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父子走长城

第8天 小羊羔的故事
10月14日 17:28

  [2001.7.22 第8天 晴 闷热]

  今天计划到达的目的地是卢龙县境内的桃林口水库。地图上标的直线距离为20千米。实际距离25公里。

  雨过天晴,山高气爽。我们离家乡的地方越来越近了。

  憋了一整天的太阳公公早早地爬了起来,溜进教室的窗棱顽皮地嬉弄着我们的眼睛。

  穿上干爽的衣服,拿出备用白色运动球鞋,放一放脚,舒服极了。把潮湿笨重的登山鞋掉绑在背包后面。

  今天我们有幸可以先走一段公路再上山。

  好久没有在这样的公路上行走了。山躲的远远的,一片片的庄稼紧挨着路边。三米多宽的路石上灌满了沙土然后三轮蹦蹦车和马车在上边撵过后就成了公路,坑坑洼洼的。更确切地说是马路。因为圆型的车轱辘在上边转过总有点蹦跳的感觉,还要左拐右拐的。马却能很轻松地哒哒的直接走过。偶尔有一两位村妞坐在驴车上驶过,还真有点情回大自然的浪漫味道。我们不禁哼起了“达板城的姑娘……”

  一条常年流淌的小河奏着乡曲滑过圆圆的石头拨弄着水草那纤细的腰肢欢快地追逐着我们。

  我们的歌声旋既飞出田野,飞出山间,飞上天边那奔腾的长城。

  我们快乐地走在公路上。

  相隔七八里一个的村庄被公路紧紧地串接着。我们背着村童好奇的眼光,怀揣姑娘媳妇们的大惊小怪,迈着威武雄壮的步伐,走过一村又一村。人多的时候,盼盼就挺起小胸脯走在最前面。没有人的时候,看见农家门口的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玩耍,他就偷偷地摸过去和它们玩起“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强子也会“顺手牵羊”从人家院里伸出来的苹果树上捋下几个未熟的酸苹果来。小妹就会尖声尖气地大喊:“有人没人偷苹果呢。”没等喊完就跑过去抢来一个放在嘴里,差一点没把她的牙酸掉了。大家这个开心呀。

  徒步走是苦了些,但是我们也品尝到了无穷的乐趣。苦中也有甜,只有在苦中走过的人,如“长城小站”的人,他们已经品尝到了甜的滋味。

  眨眼间,我们已走过三十华里路穿过扶岩沟来到了梧桐峪村。村上的小卖店给我们供足了食物和水,一个小伙子把我们送上进山的路。越上梧桐峪小水库大坝穿过半山坡的果树林,沿着光秃秃的山脊向长城顶端爬去。

  此时正值中午,也是最热的时候。连苍蝇都躲在了树叶后边。我们没有停下来,忍住干渴,冒火的舌尖舔着嘴唇边上的汗水咬牙攀登。

  长城在山顶上白花花地倒成一片。两座山上只留下几个残破的敌楼,城墙全部倒塌。越往上走山越陡峭坍塌越惨重。过了主峰,长城显出了她更古老的一段。城墙为石砌,无灰勾缝。倒塌的石头一个支着一个,脚踩上去只要稍不留神石头就会滑动,顺着山坡翻滚下去。想到这些,不免激起一身冷汗来。

  石头被太阳晒的滚热,摸上去烫手。如果打一只鸡蛋在上边能酪鸡蛋饼了。我们休息的时候只好把石头翻过来坐在上边才不至于烫红了屁股。

  这里秃山,秃岭,象过火阎山一般煎熬。

  稍做休息,我们又沿着近乎于直上直下的山崖继续向下挪动。这期间我们徒手攀过两道90度五六米高的悬崖,手抠着崖缝,脚蹬着光秃秃的崖壁,手指上没有点信心还真的要摔个仰面朝天呢。因为没有绳索,盼盼不能得到特殊的照顾。他反而表现的很勇敢,灵活,最终胜利到达山脚下。回头一望,艰险的悬崖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们用了将近6个小时翻过这座二十多华里的长城山路。在山上极目远眺,桃林口水库历历在目。坝上坝下绿水滢滢,船儿荡漾。清风袭来泛起一阵阵鳞波。坐在船上划过,河底的绿草随波逐浪。清澈见底。只见高大的水库大坝横贯眼前,把一条大河在群山之间围成天池。闸口喷出来的水注汇成宽宽的河流。

  前面一条大河拦住了我们。喊来打鱼的船公把我们送到了对岸。40来岁的船公是桃林口村的人,靠种地打鱼为生。黑黑的脸膛瘦而长,两只乌溜溜的眼睛象滦河水一样清澈而深邃。从河对岸听见我们的召唤,一声不吱,不紧不慢地掉转船头向我们划来。他一边用眼睛审视着我们一边把船身稳住在岸边,盼盼首先踩着船尖跳了上去,小船晃了几下,就稳稳地载着我们向河中央滑去。船公也不说话,两条青藤般的黑胳膊自如地摆着船桨。微笑着倾听我们的来龙去脉。河底的鱼草随着我们抚过的波浪一漾一漾的,小鱼儿大惊小怪地逃出水草钻进河底的石缝里。盼盼说他真想一猛子扎进河水里摸它出来。船公把我们送上岸,引着我们穿过河边青草和一片被稀稀拉拉的树枝分成几块的菜地来到了村庄里。庄头上散落着一拨人,有的坐着,有的扛着锄头站着,侧着脸唠嗑。发现我们走来,惊奇的眼神向我们打探着神秘。当他们了解了我们的行为后,你一句我一句地投过来赞许的飘扬。突然有一个老汉直愣愣地向一直默默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船公喊了一嗓子:“你渡他们过来收钱了吗?”船公有点拘谨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又象是对自己又象是对我们自言自语道:我得回没收你们的钱,嘿嘿!多朴实的村民呀,真的让我很感动了。

  桃林口长城古时候是一段规模较大机构健全的关隘。它象一条巨龙在东边的山上冲下来伸开四爪横驾于100多米宽的青龙河上,每个龙爪是直径一米的大圆柱周围用白灰灌浆和几十块小山似的石块堆砌深深地抓在河底里。龙的脊背上可以并行十人。北面河岸建有城池,城池的大门是一个千斤扎,背面成排的驻军营房,教军场,衙门楼,点将台,火药库等等一系列军需设施应有尽有。就在这千斤扎的里边还上演过鲜为人知的空城记。遗址给人们再现着历史述说着过去的风风雨雨。桃林口村的一位被人们称为“老博士”的老头继续给我们介绍着,自从58年大跃进时期,仅留存的一点长城遗迹也被拆毁了。现在只留下一个门楼的残墙破壁,里面堆满了谁家的玉米秸在那里避雨。自南而北的城墙根下一家挨一家的房屋依墙而建,到处可见用城墙砖建在房山上的痕迹。仅存的长城墙基成了他们的避风墙。再往前走透过一片菜地看见一四米多高的圆形拱门,象一个巨大身躯的将军威风凛凛地毅然挺立在那里,披着落日霞光透着杀气腾腾的威武唱着将士一去不复返的气概足以让千军万马骤然止步。

  我们带着崇敬与激情奔走着。村庄里的人们团团把我们围住好奇地问这问那。我的笔记当时有这样一段记录:

  我象大队长一样对着村民演讲了一番,虽然很累。但却意气风发。

  “是的,我们走长城的目的就是宣扬一种精神,宣扬一种长城精神,宣扬一种民族精神。中华炎黄子孙在几千年来创造了无数个象长城一样的伟大奇迹,每一个国家的昌盛安定无不是她的民族逐渐强大起来的结果。2008年奥运申办成功就能够说明中国在世界人眼中的地位不再是“东亚病夫”的年代了。今天的中国是飞腾的中国,中国人民是了不起的人民。”

  我们带着激情走出村庄。

  西山城根住着两户人家,我们敲开一户大门,主人放下手里的活计非常热情地把我们让到院里。三十多岁的家庭主妇一边给我们做饭一边与我们唠嗑。

  她们是一家五世同堂的家庭,老祖母现已95岁高龄,最小的外孙也只有5岁,30口人济济一堂过着人间天伦之乐的幸福生活。

  吃完晚饭已将近晚上8:00点,走出农家那拥挤的大炕和院落,在房后小路直接向后山上第十三号楼爬去。

  天空暗了下来,显出灰兰色。这时已看不清山上的小路,长城碎砖和石头杂草混成一片。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爬过了三个没有顶盖的敌楼来到第十三号楼下。果真和山下的人说的一样上边也不象有完整的楼子。只有这一个还可以勉强地支起帐篷。眼前的拱型楼顶裂开几道通到地面的裂缝。即使闭上眼睛睡觉时,也要把耳朵竖起来细细地聆听着是否会有咔咔断裂的声音。

  突然几声“咩咩”羔羊的叫声打破了楼内的寂静。诱发了盼盼那童稚的心境,只见他扔下背包完全没有了黑暗的恐惧感,四处寻了起来。担心的我呵斥着他停下来,可是他已经围着楼前楼后循着声音找了起来,在一个墙洞里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只小羊羔来抱在怀里。据我的经验它来到这个世上还不超过5小时,也许就是白天它的妈妈在下山之前把它生在城楼里的。见到盼盼抱着小羊的影子,我一下子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是否又回到了我的同年。

  那是我上小学二年级快放寒假的一天放学后,天还早,我背着柴篓和同学上山打柴。穿过村庄就到了山坡上,听见有小羊的叫声,我好奇的花了好长时间找到了它。只见一只老羊后边流了一滩血,血里趴着一只小羊羔。还未睁眼的小羊羔冻的浑身发抖,全身粘满了血污和杂草。也许是那一声声似乎在婴儿嘴里发出的幼稚赢弱的叫声打动了我,上前抱起小羊羔用两只手臂紧紧地把它搂在怀里,用我那厚厚的绵袄温暖着湿漉漉的小生命。母羊跟随着我们走进了村庄。当走近一家农户门口时,母羊不走了站在那里叫个不停。院里有人走出来认出这是他们的羊。我带着一身血污象完成任务似的兴奋地回家了。第二天,街道的广播喇叭广播了一件让小朋友都学习的“小雷锋做好事”的表扬稿。

  我感叹上苍安排了如此巧合的事情,也许是生命延续着一种继承。也许是继承延续着一种生命。

  当我们支好帐篷时山下上来两个人是寻找小羊羔的,我对盼盼说:“他们一定是看到羊妈妈肚子里的小羊没了回来找羊羔的。”

  原打算带着小羊走长城的盼盼极不情愿地抱着羊羔向着他们喊:“喂,你们是来找小羊的吗?”“它在我这。”“让我再抱一会好吗?”盼盼非常喜欢那只小羊羔。把它抱的更紧了。

  今天,是盼盼值得回忆的一天。

  ——任二林


责编:何贝莉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