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关注贫困,但与学术无关——记吉林省代表连建设教授
03月05日 12:30


  (央视国际周阳3月5日北京报道)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各项社会经济改革的深入,关心贫困人群,缩小社会各阶层收入水平的差距日益在有社会良知和责任感的人们中达成共识。而确定连建设教授作为我的采访对象,完全是因为他在提供给媒体采访的资料中写到:他希望接受采访的内容是如何消除贫富差距,改善人们的生活。

  在采访之前,我想在网上查找有关连教授的更多资料,但我只找到一个叫“连建设”的吉林大学材料学博士生导师,我很怀疑此“连教授”是否彼“连教授”,因为潜意识里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经济学教授。我带着疑问在人大会议召开前夜(3月4日)来到吉林团驻地:北京奥林匹克饭店。

  不知为什么,在连教授为我打开房门的一霎那,我异常平静:他和我心中对材料学教授的想象完全一致:平实到我能觉察到他的勤奋。当时在他房间的还有一位刚结束采访的人民日报记者。于是,我笑着说,“马不停蹄接受采访也挺辛苦吧!”连教授坦率的说:“是啊,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不过是一个老百姓而已!”

  我们的谈话就从老百姓的生活说开了去。

   给我加工资可以缓一缓

  当我发现这个连教授真的是一个材料学教授,而且还是国家级专家的时候,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连教授提出建议的不是科技问题、环保问题, 而是贫富差距问题?

  连教授给我说起他的家常。他说,70年代,他去农村的亲戚朋友家觉得青山绿水,可现在不同了,其间的差距是大家都能感受得到的,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来说,大家能做的不过是相互从物质上接济接济,但作为一个人大代表,就不是一个小家的问题了。

  连教授说,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发展是很快的,但还是出现了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发展中我们的分配政策出了问题,在新旧体制交替的时代,有些人(根据不同原因)适应了新体制(市场经济体制),而还有很多旧体制下的人未能适应,这中间有客观的人的差别;但是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和我一样工农兵出身的有些同学就下岗了,既然有这么多人(都处于这种境地),不能说就是他们不对了,跟不上形势了。

  说到对策,连教授强调,税收政策应该向低收入者倾斜,政策应该在这方面有所调整:一方面要通过财政及其他渠道建立和完善适应市场经济的社会保障体系,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项目和政府开销;另一方面还要扩大就业,在扩大就业方面仍然涉及税收的问题,适当降低相关税率(当然还要取消不合理的各种费用)不仅会为现有企业减负,从而吸收更多就业,还可以促进民间资本投资,让更多的人愿意投资,就有更多的人重新就业。现在央行屡次降息而银行储蓄依然高企,说明民间投资环境还不畅通,费税都是影响因素,民间投资不活跃也影响到国有企业的搞活,曾经一度的“国退民进”就遇到类似的问题。

  在提到现在普遍存在的“买断工龄”的做法,连教授说,我觉得(三、四万块钱)太少了,相对于那些生活困难并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尤其是国有企业的下岗工人来说,应该得到更多补偿。

  我想,许多经历过并正经历着下岗的国企工人听到连教授的回答应该会很高兴,不过我还是紧跟着问了一句:您对于公务员加薪的问题怎么看?要知道教师每次都和公务员一起加薪。连教授说:就我个人而言,我想给我加工资是可以缓一缓的,国家的钱可以用到更迫切的地方。

  材料学专家的人文关怀

  在说到对社会贫困群体的关怀时,连教授一再强调,那种认为贫困是个人素质差异的结果的看法是不对的,即便有人在失业的困窘下丧失对劳动的信心,我们的社会仍然应该有某种措施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他们不会因为社会保障活得很好,但可以活得很简单。在连教授眼中,一个合理的社会阶层结构应该是中间阶层占大多数的,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

  提到社会舆论对于经济上处于弱势的群体的作用,连教授说,大家还是应该多从正面加强报道,过多的宣传贫困会使社会上抱怨太多,行动太少,媒体还是应该多讨论讨论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对此,连教授还专门提到了我们的中央电视台,他说,中央电视台在这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但是建议还要更多的从普通人的角度反映普通人的生活,不用有太多的高大形象。他说,在法国的时候,他常看的一个电视节目讲的就是普通人的生活,比如一个人从水沟里救出一条小狗,这种节目就是要人们更多的关心别人,一点一滴做起,这种宣传效果要比隔一段时间推出一个英雄人物要好得多。

  材料学专家和经济学

  连教授为了说明税收与民间投资的关系,曾以美国市场为例算了一笔帐,企业投资于国债获利多少,投资于股票获利多少,投资于实业会受哪些因素影响,税收多少,盈利多少,道琼斯,标准普尔500……,

  听着听着,我真的怀疑我在跟一位经济学教授对话,我忍不住好奇问起连教授的经济学知识从哪里来,他告诉我说,他已经炒股多年了,股市让他关注经济、研究经济。原来如此!

  紧接着,连教授开始侃侃而谈他对证券市场、经济学和市场经济的看法。从亚当斯密到凯恩斯,再到巴菲特,这些名字从一个材料学国家级专家的口中说出来,觉得他对生活真的很有热情。而更让我吃惊的是,说着说着,连教授从柜子里拿出一本大厚书,我凑近一看——《投资学》,还是全英文版的。

  您觉得材料学和经济学有什么异同吗?连教授说,没什么不同,都需要理性的思考。经济学是需要理性思考的,中国人的传统是感性,不太追求精确,但市场经济是需要理性的,就是我们常说的市场会按他自己的规律运行,因此我们现在常说政府不要管的太多。解决收入分配问题也是一样,需要理性的解决,要建立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社会保障体系。

  连教授还从他自己的感受告诉我们,对于老百姓来说,要保护好自己,有两样知识是应该学一学的,一个是法律、一个是经济学,法律告诉我们秩序,规范我们的行为框架;而经济学是教会我们如何在既定框架下把事情做得更好。

  教授和人大代表

  现在,我以为我对连教授的认识已经差不多接近事实了,但事后我发现还是不够。

  因为我问了一个我以为连教授不会感兴趣的话题:您认为你是怎样当上人大代表的?没想到连教授的回答让我看到了他更为真实的一面。

  连教授说,他个人认为当选代表是一个偶然,因为1988年他从法国获得博士学位后即回到中国,在那时算是回国很早的。他说,他的个人事迹也没什么突出的,不过是国家级专家、发表的文章多些,在国外被引用的多些,有些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公式,带出过一些不错的学生(有些学生现在也是博士生导师)……

  至于当上人大代表(连教授是连续两届代表)给自己生活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密切了与社会的联系,较深的了解了中国的基本国情,关注百姓生活中的各种问题,否则只是一个待在学校的知识分子,而作为人民的代表就要把百姓生活中的热点问题、重点问题集中反映出来。

  那么,如果下届不当人大代表,您会做什么呢?
  连教授: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呗!不同的阶段做不同的事。

  走出饭店的时候已是晚上10点,天不太冷,我忽然是觉得这样的话题让这样的夜晚更加充满人情味儿。



责编:周阳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