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父子走长城

第24天 仙女楼的传说
10月15日 16:46

  [2001年8月7日 第24天 晴 蓝天白云]

  今天是个好天气。

  盼盼的脚恢复的很快,现在不疼了。

  上午8:00点钟我们乘班车(车费10元)到密云县汽车站,转乘一辆与别人合租的面包车(车费10元)于5个小时后到达司马台长城。

  从车里远远地望见司马台长城在一排刀削般的山峰上颠簸着,深蓝色的天空深不可测,天边爆炸出团团白云直冲山顶;一阵宇宙飓风掠过,把大团白云撕成片片洁白的棉絮悠悠地向群山飘来。此时的我,真想立即飞到长城上去接住那片片白云。

  车嘎地一下在山脚停住。

  我们直奔司马台长城。

  登高远望,司马台长城扼守山关,天险锁喉。我们沿一级一级陡立的砖阶随城而上,一鼓作气爬上最东端的“望京楼”,已经气喘吁吁地累的不行了。然而,一阵惊喜会让你十分激动,因为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方圆几百里的群山与大地;一只苍鹰盘旋于脚下,展现勃勃生机,栩栩如画。也许天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北京城呢。

  “望京楼”的西边有座“仙女楼”,虽然通到这里的长城已是十分险峻,但还是有许多勇士们到这里想亲眼目睹一下“仙女”的风采。

  传说,楼内住着一位莲花仙女,她本是天宫中莲花池里的一支莲花。有一天被一阵大风吹落到了长城上,经过几百年修炼变成一个俊俏的少女。她非常喜爱人间美景,尤其喜欢这雄伟壮丽的长城,并在“仙女楼”中住了下来不再思想着回天宫了。

  山下有一个财主想修宅院,看“仙女楼”的青砖又光又亮,是盖房的上好材料,就派人去拆。有一个又穷又苦的放羊哥,每天放羊时都要到长城口上坐一会儿,因为他知道这是他祖宗的祖宗建造遗留下来的庞大遗产。每天抚摸着她那光滑的砖石十分爱惜。有一天,当他发现财主的人在拆砖楼时,立即上前阻拦。几个恶人一起冲了上来拳打脚踢,抱起他就往山下扔去。就在这时,忽然天空乱起一阵旋风,把几个恶人卷起来抛到了山下。惊魂未定的放羊哥眼前出现了一位白衣少女,伸手扶起他羞红着脸对他说:“我早就发现了你,你是一个心地善良、正直可爱的人,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愿做你的妻子,爱你一生一世。”

  从此以后,牧羊哥和莲花仙女结成一对恩爱夫妻,就住在仙女楼内,男耕女织生活十分幸福美满。

  仙女楼因此而得名。

  司马台长城建于洪武年间,曾经经历过无数次的战争与掠夺。今天的司马台长城保存完好,没有大面积的人为修复。这里还保存着古老的原貌,是近段长城中保存最好的一段,引来了大批中外游客。

  天色已晚,人们逐渐地向山下离去。

  今天我们决定住在司马台,明天早起从长城向西跋涉。

  从山海关出发到今天我们已经徒步走了将近1000华里,24天的时间,虽然身心都受到了极限的挑战,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了下来。  

  步行是我们主要的行动宗旨。为使这次长时间的艰苦探险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质量做到最好,从安全、行动、效果上都得到满意的结果,出发之前我们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打开我们的背包,清点整理一下行装。

  我和盼盼一长一短的两身衣裤、两套内衣鞋袜,还算整洁。长衣裤在中途洗过两次之外不曾洗过,现在已是五彩斑斓脏不忍睹了,上边还散发着一股汗臭味。妻子给盼盼做的一身洁白的长衣裤在不到三天的行程中已被树枝刮的到处开了开窗,衣不遮体。盼盼很怕他的小鸡鸡露出来,说什么也不穿了,很漂亮的公子衫就这样及早退役了。在第八天时盼盼走坏了一双鞋,换了双妈妈带来的新鞋。我在第13天时换了一双鞋,另外我们都还备用一双轻便鞋随时更换穿用。出发时到现在已有三顶帽子、四个太阳镜、八条毛巾,一个防潮垫,一条签名卷都依次地在途中被风乱跑或不知什么时候丢失了。为了减轻负担,我们又另外扔了一些不是非常应急的药品和物品。

  由于天气变化无常,每天长短衣服要来回更换2-3次。到了有水的地方就把能洗的衣服洗干净,要不然真的能往下刮盐巴了。我们虽然带了两瓶防晒油,但是太阳直接晒在皮肤上还是起了许多小水泡,奇痒无比,抓破之后经汗水和露水浸泡又疼又痒。我们的脸和胳膊、小腿上脱了几层皮。露出的新皮肤也是黑灿灿的。

  吃的东西主要有压缩饼干,还有面包、熏肠、方便面、榨菜、蛋糕、月饼等一系列易携带附加食品。开始时我们背了大量的鱼片、牛肉干、葡萄干、巧克力等小食品,因走的非常艰苦,没有时间或心情去啃吃这些零食。巧克力在包里由于受高温全部软化粘到了衣物上;吃完零食后需要饮大量的水,我们所能背的水量是有限的。所以一边走一边心疼地一次次扔掉了许多。

  每1--2天我们都会幸运地碰到村庄或人家,可以在老百姓家改善一下吃住。好好地腐败一通。有最想吃的米粥和青菜,大葱蘸酱最爽口。

  水是我们主要消耗品,也是身体支柱。它与食品占背包的1/3重量,每天每人的饮水量都在2-8瓶(矿泉水瓶)之多,所以我们最怕的就是连续在山上过夜,每一滴水我们都不敢浪费。当遇到山泉和到有人家时,我们会把水喝到喝不动为止,因为走在山上每一分钟身体的每一个汗孔都在流汗,非常需要大量的水来补充。

  在山上我们饮食的基本结构是:饼干+凉水+火腿肠+榨菜,每天吃饭不定时。休息的时候抓时间吃一口;饿了的时候就休息吃饭。每天2-6次进餐,不规则的饮食给肠胃增添了不少的麻烦。由于饮食卫生问题每人都经历过闹肚子的痛苦。

  有的朋友问我们走长城住在哪里,你看见我们背的帐篷睡袋和防潮垫了吗?那就是我们在野外宿营时的装备。有时住在长城的空心敌楼里;有时住在山根的空地上;小河边;马路边;还有长城脚下的村庄农户、旅店、值班工房也留下过我们蜷缩的身影。在满足了野外宿营的好奇心时也伴随着更刺激的安全问题。长城楼是否会在我们熟睡时塌方?山上的狼会不会趁机偷袭?两条腿的狼也许还有?所以我们带上了水果刀和手电等工具。背包里还有2台照相机、几十个胶卷、笔记本、电池、一大盒跌打损伤药品,快速止血绷带、纱布还有最好的蚊虫蛇药、针线、绳索、洗理用品等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背在肩上确实有点重,走着走着就想扔东西,就连一张纸都不想多留。

  妥善解决了衣食住的问题,那么也保证了行的任务。

  在行进的过程中,最为艰苦的是在烈日当空的时候,又无路可寻;前边是悬崖和不可预见的路况时;山峰陡峭不得不徒手攀岩时;早晨的露水把衣服和鞋子都灌满水的时候;饮用水被喝干了的时候;长城上的青坡长满山枣树的时候;钻树林时小飞虫和马蜂侵袭的时候;一条蛇突然在你的脚底下窜出的时候;摇摇欲坠的城楼;随时会坍塌的城墙还有许多防不胜防的……;你的生命或身体随时都会受到致命的伤害。下一步你将行到什么地方,吃、住和休息在什么地方,一系列问题都是未知数。

  行――是每一天我们都要征服的困难。

  行――是每一天我们得到的最大收获。

  ——任二林


责编:何贝莉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