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父子走长城

第22天 泪洒三省交界处
10月15日 16:08

  [2001年8月5日 第22天 大雾 闷热]

  早晨,山间的大雾挂满枝梢。伸手抓一把,能攥出许多露珠。

  我们在老八路的房后上了长城,夹着水汽的山风打湿了衣服裹在身上凉嗖嗖的出一身冷汗,索性脱掉长衣换上短装行进。我们越爬越高雾也越来越浓密。后来变成了水滴丝丝地刮起雨来,皮肤上惊起一片鸡皮疙瘩。

  露水早就湿透了鞋,还灌满了鞋船。盼盼这时没了以前的风趣,因为他的脚更疼了。身边树枝上知了没完没了地叫着,让人更加心烦。

  我折断一根树杈递给盼盼,他拄着拐杖埋怨自己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城墙已倒塌的面目全非,如果不是青纱帐闪开一条道来根本就看不出这里有长城的存在。石头墙行走起来非常危险,不敢多想,想也没用。我们知道,就是此时城墙塌下来我们不但豪无准备也毫无办法,只有靠老天爷保佑了!每回过头来看看刚刚走过来的路线时,都会心有余悸。无论如何,只有前进,前进再前进。越是困难我们越想战胜它。可是,事情总是不随人愿,不断地加大考验我们的砝码。

  没走多远,盼盼的脚又扭了一下,在先前的病基上又加重了伤势。双手捂着已经浮肿的脚腕打颤,脸上的肌肉扭曲着渗出一层汗珠。使劲地闭着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可是眼泪还是在他紧闭的眼缝里流了出来。乘我不注意时赶紧抹掉了。

  “乖,男孩不哭,爸爸给你揉揉。”一边说着一边心疼地捧过他的脚。话一出口我已感到语有所失,糊涂的我没有反映过来应该在照顾他身体的同时更应该照顾一下他的自强心理。不应该看到他的眼泪。

  “赶是扭的不是你的脚,都疼死了还不让哭。”盼盼撅起小嘴与我争辩着,再也忍耐不住心里的委屈。

  “好了好了,我知道很痛。我也扭过脚呀,过两天就会好的。”我表现出不耐烦的神情,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才好,因为我无法替他承受那钻心的疼痛,只能疼在心里。这是上苍对他的考验,能否让他闯过这一关。

  盼盼自小就很坚强,学走路摔跤后,不用鼓励夸奖,完全不在乎的样子旁若无人地爬起来继续走。他长这么大,我还真的没有看过他掉几次眼泪。现在我的儿子一天天从一个小男孩成长起来,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慨。

  望着前边一段比一段危险的城墙,不敢想象石头一起滚落下来的后果。我心里恐怖极了,坐在石头上迟迟不敢站起来。虽然我不迷信,但是心里还是默默地祷告着:请老天爷保佑我们,保佑我的盼盼一路平安!

  在盼盼上次从城楼上摔下来以后,每走一步我的心都悬在半空中,很怕再一次出现危险。到清东陵二郎庙参观时,我让盼盼学着游人们的样子烧了一柱香,还特意给盼盼请了一尊“大师开光”的观音坠挂在他的脖子上保佑,来安慰我那受到惊吓的灵魂。我知道那是无用的,但是,我还是那样做了。不知为什么。

  几次发生在盼盼身上的危险情况动摇着我。如果孩子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怎么办呢?如何向家人交待?我越想越发毛骨悚然。心里一阵紧似一阵地痉挛,恨不能马上缩回自家的小床上捂上一张大被蒙住自己。

  “爸爸、爸爸!咱们走吧。”盼盼拍了我一下,把我从想象中惊醒。我机械地尾随着他,他一瘸一拐的背影,我好象都视而不见了,心情很麻木。

  脚底下的石头多数已经风化分层,不知是什么岩石。深灰色的,风化后能用手揭起许多层小薄片来,象大块的云母片。在我们前一段走过的地方不曾见到,捡两块小小的石头当作纪念揣进了背包。这一段长城全是这样的石块垒成的。经受不住多大震动,在上边行走非常危险。

  这里的蛇很多,碰到很多回,我们捡到两段比较完整的蛇皮(蛇退)收藏起来。

  翻过两座山头,雾浪传来山脚下羊倌的吆喝声。我们由于看不清方向,向他大声地叫喊着寻求帮助,没有回音。前边的路况如何,我们只有拿着指南针在地图上摸索着前边的方向。寻着几米的能见度在山上摸着石头爬行。

  我们被雾包围着,孤立无援。

  现在我们正在攀登的是今天的第四座山峰,地形很陡,人体几乎与山坡平行前进。逐渐接近了山顶,我们的头探出了地平线,眼前一块三米见方的平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是长城敌楼倒塌后露出来的空地。一座一米高竖状三棱形石界碑矗立在中央。

  “啊!三省交界碑!”我狂呼起来。这就是在山下老百姓跟我们提起的三个省区交界的三角地带,我们一直在寻找着它。盼盼也异常激动。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跑上前,双手抚摸着界碑,围绕着碑体我们转了两圈。北京―天津―河北!北京―天津―河北!一种胜利的喜悦涌上心头。我和盼盼在碑石前举起双手欢呼着:北京――我来了!Yeah!!!

  此时是上午10:20分。我们终于到达北京了。

  对着雾中的北京眼泪止不住地夺眶而出。

  千里路,云和月,披荆斩棘。斗酷暑,战风雨,万里长城。手擎天,心澎湃,泪眼京川!!!

  我打开手机连续地按着号码给各地的朋友报着激动,我的心情就象除夕的钟声刚刚敲响的时候,向各位好朋友报着平安,传着我发自长城上的祝福,在我的第一个心念中就是要把我此时的心情立即分享给他们。

  我在碑上打开笔记本写上了:“I love you Peking !”

  在碑石顶上留了一张我们到达此地的纸条。希望能被后来者发现,好与我们分享登上长城的喜悦。

  上午11:00整我们跨进北京平谷地区的长城,继续向将军关方向前进。

  这时天气开始闷热,雾逐渐地散去。中午12点钟从长城上下来经红石门村沿山脚而行。

  一山之隔,北京人居住的风格活生生地跃入眼帘。

  下午4点钟左右我们到达将军关长城。昔日的将军关失去了往日的风采,没有振奋起我们的精神来。

  搭车经过海子水库未做停留直达平谷县城。带盼盼进了医院,拍了张片子,骨头未受伤。医生警告:不要再做剧烈走动,好好休息几天。

  住进小旅店,我悬着的一颗心落到了地上。

  今天有一点小小的遗憾还一直使我不能入睡,就是经过海子水库时没能满足盼盼想到水库里玩一会儿的心愿,是时间紧还是心疼钱,鬼才知道!

  ——任二林


责编:何贝莉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