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央视发布

生命的分量有多重

央视国际 2003年05月06日 17:13


  4月20日,一个春光明媚的清晨,柴静和往常一样从《新闻调查》驻地出发外出采访。这是一个6人行动小组:编导张天贺、摄像王晓鹏、陈威、录音师刘昶以及专职司机周师傅。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出门,他们将有数日无法再回到这里。那一天,送行的同事们目光中竟有了些许悲壮。

  汽车驶出大门的那一刻,6个人都不再说话。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他们这次面临的“调查”分量有多重。当“非典”病毒的魔影笼罩城市的上空,当人类的生命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时,他们将怀揣着直面生死的勇气,投入到无法预知的危险之中。

  然而,当整整6天的采访结束后,柴静从最初的忐忑不安中平静下来。对于SARS病魔,她只有憎恶而全无恐惧。这6天的经历让这个外表纤弱的女孩感悟了许多,也感动了许久。医护人员的敬业、“非典”患者的乐观、身边同事的坦然和普通市民的豁达,都使柴静深深体味出灾难降临的时候,人的生命和友爱的厚重。

  “就是这些战斗在第一线的医护工作者,是他们给了我一个记者能够站在那儿的勇气和力量。”

  从20日开始,《新闻调查》在北京跟踪拍摄了“非典”患者从发现、转送、“流调”(流行病学调查)、隔离到治疗的全过程。在这个流程中,每一个环节都充满着不可预知的传染危险。尽管穿戴着防护服,但不管是进入发热病人的家中,还是在救护车上,在医院隔离区,在ICU重症病房,每一个地方都有不洁的致命的气体在流动。据事后他们统计,这样一种与“非典”近距离接触大概有6次之多。说不害怕是假的,在佑安医院,柴静是跟随流行病调查小组一起进入隔离区的。一位调查员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当柴静问道她的感受时,她声音微颤地说:“我家里还有个1岁多的儿子……”

  然而就是这位调查员和她的同事,那样镇定从容地站在“非典”病人面前,他们的距离不到半米。柴静说:“刚进去时,我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了。有一位患者症状挺重的,她突然咳嗽了一下,那一瞬间我真的想转身走掉。这时我看到他们,他们安如磐石地站在那儿,特别稳定、专注地询问、在记录,我觉得心里有一种信赖,让我站在那儿没有移动脚。”

  回忆自己在隔离区采访时,柴静最大的感触就是一位医生说过的话,当你关心别人的时候你就忘记了自己。恐惧在人与人相互的关爱中变得那么微不足道。在随急救车队从人民医院转送“非典”病人到佑安医院的途中,望着窗外的人流,柴静哭了。她说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真切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真情的可贵,在危难的时刻,人和人的彼此关爱,相守在一起,这种感觉,真好。

   “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会问自己,我恐惧吗?我对死亡是什么看法?我能熬过这一难关吗?我采访了这么多人,我觉得这样的信心我有,他们也有。”

  在佑安医院的ICU重症病房里柴静采访了一位脱离了危险正处于恢复期的“非典”患者。她想知道,得了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病,要远离亲人朋友、远离社会,一个人面对这一切时,心里有依靠吗?其实,这个问题柴静也是在问自己。那位病人指着忙前忙后的医护人员说,有他们在,没什么可怕的。病人目光中流露出的信赖和乐观的口气让柴静感到,这些战斗在“非典”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他们所做的不仅仅是挽救一个个即将被SARS夺去的生命,他们更多的是给人们带来了希望和勇气。

  北京1000多万人口当中,有很多人不需要每天和“非典”接触,但他们的生活也受到很大的影响,他们是怎么看待这场疾病呢?柴静在采访一位居委会大妈时,老人说,自己的儿子本来打算5月2日结婚。80多岁的爷爷希望孙子的婚礼办得隆重热闹一些。于是下请帖,订酒楼、置办嫁妆,挨门挨户通知了100多个亲戚朋友……万事俱备的时候,SARS疫情爆发,一切都变了。老爷子把全家人召集在一起说,这个婚礼咱不这么举行了,但咱老北京的礼数不能失,婚咱们还得结。咱们不请亲戚来,咱们自家人在一起,我下厨炒菜给大家吃。他劝大家,他说在解放前北京城里闹霍乱,那个时候什么样子?很多人就那么死了。咱们现在什么社会,这点事能扛不过去吗?这就是一个80多岁走过人生的北京老人说的话。在普通人的情感中往往蕴含着一种特别的力量,柴静说,在为脆弱的生命寻找答案中,她从自己所采访的每一个人身上看到了这种力量。当这种力量聚集在一起的时候,生命一定会出现奇迹。

   “如果我们自己被感染了,我们一定会把DV摄像机带进病房。如果生命不再,那生命最后的记录一定是我们自己完成的。”

  在做这期特殊的节目过程中,柴静随身带着一个DV机,一有闲暇,她就拿出来拍摄6人小组的日常状态。在柴静并不算长的记者生涯中,这一次的经历也许会令她终生受益。因为此时的记者不再是一个旁观的记录者,而是亲历者、体验者,因为在空气中病毒的浓度超过常态的环境里,稍有不慎,就有倒下去的可能。

  在这场抗击“非典”的战斗中,每一个人都是战士,记者更不例外。柴静和她的同事清楚地知道SARS病毒的潜伏期少则三四天,长则20天,这么漫长的潜伏期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完成6天的拍摄工作后,他们在一家宾馆的一个楼层开始封闭式后期编辑工作。为了避免把可能的病菌传给别人,整个楼层没有一个服务员,6个人只能自己照顾自己,连电梯都是专用的。

  4月26日,第一期抗击“非典”特别节目在《新闻调查》中顺利播出,6人小组也才有时间去医院做全面体检。在等候检测结果的时候,柴静把手中的DV镜头又一次对准了自己的同事。

  摄像王晓鹏平日里是个少言寡语的小伙子,那天,他坐在协和医院外面的台阶上,竟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这些天的感受。他说,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协和医院“非典”病区那些年轻的小护士。其中有5个女孩子原本是皮肤科调过来的,她们以前还从来没有这么真实地面对过死亡。她们那么年轻,却每天要为医治无效死亡的“非典”病人清理遗体、遗物,对于她们而言,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支撑,要压抑多深的恐惧才能做得到啊!因为怕传染,晚上小护士们就睡在隔离区里面,她们要穿戴着厚厚的防护服睡觉,又闷又热又害怕,有时一晚上都睡不着。

  那天去采访的时候,这些女孩终于换班可以出来修整一下了。脱下厚实的防护服,女孩子坐在那里轻松说笑看着电视,那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王晓鹏说,如果拿白色的死亡做底色,护士们的美丽是足以震撼心灵的。

  在采访中,柴静讲了这样一件事:有一个15岁的男孩不幸染上了“非典”,他独自一人躺在病房里,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探视,他很孤独,内心充满了恐惧。这时,有一位护士来到他的床前,每天都跟他轻轻地说话。聊他的父母、他的老师和同学,给他讲发生在病房外面的故事。慢慢地,男孩变得开朗起来,他开始积极配合治疗。不久,他要出院了,他想找到那位护士,可他只能认出防护镜后面那双美丽的眼睛。

  这个故事让柴静感动了许久,她希望自己的节目能揭开笼罩在“非典”病患身上一个个神秘的“谜底”,把更多的信心带给观众;也希望把这几天来感受的爱传递给大家,让每一个人将来在回顾这一段特殊的经历时,还能寻找到那双美丽的眼睛。

  生命对于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次,在平常平淡的日子里,我们从不去想它的珍贵。但当我们被迫面对着失去它的可能时,我们是否应该让自己静下来,认真地去想一想,生命的分量到底有多重!(中国电视报 托娅)

(编辑:舒慧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