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父子走长城

第19天 雨衣伴我行
10月15日 15:22

  [2001年8月2日 第19天 阴 小雨]

  沙坡峪至八卦岭在地图上的直线距离为30华里。

  长城根下的山路从沙坡峪盘山越过4道山梁3个村庄紧追长城到了八卦岭。偶尔有一两辆二轮摩托车通行不见行人。

  昨天夜间外边的吵闹和蚊子的骚扰没有睡好,凌晨安静了一会儿又被一阵紧似一阵的矿石车声搅了个天翻地覆。公路上的自改拖拉机拖着超重的矿石喷着浓浓的黑烟惊天动地的跑进跑出,好似从我们的头顶上辗过一样。

  我在这里不能不提一下门房值班的老头,60多岁的年龄,微胖的身体显得有些富态。白而宽的圆脸一脸严肃而不乏慈祥。两鬓花白,说话声音不大但象头低吼的狮子。腿脚利索敏捷程度不亚于一个捉小偷的警察。晚上外边撂下一根横木杆拦截着公路上驶过的矿车。这条公路是沙坡峪通往外边的惟一通道。两边自然形成的山被长城占据着守着这里。原来古代的防预工事在这里仍有它的实用价值。

  今天晚上老爷子特意把他8岁的孙子也带来了,胖乎乎的小家伙聪明可爱,绕着他盼盼哥哥问这问那,盼盼和我商量说晚上能不能他俩睡一张床,让我和老头挤一宿?!

  老头对工作负责任的态度决不亚于拿着红樱枪的儿童团员。他守的这个岗位是负责检查从山里开出来的矿石车并记数收票。深夜里,外面偶尔有一两辆矿车通过。当他听到车响就老早的从床上爬起来冲出去拦住车辆,有一次我在朦胧中听见司机对他说:“乡里乡亲的,就这一次让我过去吧!”

  “谁都不行,掏票。”老爷子低吼的声音。

  “操。”听的出来是司机嘟哝了一声。

  然后是拦杆“吱”的一声抬起,矿车加大油门的山响。

  他合衣而卧,闭着眼睛竖起两只耳朵听着外边的动静。

  大概到了后半夜两三点钟的时候,我被老爷子冲出门的声音惊醒,他拖拉着鞋急忙跑出去,不一会又转了回来。自言自语地狠狠骂道:“狗操的,明天等你。”原来在他打盹的时候,一个拉矿车老远熄火溜到跟前偷偷地自己支起栏杆加大油门逃过去了。

  我打着哈吹捅醒酣睡的盼盼:“太阳晒屁股了,起床。”

  过马路跳下河沟,捧起清凉的河水草草地洗了把脸连饭也没吃就收拾出发了。

  早晨阴沉沉的天空下着毛毛山雨,披着雨衣趟着露水登上不很高的沙坡峪长城关口。

  长城从东边的山脊上连绵不断地伸过来在几个小山头上留下了几座敌楼。城墙断续着在青纱帐中钻进钻出。雨雾中的长城湿漉漉的显得有些凄凉。

  没走多远由于城上的青稞太密无法行走,遂下山沿山脚下的山路与长城并行。

  二个小时后,雨停了,脱掉雨衣,山沟里的凉风一下子钻到衣服里,把正排着热气的汗毛孔塞个结实。感冒细菌又一次乘虚而入。使我和盼盼还没有到达今天的目的地就已经腿脚发软脑门发烧了。

  途经的三个村庄生活的很富裕,我们走的这条由东而西的道是十几年前他们走出门的必行之路。现在每个村庄都有一条从南向北由遵化方向穿过长城到承德的马路了,每天还要有一趟班车运送着山里山外的信息。

  沿途的山坡上长满了高高矮矮的粟树,在半山腰处的路边上停放着一辆AS100摩托车,不远处一个衣着入时的姑娘手拿着镰刀清理着粟树下的草丛,她说现在村里人都各自承包了荒山果树,每年每户净板粟的收入就能超万元,这里的板粟因自然条件湿润,无公害污染甘甜肉细,个大饱满,出口外销。是与迁西迁安齐名的板粟之乡。

  远处的一道山梁上传过来“叮叮铛铛”的声音,抬头望去,老少5个人在一个很高的山坡上开山造地呢。他们的上边就是遥遥欲堕的长城,上面有一个并不多见的长方形两层空心敌楼。外观整齐,与城墙相对的方向开着一个圆拱型门和一个窗口,她的侧面开有6个相同大小的窗口。

  山沟里种满了各种农作物,丰满的玉米棒是烤着吃的最佳时期。从启程的头几天我们就已经对老乡地里的玉米垂涎欲滴了。可是老天不作美,把路边的干柴全浇湿了,要不然我们一定会停下来替老乡们“收秋”的。

  我们走的这条路是人们已经废弃的路,所以一走进村庄,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农家的院里。有一次我们顺着路走进了一农户家的后院被墙挡住了,惊醒了在狗窝里避雨的看家狗追了出来,吓的我们落荒而逃。

  走进农家小院问路求水,盼盼总被人家院里树上结满的流着甜水的苹果扎着嘴。

  可能是不一定吝啬的大嫂忘了给他摘,一路上竟没有尝到甜味,可是他并没有放弃那甜脆的食欲。就在我们走到离人家较远的一棵梨树下的时候,他扔下背包一下就窜到一个树枝上摘了两个还没有成熟的酸梨蛋飞快下来塞给我一个,还没等我说话,他一口咬了下去,哈哈,只见他皱着眉头捂着嘴,看前留了两个小牙印的梨蛋愤愤地说:“什么梨这么硬,一点滋味都没有。”

  我憋不住地大笑了起来。

  山雨无常。潮湿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掉下几滴雨来打扰着我们,因为雨下的不大,所以我们没有间断行走。好几次脱下雨衣,又穿上雨衣。虽然今天这段路比较好走,但是穿着的雨衣呼啦啦地裹在身上着实让我们俩体会了一整天潮湿发霉的滋味。真不好受呀。

  中午吃饭,我们躲到一棵大树下,摊开昨天准备好的真空包装猪蹄一听啤酒美美的吃了一顿,好不遐意。

  我们以每小时平均4-5华里的速度行进。小腿发涨,全身无力。于下午,当我们在八卦岭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还没有下班的时候,按计划准时地到达了目的地。雨停了,街上行走的人很多。

  我和盼盼抬头望望天空,相对无语。

  ——任二林


责编:何贝莉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