。让最优秀者也只能猜走4件)

  这只是一种猜价格,还有很多玩法,比如外景中猜价格(《幸运52》一直缺少外景游戏),限于篇幅以及创意版权,不多说。总之,《幸运52》今年的改版,在《猜价格》环节知难而退,明显缺乏上进心。

  2.“60秒答题”为何不好。

  《幸运52》现在除了“猜词”以外,完全变成“知识问答”了,这不接近《开心辞典》了吗?!特色没了。原来的节目样式丰富多彩,而且能够发挥李咏机智幽默的长处,现在内容过于简单雷同,会让人缺少新鲜感,而且李咏的发挥空间越来越少,不看李咏的潇洒幽默看什么?看他快速读题?更糟糕的是“60秒答题”是原来的“决赛样式”,更适合于“产生结果”,而不关注题目本身(那么快的念题目,使得再好的题目也只是沦为“道具”,没有更多的回味空间)。那么在刚刚第二轮就这样,意欲何为?多两枚商标,与少两枚商标,意义并不是特别大。观众也没有什么“刺激”,只是觉得眼花缭乱而已。

  另外,如今的“60秒答题”还画蛇添足的加上了“现场观众起哄”,本以为这样能增加热烈紧张的气氛,可是“选手正在紧张的答题,观众却在起哄”,这成什么了?明显的不尊重选手和主持人嘛,不明白的还以为场上失控了呢,这种低级趣味的“创意”怎么能运用?!

  3.“猜词”样式四年没变

  最早《幸运52》推出猜词时,别的节目也有,就是不分任何门类的。我清楚的记得,99年夏天,有一次郭艳(当时是分管题库、选手、游戏内容的编导,我是她的助理。现在她是《开心辞典》的主编)找我说:“把猜词变换一下,分分类,有别于其他节目”。我先是找了北师大的一位中文系教授,他按“主谓结构、偏正结构”等分了几类。但郭艳表示:“这样没有趣味,你试着按照社会学分一下类”。

  我冥思苦想了多日,忽然产生灵感:球星、影星啊,办公用品啊什么的,多有意思!现在我还记得当时自己激动的样子,为了多收集球星、歌星、影星的名字,我发动其欣然制片组的众兄弟姐们,让他们帮我想名字,结果大家都觉得很有趣,很快每个类别都准备了100多个,足够录一次了(4期节目)。

  新游戏肯定是要提前试验的,我找了几个人来试验。记得一对女孩就选了“影星”,场面非常有趣,使我坚定了这种分类方法。由于人物的名字相对容易猜到,所以基本都放到第三档(唯一例外的是,我把科学家放在了第二档,因为比较难,而且我觉得这是“崇尚科学精神”)。而把物品类或旅游景点放在第二档,最难猜的成语放在第一档。

  新的“分类猜词”推出后,很受欢迎,而且以后也没有太大变动(三档变两档,不算重大变动),直到今天。问题是都四年了,还不做重大修改?!2002年,我在某地方台策划的一档同类节目中,就把“分类猜词”进行了改造,这里我还是只说其中一点吧:猜词的时候,两个人交叉换位,即猜对一个就“迅速跑着”互换位置,“描述的”变为“猜的”,“猜的”变为“描述”的,这样现场非常热闹,大家可以想象得到。另外即使在猜词内容上,也有很多领域可以涉及,比如动物、动作等等,也会更具有娱乐性甚至表演性。

  而且就是目前的分两档的猜词,也有问题,我看了很多期,选手基本都选择“高奖励值”的类别来猜,如果是这样,“低奖励值”的岂不是成了摆设?这说明设置有问题,策划人员早应该想到绝大多数选手会选择“高奖励值”的,那就应该进一步提高难度,同时认真开发“低奖励值”的类别。

  游戏吗,贵在常变常新。

  4.智力陷阱。

  这是我离开一年以后推出的,我很欣赏这个创意。可惜这个环节也是三年没变,大家早就看够了,这里我又要自吹自擂了,因为我自认为推出了一个比较新颖的“智力陷阱”,说出来供同行参考吧。

  我策划的初衷是“智力陷阱应该加强复杂的人际关系”,具体来说,就是突出“人的自私性”(《财富大考场》给了我这种灵感)。我设计的智力陷阱是:每位选手,挑选另两位选手中的一位来出题,选人选题型,如1号选手说:“请3号选手回答足球问题”(3号是女性),题目类型自然提前公示。这里的妙处不在于题目类型,而在于“他会选谁”,因为按照规则,你选的人如果答对了,扣你一个商标,答错了,扣答题人一个商标。所以局面就微妙了……

  实际效果如何呢,此环节成了那个节目中最紧张的环节,充满了不可预测性。每当一位选手要选人时(比如1号),场下观众都大喊“选3号!3号”,当然另一队人马就高呼“2号——他一直选你啊,选他啊!”作为兼任现场导演的我,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了。而且这种“起哄、混乱”不正是有意义的参与吗?这种热烈的气氛不比选手答题时的热烈气氛有价值吗?

  5.选手人数

  《幸运52》的选手一直是三个人,这也是让我不满的一个重要因素。不做重大调整,生命力难以为继。但这种调整不应该是调成1对1的《开心辞典》模式,也不是2对1的《世纪攻略》(马东主持的,两位选手接受考验,且互相比试心理承受力)。因为这两种模式都不利于李咏的发挥,都太“安静”了,不热闹。因为提到《幸运52》,人们就会感到像节日一样欢乐热烈,这是它的风格。

  我在自己的节目中做了大胆的尝试,把选手人数定为6个人,而且必须是三男三女(便于分成男女搭配合作的三组)。我的“灵感”来自于《非常男女》,

  因为我觉得“题目本身”已经没有更多可以开掘的了,而“微妙的男女合作关系”可以是一个节目的长期的兴奋点。这个节目中有两次选择搭档(异性),实际效果不错,有尴尬的场面(对观众而言,娱乐节目中的尴尬,正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看点,而平平淡淡就没什么意思了),也有热烈大方的主动“选美”(第一次女选男,中间男选女,换搭档)。

  其实还有很多种选择,我始终觉得只要用心去琢磨,肯定就会有让人耳目一新的新模式产生。

  三.关于问答题

  《幸运52》诞生后,全国掀起了益智节目热,到处是此类节目,不过从题库水平看,只有《开心辞典》始终是最优秀的,既雅俗共赏,又很机智巧妙。而《幸运52》的题库水平却每况愈下,不过我觉得这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这种“知识问答”的模式本身已经过时了。

  英国的《百万富翁》是全世界“知识问答”节目的代表作,然而这个节目的最大卖点是“巨额奖励”,并不是知识题,更不是主持人,显然这是高明的定位。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李咏、王小丫的个人魅力,《幸运52》、《开心辞典》是否能坚持到今天?!

  我们做不到高额奖励,幸好还有优秀的主持人!

  但是有了好的主持人,还要让节目“给主持人足够的空间以及量体裁衣”,这才能充分展示主持人的魅力,节目才能长盛不衰。而目前的《幸运52》却定位不准,根本没有多少李咏的发挥空间,还固守着“商标”、“题目”,然而作为观众,你是否觉得,那些题目越来越雷同、越来越没有趣味、越来越离我们的生活很远?《茶花女》的主人公手里经常拿的是“红色茶花”还是“白色茶花”?欧•亨利的唯一一部长篇小说是什么?这些题目知不知道又能如何?

  最初我们接受“知识问答”不仅是感觉到有“知识积累”,还感受到了快乐——有人在台上用知识换来了财富,有些题目出得很有趣,这种表述方式没见过等等。可这种快乐被日复一日的模式化消磨掉了,知识与快乐分离,多一份知识却没有多一份快乐,而这些知识多半也是可有可无的,现在他们都是完全以“纯知识”的面孔出现——那么在“直接得到知识”和“直接得到快乐”的选择中,作为电视观众,有多少人会执著的选择“直接得到知识”?

  怎么样让观众更“直接的得到快乐”呢?

  让我们一起来思考!

  最后说一个近期节目的“小败笔”,我一向认为以小能见大,细微处的疏忽最能说明问题,尤其是那些完全能避免的疏忽。

  这明显是一个前期策划不周的典范。

  12月18日的《幸运52》,请来的三位选手都是出国人士,开场时,每人都有纪念品展示,第一位还“送”给了李咏(是李咏开玩笑中讨要来的),有意思的是第三位却首先说不能送给李咏。这个开场让我看的莫名其妙,这不明显让李咏露怯了吗?

  而且前面收了礼物,却没准备回赠的礼物,多尴尬。理想的效果应该是每人拿一件可以送的纪念品,当场送李咏(这是“秀”,没人当真的),而李咏也“似乎无意”的准备了一些很个人化的小礼物,比如李咏的小挂像,节目组特制的纪念品等等(《幸运52》成名多年,不会连特制的纪念品都没有开发吧?!),这样皆大欢喜,“无意”中又创意了一个新颖的开场。

  我对《幸运52》一直是怀着复杂感情的,我关注它的每一步成长,它也曾给了我一定的创作空间,尽管当年我只是小人物,我仍然非常感谢它。记得当年我曾对一些节目组的伙伴们说过:等咱们收视率(二套)第一的那一天,我先请大家吃饭!而在前年我跟《幸运52》的几位老同事们聚会时,还开玩笑的说:“看,99年我一走,咱们收视率就第一了!”。

  “是啊,你要早走早就第一了!”兄弟们在打趣我。

  我还记得在99年7月份,我在研究收视率的时候惊喜地发现,尽管我们还不是二套第一,但在每周日上午《幸运52》首播的时候,我们的收视率居然超过了同一时间的中央一套!这简直就是二套的奇迹啊!

  《幸运52》,你真的甘心成为“过气明星”吗?

(编辑:蔡丽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