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英国诺丁汉大学的中国校长是这样谈教育的
——访全国政协委员杨福家教授
03月06日 09:21


  (央视国际记者 王晓遐)这次采访是记者第一次见到杨福家教授,不过给杨教授作采访,记者并不觉得陌生和紧张,因为杨教授那股文雅的书卷气给人一种随和与亲切的感觉,就像在和很亲近的人聊天一样。作为一个中国优秀的教育学者,也作为一名政协委员,杨福家教授在这次全国政协九届五次会议中最关心的还是我国在教育方面的改革问题。

  不要抹杀孩子的天性和创造力

  虽然采访的气氛很轻松,但一谈起中国的教育问题杨教授可一点也不马虎:“现在发生在中国学生身上的一些现象我觉得很奇怪,孩子从小学就开始拼命的作学校布置的基本上说是一成不变的功课。家长、学校和老师把升学的压力在小孩们六、七岁时就重重的压在了他们的身上,一直到高中毕业,考上大学。然后就反过来了,考上大学后反而要轻松得多,包括研究生、博士生也是这样。谢希德教授在世的时候就说过呀:‘真是弄不懂了,现在博士生怎么比小学生轻松啊!’”。这是杨教授在谈到我国的教育现状时所说的一番话。

  杨教授在讲到这个问题时很激动:“我一个朋友的孩子现在正在上初三,他说他的孩子,一个才十四、五岁的孩子说‘来生再也不做学生了’。哎呀,我听了以后非常震惊呀。你说这样一个孩子他对学习还会有激情吗?对知识还会有好奇心和探求欲望吗?他还会有创造性吗?小孩子本来就应该是满面红光、活泼可爱的,但是你看看现在一些被功课压的喘不过气的孩子们,整天脸色煞白,作功课作到晚上十一、二点,怎么快乐得起来。家长们看着自己的小孩受苦却没有办法,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升不上好学校,以后就没有好前途!老师、校长也同样没办法。升学率不过关,谁的面子都难看。所以我说呀,现在不是正在进行高校改革吗,改革步子还要迈得更大,力度还要更强,否则,谈素质教育、谈创造性,都是没有用的。”杨教授告诉记者,人的天性是从小培养起来的,其中包括孩子的好奇心、对大自然和各种事物的兴趣。而要想使我们的孩子更加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基础教育非常重要,这主要就是指孩子在中、小学时的素质教育。

  要为我们的学生创造一个充满好奇与激情、充分发挥民主的快乐集体

  杨教授还介绍说,近年来,他到过世界上不少发达国家的一流大学,感到我们国家的教育差距体现在很多地方。他说,清华不久前花10万美金从美国请来一个人做系主任。有人问他意下如何,他觉得很好,重视了人的价值,突破了一些禁区。不过他认为也千万不能小看我们已经有的这些教授,因为他觉得有些世界一流大学教授的水平未必有我们北大、清华、复旦的高,但是他们手下会有10个研究生在拼命地干活,每个学生每周平均工作100—140个小时,这是他不可想象的。杨教授强调,在这里并不是说我们的研究生不好,只是机制不对。国外一流大学的研究生为什么这么拼命?哈佛大学的研究生是很难当的,他们是从这么多优秀的分子中挑选出来的,他们这么灯火辉煌地干,我们再聪明也很难比!而我们的研究生呢,三年是要保证毕业的,所以导师不敢也不可能给他做很有难度的题目。

  “所以呀,差异已经主要不存在于房子、经费等一些基础设施方面的了,而是我们缺少一种机制,现在我们在拼命干的是中、小学生,真是都反过来了。”杨福家说:“我们中国现在需要一个真正宽松的环境、一片绿色的土壤、能让创造性的人物不断地涌现,这才是必须的,而要在这方面有所突破,教育是首当其冲的,教育改革更是事在必行的。”

  杨教授还特地举了诺贝尔奖这个例子,他说,获得诺贝尔奖的人中,有很多是在做博士生期间做出获奖成果的。如果没有这么多风华正茂、思维敏捷的青年人在艰苦劳动,我们或许就不大可能有诺贝尔奖出现。世界上有名的一流大学,之所以称为一流,除了有好的导师、学者外,最重要的是有一批风华正茂、思想敏捷的优秀研究生和博士生,他们是在一种充满好奇与激情、充分发挥民主的快乐集体中日夜奋斗的。我想我们的不管是大学,还是中、小学里如果有了这样的一个环境,我们的学生如果从小就被这样的一种气愤所包围着,那么一定会有很多优秀的人才涌现,而到那时我国离诺贝尔奖就不会远了。

  (杨福家简介:全国政协委员 1936年6月生,宁波镇海人。195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物理系,任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1991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1993年被任命为复旦大学校长。1995年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2001年起至今任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



责编:寇维维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