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父子走长城

第5天 祖山林场
10月14日 16:16

  [2001.7.19 第5天 阴 雨]

  祖山林场管理区距林场长城关口0.5公里。

  这里的长城是我们之前走过的保存最好的一段。

  今天我们决定在此长城段考查一天,同时也恢复一下体力。睡了个懒觉,6点钟才起床。

  和工地上的修路工人一起打饭吃早点。盼盼吃了三大碗粥,一个馒头。我吃了四碗粥一个馒头外加小咸菜。撑着了。

  说老实话,这几天在饮食上,压缩饼干香肠加山水比起那美酒加咖啡来要苦的多,已让我们几次拉了肚子。还好山里没有警察罚款,可以随处就地解决。不然的话那我们可就惨了,随时都会发生手捂着屁股猴急似的到处找厕所的一幕。

  前几次大家还很文明地找个山旮旯或者草窝什么的躲起来方便。可是到后来坚持不住了就象野猫一样只停顿一下说一声“你们走着”,就痛快着呢。

  前天我们在城楼里休息的时候,盼盼来了事等不及跑出去,就蹲在破损的城楼窗口上向外烹了一锅。稀的干的洋洋洒洒地喷了楼下一大片。缕缕清风带着热气飘进来,楼内充满了二氧化碳气体,大家屏住呼吸笑骂着盼盼缺心少筋。调皮的盼盼拌着鬼脸说他这是广济博施,因为山上的树木缺土少肥。顺便让你们也沾点光好增强体力走长城啊。哈哈!

  有时他来事儿也不管别人(小妹),一车转身就鸟个痛快。小妹真的抗议了,她义正词严地规定:如果谁要想方便的话,一定先请个假报个信,不准说“撒”“拉”什么的。就说“我要呼吸小口新鲜空气”或“我要呼吸大口新鲜空气”来代替。任何人不得违犯队规。结果,这一长串麻烦好听的代名词不断地在行进中蹦出来搞笑一阵。不知怎的,这几天不但屎尿多连屁也多。盼盼走的较快总在我们的前面,正当你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口呼吸的时候,一股浓浓的无色极臭烟雾扑面而来噎得你眼珠子都快冒了出来。他回头“嘿嘿”一笑就势丢下你们很远扔下一句“请多多呼吸新鲜空气,可不要太客气噢!”

  我们的饮食健康已经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了。说真格的,条件太恶劣,真顾不过来呀。想起来了就抓起一把孩子妈妈给带的〈香砂养胃丸〉塞在他嘴里,相继什么鱼肝油、钙片、ABC19种维生素一股脑儿的给他吞了下去。当他说腿走的很痛的时候,我就给他吃一颗〈沈阳红药〉,为了尽快赶路我只得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但是,劳其体肤,炼其心志的感受使我的三十五岁和儿子的十岁划了个等号。

  在体力上我们都已经到了自身的极限。

  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已经耗尽了身体的大半能量,接下来的这几天全靠饼干和生水支撑着我们的肉体。精神几乎全部进入了麻醉状态。走在路上的我们就象几头急匆匆赶路的傻呼呼的驴。我的脚掌打了一层泡又打了一层泡。一开始不懂怎么处理,就用野山枣刺挑开玉米粒大的水泡挤出脓水被顺着裤管流进鞋里的露水和脚汗浸泡,走路时脚与鞋底摩擦更加疼痛难忍。雄健的身姿变成踮着脚罗圈着腿一步一呲牙的怪物。有点像巴黎圣母院电影里的“敲钟人”。

  盼盼的小脚干净利落,从始至终没打过一次血泡。不知是他平时在家里跑个不停还是年少血液循环好的缘故,这使他颇自豪一番。但他的体力确实一天不如一天。有时走累了,他被大部队拉的好远,也不知声,只是撅着小嘴。每次睡觉时我都被他扔胳膊撂腿地砸醒好几次。很是心疼又担心。怕真得象沿途老大嫂们说的那样把骨头走扎了,那就应了小妹带来的土话“毁了”。

  盼盼的体力衰减也和他天性好玩有关。只要见到水,说休息时他不休息,泡在河里不出来。就是在山上,几声鸟和知了的叫声也会把他引的好远,捉了知了回来在你耳边腻烦地叫着,全然不顾腿上带回来的伤痕。

  昨天晚上在林场工人师傅的被子上,他尿床了!!

  我们沿着小道向长城走去。东边的长城正使劲地拽着太阳不让她露出来。雾蒙蒙的天空撒起了细细的雨丝。

  长城从天边的高山上落到这里更显出了她的威力。两边刀削一般的山峰直立着,50米河道横冲而过。长城在两座山根处矗立两座方楼,城墙一直伸到山壁上,山的顶峰站着几个敌楼,好不威风。就这样向西方向连续九座山峰都是独立笔直地在上面建九个敌楼,没有(根本建不了的)城墙,组成了一个连续强大的阵势任何军队休想通过。

  石头砌成的城墙和砖结构的敌楼保存非常完好,没有一点人为的破坏。城楼上的圆拱门还牢牢地镶在上边,刻有凸出的奔马和战斗的士兵图案。门口上方镶着一条一米见方的石条上书竖版小楷繁体文字。天长日久风吹雨淋石头已粉化,字迹不清。大概是记载此段长城修筑和把守官兵的简介吧。字体流畅,阴文刻之。每一笔都可见石匠的功底深厚。两边门柱也是石料方柱,正中刻有一手掌大小凸起的圆形图案,中间三个圆环,周边环绕几个祥云图案。摸着它,时间的隧道仿佛已把我带入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这是一座楼上楼的结构建筑,楼上面的尖顶小房除了木制门窗不见外其他保存都很完好。

  东边的长城在一个比一个高的山峰上逐渐地消失在深山里。

  这里的山是绿色的,地是绿色的,水是绿色的,就连天空也被染成了绿色。

  望着原始森林般的群山,呼吸着潮湿的空气,蹲下身子捧一口在鹅卵石上哗哗地流淌过的山泉水放到嘴里。守林人讲这里的水是刚从山石里流出来的,比城市里卖的矿泉水还纯,可以直接饮用。他们在这里喝了二十多年没闹过肚子。真的,喝一口,又香又甜!

  祖山,是这一带最高的山峰。海拔1400多米,主峰立在河北青龙境内,已开发旅游。我们现在的位置是还没有开发的主峰东口,在这里可以直接通到山顶。中间要经过“3600跳”石阶。有待开发。

  下午,一阵大雨骤然停止,外边的天空已经放晴,山还埋在浓雾中。

  我在屋里记着笔记。不知在什么时候盼盼和强子站到了我的对面,怯怯地等着我的发问:“你们好像有事似的?”

  “恩~~是有点事,”盼盼说:“爸爸,你别让小姨走行吗?”

  我愣了一会,盼盼又急着说:“好爸爸了,你就别让小姨走了嘛!”

  “我什么时候让她走了?”我好奇怪!

  盼盼说,她正在外边哭呢,说明天早晨要回家去,不和我们继续走长城了。

  哦,我想起来了。中午时我发了脾气,因为他们太贪玩耽误了许多路程。被我批评了一顿。小妹的双脚疼的不敢沾地,走的很慢。觉得累赘了我们所以以为我在为她发火就委屈的哭了。可是我猜她呀还是舍不得离开我们,就使出了女孩子的绝招——哭鼻子!可惜我没有发现。却打动了小盼盼。

  没等我说话,盼盼就鬼激灵似的一边往屋外跑,一边高兴地大喊起来。“小姨小姨,我爸爸他同意了。”

  屋外传来了他们欢快的笑声。

  晚上,我们与林场的老同志们坐在一起研究明天我们的出发路线。原计划应该穿过祖山林区,尽量贴近长城到达界岭口。这一段山路不好走,考虑再三,我们决定明天返回原路绕道祖山镇奔界岭口长城。

  手机还是没有信号,可爱的妻,恐怕她已把头发都急白了吧。

  ——任二林


责编:何贝莉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