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
首页 >> 新剧看台 >> 正文
 演员王同辉:《亲情树》带给我的切身感悟
    从没有见过像夏钢这样的大导演。
    回想最初听说要与夏导合作时心态,真是忐忑不安。心想那么有名气的大导演一定会有许多令人难以接受的地方,比如,个性、工作方式、习惯等等。
    我怎么也没想到,一见面,他竟是这般的和蔼可亲。象什么呢?象邻居、象哥哥、更象让人没有丝毫距离感的老朋友,尤其是他那透着善良平和、质朴宽厚的笑容,瞬间便让我放松了很多------。让我扮演《亲情树》里的男二号——“田风”,我很欣慰也很荣幸。盼望许久终于如愿,能够有机会跟夏钢导演合作拍戏。
    看剧本时,我虽然更喜欢“大署”的角色,但导演微笑着还是坚持初衷:演田风最适合你!后来拍摄几个镜头之后,回头再看回放和26集全部完成后的样片,我更加深了对夏导眼光的钦佩,他的坚持是对的。
在拍摄现场,从没见过夏导大呼小叫,总是和风细雨般的语气,商量的口吻与你交流,这样反到让你能轻松领会他的意思,而且也能在完全放松的的情况下迸发出新的点子。夏导这种和颜悦色的工作方式,不但不会让人感觉到他对大家的要求不严格,反而更能够使大家在这种轻松的状态下会更自觉地充满热情的投入创作。
    对我而言,夏导‘松中有紧’的工作态度,相反更使我产生一种压力。他亲切而又带有期待的眼神让你时刻都不敢掉以轻心,生怕哪个镜头处理的不对,让他失望,这种无形的约束反而比有形的强迫更有力量,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在创作角色的过程中和夏刚导演的鼓励下,我已经完全没有了最初的紧张与忐忑,却日甚一日的感觉到了人物角色的把握程度,心境也非常的愉快。
    这部戏里,我所扮演的田风这一角色有十几年的跨度,要从学生演到三十几岁。一定的年龄跨度使得我塑造角色时必须从人物心理与气质方面寻找其不同之处,但在外部也要有所区别。
    为了使自己能够更象一个朝气蓬勃的高中生,我不得不进行更多的体育锻炼,以使自己的形体与三十多岁的人有所区别。这对生性不是太好运动的我来说,确实不是件容易之事,但没有办法,我必须要求自己这样去做。因为人物的丰满与角色的成败,关系到演员的硬性功力,也关系到对导演指向的领悟,为此只有竭尽全力咬牙一搏。
    可怎么锻炼呢?跑步?太枯燥,打篮球?在剧组又没有合适的条件。犹豫间,有人说:“何不打乒乓球呢,你可以和女主角剧雪学打乒乓呀,她曾经可是专业队的。”是啊!想起自己曾经在小时候,还正儿八经的打过几天,应该不会太陌生。于是就迅速置办了一套球具,然后大摇大摆的去找剧雪。
    谁知上手一打,根本不是剧雪的对手,不是同一个等级,怎么能够打到一块儿,看着剧雪不得不无奈地一次次去捡球,真的不好意思。终于我说了软话:这样吧,你先别跟我打了,等我练差不多了,再找你吧。我这人挺好面子的,不愿输给别人,何况是输给你个女同志。
    于是,一有空闲便去练球,常常四五小时的玩儿命打。有人时跟人打,没人时跟墙打。汗出的太厉害了,索性就光着膀子抡开了打,也许是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吧,并没有觉得太累。不知不觉一段时间下来,竟然大家都说我瘦了许多,而且还年轻了!。嘿——!这使我心里一阵窃喜,无疑对我是莫大的鼓舞,况且我的球技也迅猛增长,一般人(当然是剧组范围内)竟已然不是我的对手,嘿嘿,我这岂止是一箭双雕,简直就是一箭多雕的伟大举措嘛,一时间,感觉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心里挺美!谁之美了没有多久,上海的初冬就悄悄来临。长期在北京的生活习惯使我格外不适合南方的阴冷。
    记得有一次拍江边的戏,天气寒凉还夹杂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可我们必须要拍一场夏天的戏。穿着厚厚的棉衣已经不能抵御黄浦江上的风寒,何况我们穿着一件短袖衬衫还得声情并茂,冻的我和剧雪都在脸色铁青的哆嗦,浑身颤栗。当然这种经历对演员来说并不新鲜,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必须毫不犹豫的付出代价,才能换来逼真的角色。不过让我感动的是剧组里的同仁,他们真是看着我们冻的心疼,导演一喊停,立刻就有几人冲上来,把我和剧雪分别用棉大衣裹住,并紧紧地抱住,直到导演再次喊预备开始才跑开。此时的举动尽管其实并不能迅速的让我们的体温回升,但有一股感动的暖流,发自心底向上涌,那一刻我真的感到寒风不再那么刺骨了。那段虽苦犹甜的经历,令我久久难忘,至今那种仿佛和亲人在一起的感受,还常常让我回味------。
    在关机时的聚餐中,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热泪盈眶。一种别样的亲和,一种不是亲情胜似亲情的温暖,使我恋恋不舍,却又不得不离去,不得不无奈的放弃,就如同我剧中的角色‘田风’,在面对自己曾经的恋人时,那种复杂的心理感受。环境的变迁、道路的不同,即使当初的情感依在,但多年以后的不同生活,使两人都有了各自不同的生活轨迹,即便有欣喜的重逢也很难再同轨行进。如果一味地去追寻当初的某些东西,势必会破坏很多现在的东西,这是一种矛盾,会让也是一种人痛苦、一种无奈、一种甜蜜。
    越往后拍摄,越觉得自己对《亲情树》剧组的感情,就如同田风和雨欣这对初恋情人,在某种特殊情况下累积的真挚情感,若干时间后依然无法淡去。试图再去别的剧组、别的角色中去寻回那种感觉,但太多的不同已永远无法回到从前,只有怀着美好的希望、深深的感激与默默的祝福,并力求少量遗憾的尽己所能,走向远方憧憬的、没有尽头的漫漫人生和艺术之路。
责编:段俊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