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父子走长城

第6天 暴走13小时
10月14日 16:17

  [2001.7.20 第6天 晴 热]

  从苇子峪林场出来到祖山镇街里已是上午8点多钟。

  今天的计划注定我们要暴走一整天。

  我们离开家后,最近由于没有信号又没找到有线电话,和家里失去联系已经三天了。今天在祖山镇电信局一位大姐的帮助下我与家里接通了电话。和我们失去联系的几天来她不断地找我们,在第三天中很怕我们打电话回来,所以一整天都守在电话机旁不敢离开,可是却总是听到关机忙音。……电话接通了,“喂?”一听就是妻那带有孩童般天真的声音,我赶紧对着话筒喊:“老婆,是我呀!”之后一阵可怕的寂静,电话的另一边没有一点声音。半晌,我听到妻在哽咽,听到她在流泪。滴滴的眼泪象沉重的大锤砸在我的心上,撕心裂肺般地疼痛。我强忍着泪水等了好长好长时间后,电话的那一边传来了她委屈的声音:“我已在电话旁守了三天了。”又过了一会:“没出事吧?”我赶紧回答她:“没有!我们很好的。”“家里也很好,父亲和我都很好。”妻子放小声音又说:“听孟记者说有个女孩跟你们一起走呢,注意她别把你们给杀了。”说完我们俩都吸着鼻涕笑了。

  祖山镇大集。

  大集上拥挤的人们塞满了公路。路边随处摊放的货摊琳琅满目,农家用品应有尽有。大到驴车马车小到针头线脑,比一个超级市场还全。人们按商品的品种自动地分成了几个区域,骡马市、粮市、服装市、小百市、蔬菜市、果品市等上千个品种几千人呼啦啦地集在一起,好不热闹。

  我们到摆在货架上的小百货摊位上买了10元三副的太阳镜、三条毛巾、两个太阳帽。配齐了在半路上丢失的日用品后又到水果摊选了一兜水果和一个大西瓜。好长时间不曾闻到西瓜的香味了,都馋死我们了。没走多远我们就忍不住急急地把它切开,一看,却是一个白瓤大生瓜。

  在祖山镇把昨天在长城上写的明信片邮回家里给妻子和朋友。带去了我的谢意和问候。给妻的明信片实录如下:

  非常想念你――亲爱的华:

  今天是我们徒步走长城的第五天,现在青龙境内的祖山风景区正东25华里处。长城在两山峰之间建起门墙,扼守一地。此地风景极致,清泉可饮。奇石怪岭,美不胜收。盼盼我们一切安好勿念!

  你的林

  2001.7.19草

  小盼盼给妈妈这样写的:妈妈我在走长城过程中,非常想你。在长城上走的时候,穿上你给我做的衣服,感觉非常凉爽。可就是太(薄),(被刮)破了。我们非常好,请你放心。这几天手机因没信号不能给你打电话。 儿子 任自耕

  当我在长城上回来的时候,一进家门第一眼就见到了摆在茶几上的这张明信片,上边多了两滴已干枯了的眼泪。

  随着稀稀俩俩满载而归的人们沿一条土路向山里走去。人们告诉我们向前走过十多里路有个村庄,到那里再打听过山梁的路。下边怎么走他们就不清楚了。

  天还是那么热,吃的那一点生西瓜还没消化就被汗液排了出来。路上的人们都相继到家了,偶尔有一两辆自行车通过。我们走在坚硬的砂石路上发出了嚓嚓的声音,为寂寞的旅程更添加几分寂寞。

  大家不发一声。每一个人都埋头苦走。谁也不想理谁,身体被太阳烤到了极点,好像划根火柴就能点着燃烧。

  山越来越近,前边的几户人家给我们增添了一点生机和希望。

  路到尽头了,直通到一家农院里钻了进去。我们象无头的苍蝇转着圈向四周寻找着出路口。

  这里的农家院落依山而建,青砖青瓦尖顶结构,石套院墙上爬满了西葫芦南瓜秧。每一家院里都长出一两棵大树来,上边结满了苹果、核桃。

  盼盼说他回去也要在楼前种一棵大苹果树。

  山沟里一位正在给田地锄草的老头指着他后边的庄稼地告诉我们从田里穿过去上右侧面的山坡到梁尖上之后再往北走到最高的那个山峰从背面下去再打听。

  前边的那个山峰就是栅子岭。山里没有路。我们沿着山里的水沟跨越着沟坎拨开草丛向西南方向扎去。草丛越走越深,后来我们不得不在青藤树枝底下钻。刚下过雨的山坡上又陡又滑,山土又软又厚。脚踩上去变成了厚厚的一层泥巴粘在鞋底上不肯掉下来,象穿了一双沉甸甸的铁靴子。

  我在前边开道,命令大家在后边紧紧跟着不许掉队。草深林密,自己只有自顾的份。身边少了一个人谁都发现不了。就在这时,我感到身后没有了盼盼的动静,问他们俩个,都没有注意到。我的心咕咚一下,大家急得不知所措,齐声高喊:“盼盼!”“哎!”盼盼答应了,可是,只是听见他的声音却不见人影,听声音他离我们足有十多米远。我急中生智摇起身边的一棵树向他发着信号喊着方向,10多分钟后才看见他大汗淋漓地粘着许多草和树叶的小脑袋在我身后探了出来。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太阳和一群蚊虫随着我们一起爬上了山顶,又一起跌坐在土岗上。我们到了栅子岭山峰。

  山下一座微型现代化都市呈现眼前。世界多奇妙啊。

  一条把山沟河道压平的水泥公路自东向西贯穿着一排排整齐的新式住宅楼和一大片“北京平”,西边是一个劈了半座山的露天采矿区,选矿厂和尾矿区清晰可辩。在矿山长大的我再熟悉不过这样的框架结构了。这里决不是一个城镇而是一个上了规模的矿山------唐钢庙沟铁矿。

  这里的变化太大了,我前十年随朋友来过一次这里,那时盼盼还没有出生。矿山刚开始建设,我们的汽车在河滩上逛荡了2个来小时才爬进来。这里有几栋建在山坡上的家属楼和工厂遥遥相对,坐在屋里能听到球磨机的电机声轰鸣刺耳。周围是群山,除了几户农家外,别无其他建筑,更不用说商场饭店了。就是到了朋友家里的晚饭都是现从食堂借的。

  10年过去了,认不出来了。宽敞的街道、水泥公路、一排排新式楼房、路边一个挨一个的商店饭店还有大车小车飞驰而过的情景让我惊叹造物主-----人的力量!

  10年光阴似箭。谁又会想到今天我会带着我的儿子途经这里呢。

  虽很想念故友但不敢停下,大踏步向前消失在丛林之中。

  前边进入山高林密路段。已是下午2:00点多钟,我们今天的计划路程刚刚进行到一半。剩下的这一段路中没有村庄人家,深山老林和两道山梁等待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穿过。现在盼盼的体力已经非常糟糕,两条腿明显地开始打晃。我们走一会歇一会,好在山沟里到处有水沟流着水。虽然天很热,但我们可以随时把头扎进水里喝个够。这样给我们减少了许多疲劳的感觉。

  爬过老岭,太阳已经提前在我们的前边落进深山。

  我们马不停蹄地向山下几乎是小跑着前进。出去前边这个山沟就会有人家了,那里离我们的目的地还有四五华里的路程,完成今天行走计划举目可待。

  这里有原始的山,原始的树,还有原始清凉的风。伴随着我们大步地走,穿越老沟地带。

  这里有盼盼非常想去的花果山,水帘洞。他告诉我他还听说山上有无数种鲜美的野果子,成群的猴子。他央求我说只要到水莲洞看一看以后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决不调皮了。我们没有停下来,继续走着。

  终于在天黑的时候赶到了山下村庄,村庄里的人家烟筒上冒着炊烟已掌起了灯光。

  赶鸭子的人告诉我们界岭口距这里还有4华里。

  4华里,是走还是不走,我犹豫起来。看着大家疲惫的表情,他们也在等我的决定。

  不走吧,今天不能按时完成计划,给明天的路程又多加了4华里,谁知道明天的路是否好走呢。走吧,看看大家的体力确实已到了极限,现在都在那强撑着那。我此时又没了主意,向大家摆明了观点征询大家的意见。

  得到主动权的小盼盼一时来了精神,把小拳头一挥,不就是4华里吗,走!在他的带动下我们大家都感到有了力量,不等我们背上背包他已经在前边开跋了。我的心不时地被他震颤一下。

  你真棒,我的小辛巴。

  一路上我们尾随着盼盼在夜幕里向前挣扎地走着。我的小腿发胀总想坐下来休息一会,但看到盼盼那弱小的背影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

  盼盼的身影一天天在我心里逐渐长大。

  一个小时的恶战,好似红军抢渡大渡河,13个小时的暴走,我们终于在晚上9点多钟到达界岭口长城脚下。

  望着夜幕下的界岭口路碑,眼泪差点掉出来。

  ——任二林


责编:何贝莉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