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WTO,中国影业有与狼共舞的信心和能力吗?

  进入九十年代,一个名词被点击的频率越来越高,那就是“本土电影”,因为有了外国大片,因为中国要加入WTO。

  中国入世之后,在遵守中国现行电影管理条例的前提下,每年允许以分帐形式进口的大片将由现在的10部影片扩大到20部影片;外商外资进入中国电影放映业,在49%以下的股份内与中方合作经营电影院。

  国外影像产品商,特别是好莱坞片商进入中国市场,将会是制片、发行、放映、衍生产品等多方面、多渠道、全方位的进入。

  西方一些电影公司以其敏锐的商业嗅觉,马不停蹄地在中国设立办事处;一些电影从业人员也开始来中国寻求发展机会;中外合资的电影院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出现……一连串的信号表明,中国这个巨大的电影市场正在被世界看好。好莱坞各大公司雷厉风行地研究中国市场,他们招聘了解中国市场的华人供职,像华纳、迪斯尼等电影公司,早就有中国大陆赴美的电影人任职。据报载,一份把中国电影市场分为“都市”、“小城”、“乡村”三个区域的调查表格,已出现在这些公司派往中国的人员手中。该项市场调查将征求观众意见,以便好莱坞在影片风格、题材、演员等方面,进行更适合中国市场的调整。另外,他们还将票价和观看时间列入调查的项目之内。据美方估计,中国电影市场在2005年前,每年具有10至15亿美元的“票房潜力”,此后,每年还将增长5.1%。

  这一切都表明,加入WTO,中国电影业将受到巨大的冲击。

  于是,在《泰坦尼克号》达到进口大片票房顶峰的背景下,在十几个城市播放23部国产片的收益不及一部美国大片收益的纪录下,有人惊呼:狼来了。

  面对这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更多的电影人以海纳百川之势,乐观地迎接它的到来。著名导演谢飞说:我对入关抱有很大希望。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让我们这个行业产生本质变化的机会。所谓本质变化,就是当年邓小平所说的平等的市场竞争机制。如果有了这样的机制,艺术电影就会有一个长期的市场。竞争的终极目标是市场,是钱。美国人在上海的研讨会上说,必须很现实,WTO不是关于人权的问题,不是关于环保的问题,而是关系到钱的问题。所以,当美国代表和你们谈电影的时候,他们关注的中心就是钱。

  国内一些电影人开始“心动不如行动”,在直面电影现状的同时,脚踏实地,寻找与外国大片抗衡的市场对策,出现了多部能与好莱坞大片较量的影片,开始了被影人自称为本土电影收复市场失地的悲壮“突围”。

  成立于1995年的广州三剑电影学社,是我国第一家专门研究如何开发国产片市场的业余学术团体,他们在受港台影视冲击最大的广州,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票房神话,令内地的电影工作者刮目相看:《红樱桃》上座率高于《泰坦尼克号》之外的所有美国大片,首轮票房高达237万元,而宣传成本只有6万。他们策划的“美猴王”火拼“狮子王”,结果是《狮子王》在广州没有一场满座,平均每场只有64人次;而国产动画片《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新老动画片却场场爆满,平均每场观众人次高达212人。记录片《较量》和儿童片《一个独生女的故事》也由他们先在广州掀起上座热潮,而后波及内地电影市场。他们将国产大片、长达3小时40分的《大转折》上、下集剪成2小时的单集,使影片更精练好看,收入亦超过多部美国大片,这更是电影发行人员对已出厂的片子做大幅度删剪并获得成功的首个特例。

  该学社“三剑客”之一的祁海告诉记者,顺应大众的社会心理、摸准观众的欣赏心理、明星绝非卖座的先决条件的认识,是他们成功地抢占市场的诀窍。

  一部《生死抉择》,更是让电影人看到了新的曙光。这部片子短短三个月已在全国狂收1.1亿元,虽说是单位组织包场观看,但反响热烈,许多观众说,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真实的警示电影。《生死抉择》的成功,充分印证了这样一个观点:对目前中国社会的真实了解和把握,用真正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去关注生活,是中国电影改变现状的最好方式。(新华网)



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