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30集电视连续剧《月牙儿与阳光》分集梗概 1-5集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30日 16:26 来源:CCTV.com

  第一集

  在关押女犯的感化院里,住着两个特殊的女犯:张小月和罗灿阳。在一些“已接受感化的妓女”即将开释时,一群倒卖妇女的人贩子却被放进来,将她们当做货物一样挑选。一人犯子大胆向张小月走去,想把她买走。但小月却以要烟为名,将他骗至一个角落,趁对方不备,狠狠给了那人一个嘴巴。罗灿阳则挑起了一场监狱风潮,使这个充满破坏性心理的群体,闹起了一场要给人贩们“亮亮脯儿”的闹剧。罗灿阳因带头闹事而被女教习从她原来那间可受特殊待遇的监室,换到了张小月那里……

  于是,故事便从二人在穷极无聊中的一段段追忆中展开了:

  那一年,张小月八岁。父亲病重,急须买药。妈妈让她拿着一面镜子去当当……不想,回来时, 爸爸却已去世了!……而出身官宦的罗灿阳则与张小月完全相反。她觉得从一生下来就被那令人眩目的阳光围绕着。她记忆最深的就是爸爸(罗雨轩)不断地升官,和自己玩耍时被下人簇拥着的情景。张小月想起自己因吃了拍花子含有迷昏药的糖,而被‘拍走的事。拍花子张小月长的俊, 准备养大后把她卖到窑子去挣大钱。但张小月并没有惊慌,她假装昏迷不醒直至把逃跑的办法全弄清楚,最后还是机灵地跑了出来……

  第二集

  小月家胡同搬来了一家有钱人,那就是罗灿阳家。小月妈由人介绍带小月一起来到了罗家帮佣。头一天干活, 小月妈和小月便在无意中看见了罗雨轩和钢琴教师章知君在水房偷情。小月妈立刻将小月按倒在压水机高台后面的水洼中……结果,不仅被罗雨轩察觉,同时也让吕洁如暗中看到了。小月妈以为她们会因此而被辞去,不期,却因祸得福。吕洁如和罗雨轩在分别对小月进行盘诘后,见其“嘴很严”, 便一人给了她一块银元。在罗家一次家庭冲突中,小月无端成了怀疑对象。罗家把小月母女逐出了家门,小月妈只好在极度贫困中,给人洗衣,缝穷,挣些微薄的收入来养活她们母女……后来, 家里又断顿儿了。渐渐地,她发现妈妈常常独自一人发愣。很想知道妈妈在想什么?可妈妈就是不说。

  一天,小月从外面回来,发现妈妈正和院里一个叫常婶儿,做“暗门子”的女人聊得非常投机,原来妈妈是在给她找新爸!小月内心的疑虑越来越重……一天,妈妈又要出门,她说想跟着去看看。她妈先是一怔,继而不知想到什么,又答应了。并让她倒饰倒饰,小月不解, 但还是穿了一身干净些的衣裳跟妈妈去了……

  第三集

  小月随妈妈到了一个为人拉房纤的人家。 妈妈虽说真的是在学着给人拉房纤。即:为买房和卖房的人做中介,从中收取“腿儿钱”。 但她很快发现妈妈说去拉房纤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仍是在给自己找新爸!她想劝妈妈不要这样做,但妈妈还是一有空就去“拉房纤”。

  小月妈虽做了多方努力,但几次相亲都失败了。小月家又断顿儿了。就在街坊邻居接济她们时,罗家的下人满福来了。原来是管家和胖厨子为她们母女说了好话,把上次的事澄清了。小月一听就火了,非要把自己受的委屈说清楚不可!小月妈见状决定回罗家干活不带小月了。

  章知君和吕洁如的矛盾越来越深了。小月妈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对钢琴教师比太太还好? 胖厨师告诉她不要担心,别看老爷好象对章知君好, 实际在这个家里还是太太说了算。小月妈这才放下心来。

  小灿阳按照哥哥的唆使在爸爸面前大骂章知君。罗雨轩便借孩子们的胡闹为由,搬出了家门, 回到了六国饭店章知君身边。第二天,管家为吕洁如去找罗雨轩说和时,却带回了罗雨轩的话:如吕洁如不同意他娶章知君为二房,他就永远不回这个家了。

  章知君名正言顺的成了罗家的二奶奶。但罗家的两个男孩儿仍不甘心接纳她, 于是,就在婚礼的晚上,他们处心积虑又办了一件事……

  第四集

  当罗雨轩弄清事情真相后本想教训一下儿子,但被章知君劝住了。她认为是吕洁如在幕后操纵,自己在新婚之夜计较就上了她的当了。她相信今后一定有办法把她斗败。首先她想把家里的佣人拉拢过来, 第二天就让小月妈到她房中干活。吕洁如得知后马上赶来了。她不但把小月妈打发走,而且把一摞《女儿经》《为妾之道》之类的书籍放到了章知君面前,让她好好学习在大家作小的规矩。为了拉拢小月妈,吕洁如主动提出预支工钱让她还债。小月妈高兴坏了。正在这时, 有人告她,小灿阳和几个穷孩子在街头空场上为放风筝发生了冲突。

  原来小灿阳看见小月她们放风筝十分羡慕,也让家里买了一只特大的风筝。是一只蜈蚣。 而小月的邻居“大白薯”放的就是小月儿的那个屁帘儿。风小的时候,罗灿阳的大蜈蚣便起不来了, 而小月的小屁帘儿却在天上飞得怡然自得。小灿阳就把气撒到了屁帘的主人张小月身上。等小月妈赶来时,小灿阳冲小月儿妈大吼起来, 让她马上“滚蛋!”离开罗家。小月儿妈原以为她是个孩子,说的只是气话。没想到,第二天管家却告诉她,她已被辞退了。小月妈不解。管家偷偷告诉她,真正的原因并不在小灿阳的一句话,而是在小月妈“跟太太走的太近了!”老爷才借此开罪于她的。小月妈无奈只好再次离开了罗家。

  一天早上,小月十分奇怪,妈妈突然带她给爸爸上坟去了。 路上还十分奢侈地给她买了包热栗子。到了坟地,妈妈哭得又出奇的伤心, 这是小月好生奇怪……直到一个姓张的铁匠前来迎娶她的妈妈,她才知道,妈妈已经改嫁,给她找了一个新爸。小月的新爸张铁匠是个很不错的男人。他自己不会生养,所以才找了一个带孩子的寡妇。他一再表示自己不会错待小月。可小月还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几个月后的一天,罗雨轩突然提出要和吕洁如言归于好。原来是时局的变化又需要动用吕洁如娘家的关系了。吕洁如趁机提出,除罗雨轩要在她与章知君两边各住一天而外,还要把章知君辞退的下人全找回来!消息传到小月妈那里后,小月妈很是为难。原来小月自打来到张铁匠家后,从来也不叫爸,而且从不过话。小月妈既不想丢掉这一工作机会,又怕家里女儿和新爸发生冲突,使这刚刚建立的新家“散了架”。正当她左右为难时,张铁匠为了生火把小月爸留下的那个放风筝用的线轴给劈了, 小月为此又哭又闹被妈妈大声呵斥了一顿。尽管张铁匠一点也没生气, 但小月妈还是下决心把罗家的活儿给回了。谁知,这件事刚刚发生不久,张铁匠突然不知了去向,小月妈认为一定是小月把张铁匠气走了。新的生活危机又一次摆在了她们面前,二人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不期,张铁匠却全然无事地回来了。原来他在清河找了份儿活, 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走了。去后第一天上班,就赶上夜班有人请假,他又没带铺盖, 于是就连白天带黑夜接着干了三天。这样,一下就挣了六天的钱。回来的路上还特意给小月买了石板和墨盒等上学用具。说完,便倒在床上呼呼地睡着了。看着疲惫不堪的新爸, 小月儿十分感动,在吃晚饭的时候她终于由衷地叫出了第一声“爸!”

  第五集

  小月上学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但当她来参加入学考试时,才发现,学校门口早已挤满了人。他们一家子又担心起来。这么多的人自己能考上吗?发榜那天,小月意外的发现她不但考上了,而且还是第三名。第一、二名当然是谭保罗和小灿阳……

  谭保罗看小月长的漂亮,总是让小月到家里去玩。一天,谭保罗过生日,小月刚要出校门, 就看见谭家的汽车等在那里。她吓的掉头就跑。罗灿阳见状拉她上了自己的洋车,不管小月愿不愿意就把她拉自己家去了……小月决心上师范。小月妈和新爸见小月这么有心,表示现在的只要小月肯学,自己拼死拼活也要供她上。从此,上师范便成了小月也是她们全家定下的一个奋斗目标……

  期中考试的成绩公布了。张小月还是第三名。她对此已习惯了,可罗灿阳对谭保罗却很不服气。趁谭保罗不注意,便把他的白卷儿偷出,在班上公开了。谭家的副官长见罗灿阳出了谭保罗的丑,便威胁罗家的下人满福说,“谭督办很生气,一定要把罗雨轩从内阁里踢出来!”这下可把罗家上上下下急坏了。小灿阳知道自己惹了祸,放学后便没敢回家,而是躲到小月家里去。

责编:凌微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