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父子走长城

第18天 一个真实的故事
10月15日 14:52

  [2001.8.1. 第18天 晴有云 热]

  8月1日,今天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纪念日。

  一轮红日从山上的长城上冉冉升起,披着金黄色朝霞的大地顿时有了朝气。

  盘旋在群山之上的长城披着金衣象一条腾飞的神龙降临人间。

  我们早早地出发了。走到遵化市尾石峪村开始在窄窄的山路上向侯家塞方向走去。

  小路盘绕在山梁之间上下起伏,山上的长城时断时续,有的地方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楼子站立在山尖上向下眺望着我们。

  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的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一个真实的故事,虽然走的很累,但还是情不自禁地讲给了我的儿子。他听的很认真。

  解放前夕的1948年的某一天,东北还是一个到处都可听到枪声的战区。有一个19岁的农民儿子应征入伍参加了解放军去打鬼子。辽沈战役打响了,他所在的部队也参加了激烈的战斗。在一次总攻战斗中,炮弹在他的身边炸开。同连的几位战友倒在了血泊中,子弹呼啸着从他的头顶飞过。几天几夜的恶战,全连的士兵只剩下三个。饥饿交加的他们趴在一个弹坑里向冲上来的敌人猛烈还击。突然又一发炮弹飞来,炸起的土块埋住了他的身体。当他挣脱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一条腿被炮弹皮擦成轻伤,身边的一位战士已被炸飞。炸断了腿的连长在不断地扭动。他的脑海里飞出几个字:救连长要紧。他不顾自己的伤痛给连长作了止血包扎后背起来就往外冲,这时的冲锋号响了,大部队的战士们跳出战壕一齐冲向了敌人。正在这时他感到爬在他背上的连长头一歪不动了,放下来一看一颗子弹从他的耳根穿了过去。愤怒的他像一头被激怒的猛狮一边开枪一边向敌人冲去。战斗结束了,他晕倒在战场上,被战友们抢救过来,他已挂了花,荣立三等功勋章。以后他又参加了平津战役,后随着部队南下,徒步走了几天几夜。全国解放了,他又投身到一个新的岗位。一直工作退休的年龄,用自己的一生谱写了一篇轰轰烈烈的事业。他就是爸爸的爸爸,你的爷爷。

  盼盼低着头一声不响地走着,这也是我第一次给孩子讲他爷爷的故事。

  在儿子的心目中,爷爷不过是个小老头,什么都不能干,天天就知道溜达。走道还特别慢,说话必须对着耳朵大声喊叫。今天听到我给他讲的这些对他震动不小,他从没想到过爷爷还是个解放全中国的解放军呢。我告诉他,一个人一生中都会有辉煌的时候。年轻就是最好的本钱,还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每个人都应为社会为人类做些有意义的事。比如科学家发明创造推动了社会的发展,文学艺术提高了人们的情操。就是我们今天的徒步走长城,也是很有意义的。首先,使自己了解自然、战胜自然的能力增强了,并且对社会也是有意义的,比如咱们提出了“爱我中华 修我长城”,使更多的人意识到长城的重要性,不但为国家保护文物起到积极的作用,同时也从我们的过程中连结了山里山外的情结,沟通了信息。对弘扬中华民族大团结和民族精神也能起到不小的贡献。盼盼听了很兴奋,小脸红扑扑的,精神很足。

  侯家塞到了,这里的人们很富裕,种地的农民也在山里开矿。到处都听得见筛矿石的铁筛子哗哗的响声,拉着矿石的重车从山里出来进去,一片繁忙的景象。

  我们踏过一条小河从侯家塞的后山登上长城往罗文峪方向行进。

  这一段长城保存比较完整,不算很高的山坡上种满粟树和庄稼。走到最高处的地方能够看见遵化市的全貌。

  3个小时的跋涉我们从罗文峪长城上下来,腿有点发软。

  罗文峪长城关口是唐山至承德兴隆公路的必经之路,一道很窄的山门上两道长城严严实实地卡住了交通要道。

  一道小河穿过,2个山泉眼不停地往外冒着纯净的山泉水。周围的崇山峻岭刀削一般的直立,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自然采风地。经常有学生到这里来写生画景,非常有旅游开发的价值。

  这时已是午后2点,我们来不及休息,拦住一辆通往兴隆孤山子的班车直抵孤山子乡化缘去了。

  在饭店美美地吃了一顿,体力也恢复了许多,算一算到下一站沙坡峪还有4个小时的路程,如果继续向前走的话,今天的体力有点超量,不走吧,时间又很早。我和盼盼商量了一下,他说继续走吧,还能坚持住。

  上午我们还在长城的左边遵化境区,现在就跑到了长城的右边兴隆地带了。

  承德兴隆是一个多山地区,山清水秀,盛产水果,姑娘小伙长的也跟水果一样脆甜。

  我们连续翻过两座山梁已隐约可见沙坡峪的村庄了。

  下了一个大坡,陆续地见到了几户人家。太阳快要落山了,人们各自在自家的门前空地上收拾着晒在地上的粮食。放假的孩子们有的帮妈妈爸爸收场,有的带着小弟弟玩耍,在路边的河滩上不时的传过来一阵在水中嬉戏的笑声。

  盼盼不走了,央求着我非得要在河滩和他们玩一会儿不可。

  从河里钻出来不一会我们就到了沙坡峪的村里,放下东西我开始寻找晚上落脚的地方。走了两家,虽然人们都很关心我们,但是,我还是知趣地走了回来。眼见着天色已晚,怎么办呢?住在外边怕休息不好影响明天的路程,硬着头皮去找路边的一个记车数的打更房与当班的老师傅求助。正好屋内有两张单人床可以腾出一张来给我们住。之后,从小卖点买来了一斤蛋糕和几袋方便面,一堆熏肠,晚餐过后余下的全作明天的食物。

  在我们吃饭的时候,有一位年近50多岁的老太太拎着一个包裹坐在了门口,像是长途跋涉至此。在谈话中她说已经离家出来三天了,因为受不了丈夫的毒打儿子也不管她,身上未带分文沿途想打工找个吃饭的地方,今天走到这里已两天没吃饭了。甚是可怜,我把刚买来的蛋糕分了一半给她,她也不再客气,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第二天早晨起来,她在门口等着我们。说要和我们一起走长城,被我婉言拒绝。

  ——任二林


责编:何贝莉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