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梁从诫委员:我们不做世界的厨房
03月14日 09:10


  (央视国际记者 王垠)本届政协委员梁从诫先生是著名的建筑家梁思成先生和林徽因女士的儿子,以前他是个历史学家,1993年起他转行当了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会长,我们就从“自然之友”开始讲述这其中的故事吧。“自然之友”是国内第一家民间环境保护团体,1994年经政府批准成立,全称为“中国文化书院、绿色文化书院”。以“善待自然”为宗旨,“真心真意,身体力行”为标准,以环境教育为主要活动。到底是什么力量驱使梁先生加入到了环保者的队伍中呢?

  总得有人出来做点事吧

  梁先生在谈到自己由一位历史学家到一位环保工作者的经历时幽默地说:“这个转变确实没有戏剧性的原因,不是说看到个垃圾桶忽然就大彻大悟了,或像英国的王子看见打了一只大雁就从猎人变成动物爱护者。是因为总得有人出来做点事吧,大家都知道环境恶化,都抱怨环保局没做好工作,但是你做了什么,这事跟我们自己一点点关系都没有吗?要想到自己的消费行为和环境是有关的。我们一方面说汽车尾气如何污染空气,但是一方面听一个大学生讲班上做了一个调查,有99.99%的学生将来想买自己的私人小轿车。要知道每增加7辆车就要失去一亩地,一公里高速公路要占用60亩地,这样的话我们还吃饭不吃了?所以这里就有个衡量的问题,法规的问题,还有个自觉性在里面。当时我是北京奥申委环保顾问的时候给北京提建议一定要大力发展公共交通,特别是快速公共交通像地铁,舒适、安全、快捷。现在我每天到政协开常委会都骑车去,可能骑车去开会的就剩我一个人了。我骑个20分钟就到。我和老伴也是4个轱辘,可是是两个司机。

   西部开发中的环境问题还没解决

  谈到环保就不能不谈到在西部开发中可能遇到的环境保护问题,因为西部的环境资源是很丰富的,怎样才能更好地利用呢?梁先生的见解是:“我认为新一轮的开发一定会给西部环境带来新的压力。退耕还林、退耕还草并没有实践经验。种树并不难,可是让树活下来却很难。沙漠上最大的问题是水,而且许多树种不适合沙漠。比如杨树就是耗水型的,它的根把地下水吸收上来,叶子又把水蒸发掉,时间长了,树会成片死掉。所以说退耕还林、退耕还草要科学的实行。另外的问题是,退耕容易,林还得出来吗?我有过沙漠种树经验,知道那有多不容易。怎样才能又开发又保护环境,这还是个没有解决的问题。

  环保教育是公民责任心的教育

  当然,环保的实现需要教育和法律规范来保证,可是我们的学校是否欠缺对公民环保意识的教育?梁先生说到这里眉头皱了起来,很痛心的样子。在他看来,法规只能是人犯了法以后去惩治他,而公民的责任心是一个人内心的自我修养。我们的学校欠缺的不仅是环保意识的教育,任何责任心的教育也都缺乏。环保从伦理原则上讲是利他主义精神,没有这个精神,还谈什么环保?梁先生在这里打了个比方:“作环保不像收拾房间,收拾好了自己住着舒服。作环保对整个社会、千百万公众都有好处。”梁先生听说现在有些大学生雇人打扫宿舍或者将垃圾扫到过道里,听到厕所的马桶在漏水却像没有听见,洗袜子让水哗哗地流,认为和自己没有关系就可以这样做,不禁发出感慨说:“有些学生虽然有很高的学历,但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连做人起码的责任心、对人的尊重都没有了。我们缺乏的首先就是做人的基本的教育。所以我们教育孩子是都要从为社会、公众的角度出发。如果抱着那种天塌下来也砸不着我,活该爱砸谁砸谁,我才管不着呢,这世界又不靠我一个人救的人生哲学,那还谈什么环保呢?

  不要以为好像天塌不下来,天是会塌下来的

  梁先生回忆60、70年代的时候,内蒙插队青年都说内蒙孩子早晨骑马在草原上鞋子、袜子都会被青草上的露水打湿,因为草都长到马肚子,而现在的草连马蹄也盖不住。谈到现在,他举例子说:“官厅水库从1997年起退出了北京的供水系统,因为它的水质已污染到不能做生活用水来源的程度。这是由于上游也就是丁玲笔下的桑乾河两岸人们逐年积累污染造成的结果。北京现在只剩下密云水库“一盆”水了。我们中华民族13亿人,将来会有14亿、15亿,就这么一块土地,怎么生活?不要以为好像天塌不下来,天是会塌下来的。我很担心今年夏天北京会限制用水,去年一冬天都没怎么下过雪。北京的水已经这么紧张,可有几个人有节约用水的意识?当我们享受现代化生活的便利时,有没有想过节省资源?就拿洗衣服来说,手洗和机洗用水量差3倍,当然机洗省了我们的事,可同时我们付出的代价是资源,这还不是钱的问题,钱还可以挣来,水用完了向谁要呢?我和我老伴把所有的洗衣水都攒起来,最多能攒5、6桶水,我们3天基本不用按抽水马桶冲水按钮。前三个月我们只用了10个字的水。我很引以为自豪,这是我们最节约的一次。我们也没说不洗衣服、不洗澡、又脏又臭。并没有影响正常生活,主要看有没有这份心。我们活动出去都是带自己的筷子,不用餐馆的一次性筷子。有人嘲笑我们说你这一双筷子就救了我们的的森林了?我理解是任何事情总得有个开端,不可能振臂一呼,全国的森林就都绿了。事情总得有第一步,不要以为开端总是很小的、微弱的、不显眼的,就不屑于去做;或者以为一做就会立竿见影,天下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还有人笑我们说我们是自我安慰,拯救自己的灵魂。但我说就算如此,也比同流合污强。我们也许拯救不了别人和整个社会,但我们至少拯救了自己的灵魂。”

  环保问题上美国绝对不是我们的榜样

  众所周知,许多发达国家的环境很好,他们为什么能将环境保护得那么好呢?梁先生对此却有不同的理解,他介绍说:“各国有不同的情况,环境问题和那个国家的人口和资源是密切相关的。中国13亿人口,960万平方公里土地有一半以上是不养人的。青藏高原、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连野骆驼都会渴死的地方人能活吗?中国的人口大部分就挤在东南沿海的一片上,我国人均耕地只剩一亩一分地,别的国家人口很少,他们人均资源就比我们丰富多了,他们在那个程度上做的环保就够了,而我们就远远不够。我们特别不能和美国比,美国9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比我们就少30万平方公里,可是土地、南北雨量较均衡,并且只有2亿6千万人口,我们的五分之一,还有40%的能源是进口的,他们可以过那样的生活,山还是绿的,水还是青的,家家有小别墅、小花园,前面有绿油油的一片森林,但他们人均能源消耗量非常高。美国绝对不是我们的榜样。我们过不起那样的生活,不是钱不够,是资源不可能达到。我从不把美国当作一个值得效仿的国家,美国人固然有公民的责任心,但他们在资源消耗时却给我们作了最坏的榜样。美国人平均2个人一辆车,我们如果也这样是什么概念?6亿5千万辆车,而全世界现在才有5亿4千万辆车。美国最大的问题在于它是个资源消耗型、崇尚消费主义的国家,不值得我们效仿。学习美国的消费主义,甚至放大实在是自己挖了一个陷阱,将来发展下去会使我们都陷入灭顶之灾。

   我们不做世界的厨房

  我看到报上有个消息,说中国加入WTO就成了世界的车间,好像很骄傲的样子,我把它改个词叫世界的厨房。做饭的人把好菜好饭都端上了桌,而什么肉骨头、鸡毛、涮碗水、油烟都留在厨房中,我们把最好的产品送到世界上去,把资源消耗、污染留在了我们自己这里,那是好事儿吗?归根到底,土地是我们安身立命之所,我们不保护,将来怎么办?我们是否要“端那么多东西到桌上去”?我说就要根据环境状况、资源状况适度发展,不是无限制的发展。这里有个平衡关系。我主张适度消费、适度享受。这个适度也是个空话,需要国家各个部门来综合判断,超过一定程度就叫不可持续发展了。要坚持可持续发展,第一就要找出这个度,第二要坚持这个度。

  最后,年近古稀的梁先生语重心长地说:“说到底,中国的一切问题就出在人口上。任何资源是有个比例关系的。人的生产力不和一定资源相配就无法生产出东西。中国的资源是有限的。我们这一代人没有权力将这一环境灾难留给后代承受。我们不仅要为自己承担责任,也要为我们没出生的孩子承担责任。”开完政协会议,梁先生将要赶赴南京拯救中山陵旁边的树木了。一位老人尚且如此,我们真的不该做些什么吗?

  梁从诫简介

  1932年8月生。195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文革”前曾在云南大学和国际关系研究所工作,1978年至1988年为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编辑,1988年应聘到中国文化书院任导师。现为全国政协委员,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委员。“自然之友”协会会长。获得了中国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和国家林业局先后颁发的“地球奖”和“大熊猫奖”。

  “自然之友”协会的电话是:(010)65261382,网址是:www.fon.org.cn



责编:宏伟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