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父子走长城

第2天 一脚跨两省
10月14日 14:06

  [2001年7月16日 第2天 睛 暴热]

  朦胧中,两只狼一样的瘦狗在三米外铁栅栏门内蹦来窜去。狂犬不止。

  帐外一片惨白,大雾弥漫。抬腕看表,晨5:30分。和昨天刚下山时一样,身体感觉更加疲乏。

  “爸爸,你猜这儿叫什么地方?”不等我回答他就兴奋地告诉我“叫世外桃源!”世间真有世外桃源,我们的心情为之一振。

  美丽的名字带来美丽的感觉带来晨的清爽,驱散了疲劳。中学时只读到了陶渊明的《世外桃源》,那时只是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可今天竟身临其境。盼盼以为他发现了人间仙境,激动得东奔西跑,左顾右盼。

  收起帐篷,收起在外边晾湿的衣服,指南针和地图为我们确定了方向,顺小路一直向东拐,沿河边逆流而上绕过几座小山似的巨大鹅卵石山,前边一片开阔。

  一只松鼠在河边石头上翘首回头顽皮地挑逗着和我们捉起迷藏。盼盼跑过去追逐,小松鼠飞快地钻到石缝中,一会又在另一块石头上探出小脑袋招呼着他“我在这。”

  在我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喝声中盼盼很不情愿地返回来嘟哝着“差一点我就要抓到它了。”

  没有一点灰尘的巨大鹅卵石象被雨水冲刷过似的在山的中间站在“哗哗”唱个不停的小河流上为我们闪着路。迎面飞来一群男孩女孩象山里的花蝴蝶在石间穿梭,好奇的眼睛盯着我们直到跟前。

  “你们从山的那一边过来的?”

  “在这山里边住的吗?”

  “哦,往外走,还有不远就是玄阳洞门口了。”一个小女孩更显得大方。

  前边人声嘈杂。几辆旅游大巴挤在一小块平地上。从车上下来许多讲着天津方言的老头老太们,被领队吆喝着向山洞里走去。

  山上的石头裸露在外边,被石匠雕刻成中国古代医圣的群像,各具神态,惟妙惟肖。

  传说这里是医圣们的家园。每年山花烂漫、碧草青青、小溪涓涓之时,正是各路医圣们从四面八方飞来云聚在这里切磋技艺、畅饮桃花泉水的时候。天长日久无处不留下医圣们的足迹和治病良方。后来他们依次被招上天宫去侍候玉皇大帝和宫女们去了。就这样过了几千年。

  有一次,一个浑身是病的羊倌老人为寻一只走失了的小羊羔而找到这里见一山洞,洞内平坦如路面,长百八十米皆灯火通明,好似圣殿一般。他好奇地摸着洞壁慢慢地向前移动。抬头一看,一位古代模样的长胡子老人从石壁上隐隐现出领他到洞中聊谈起来。神仙和他交上了最好的朋友。为他看好了病,羊倌千恩万谢一路回到家大汗淋漓,顿觉身轻体壮。兴奋之余把今天的神遇说与家人邻居,一传十十传百,直到今天这里天南地北的游人还络绎不绝。每每从洞中走过出来时都顿觉气舒心畅、筋骨强劲、身上的病痛全然不知了去处。一来二去,玄阳洞来求医的人就多了起来。有真诚的人为了感恩就在对面的山坡上一锤锤地塑了医圣们的石像。放上供桌供品,求神仙保佑全家人身体健康,有的人干脆就留下来陪了仙人们在这里吃酒、下棋、聊天。日子一久,山上已盖满了窝棚。在这里居住的人每人的年龄都超过百岁。所以后来人们就给它起名叫长寿山了。

  我们走过这里到风景区管理处盖个章,保佑我们一路祛除百病身体健康。

  长城在另一座山的另一面又开始向远处蜿蜒伸去。我们也随之蜿蜒爬上。

  山很高很陡。长城建在峭壁上让人望而生畏。有一段墙叫“长城倒挂”。长城沿一座山脊的80度斜坡滑下来到山谷里立一箭楼又从另一座山近70度坡的悬崖冲上去,气势雄伟,地形险要。长城就象挂在了山崖上一样。故此而得名。

  沿着围山公路七拐八拐10多公里,眼望着长城,我们跟随到了辽宁省境内的九门口长城脚下。

  这里原是一山涧河道,长城从这里经过横跨100多米两山之间的河床。为了让河水顺利通过,修建了九个洞口,每个洞口高3米宽4米有余,墙体厚度也在6米之上,形成一座坚固的九孔长城桥。

  一桥之隔,南为河北省区,北为辽宁省区。走上城门,城管人员告诉我们现在我们正在两省交界处。一只脚踩在河北省,一只脚踩在辽宁省。好大的步呀,有点象在地图上行走的感觉。那感觉真好,我们象是巨人国里的巨人,跨越着地平线,仿佛一步就已跨越了半个地球。

  桥洞下人们操着各种方言的叫卖声不断。他们来自城南城北附近村庄的农民,在这公共地域里共同友好地抢着生意。这时正值伏果和李子下树的季节。有一老太太上前拉住我:

  “看我的李子多好,个大色气好,来来,多给你一点。”她一边往筐里添着几个李子一边对我们急急地喊着。其实她添上那几个以后还不如别人筐里的果多,因为这里卖水果论筐称。见了这么鲜的水果如饥似渴的我们眼睛都快冒出来了,怎么会不流口水呢。盼盼咽着口水说:

  “真便宜,爸爸买一筐吧。”

  “买一筐你背着”小妹逗着盼盼。

  “我背就我背,到时候你可不要吃哦。”

  我们正午时间背着背包顶着烈日在桥洞躲着日头的农民和游人们的目送下延长城向山上爬去。

  天气太热了,身上满是汗,气喘吁吁。山上没有路我们就沿着被太阳晒黄了的草丛间向山顶爬着。眼望着山顶的敌楼很近了,可就是爬不到头。每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擦汗喝水。山上到处是燧石和在石缝里挤出来的荆条、山枣树,手和腿碰上去就会流下一道道深深的血印。装李子的双层塑料兜没走几步就被刮开一道大口子,水果象争出牢笼似的顺着陡坡急急地向下滚去。后边的人拦都拦不住。

  我们的腿上趴满了隐藏在草丛上的“草耙子”“羊剌子”,趴在腿上吸血不止。这种小昆虫的生活习性是在草丛里滋生后等待上山吃草的羊,等羊在它们身边走过时,就爬上羊身上吸血。它们是不排泄的昆虫。从你的身上吸血随着它身体的长大一直到把肚皮撑破为止。最大的可到黄豆粒大小。被它们叮过的地方奇痒无比,用手抓挠后合着汗水丝丝疼痛。

  盼盼总是爬在最前面,速度很快。由于山坡比较陡而且很滑,我一刻都不敢离开他,紧紧追随,时时提醒他“慢一点!”可是我们还是被他丢下好远。

  干渴的喉咙喘不上气来,裸露的皮肤被毒辣的太阳晒的生疼。每爬几米就得坐下来休息一会。喝一小口水润润喉咙,昨天腐败的喝水,使我们受到了惩罚。小盼盼对这种环境适应得非常快,他将手中的水合理分配,总是最后一个喝完。有时还能接济别人。小阿姨对他的评价很高,说他非常懂事,知道关心他人,从不与人计较什么,集体观念极强,那感觉就好像她在梦里从未见到过的可爱不能在可爱的一个小男孩。将近2个小时登上山顶,躲到城楼的另一侧阴凉处,撇下背包一屁股坐在地上窝着头大口地喘着粗气。

  “爸爸你看前面!”我顺着盼盼指的方向望去,前面的长城象一道破损的白石墙在山与山之间扎到热浪滚滚光秃秃的山海里去了。

  这里的长城太惨了!目不忍睹。

  听说这都是康熙的错。人们说自古以来历朝历代皇帝都把修长城当成国防大事来修。到了康熙年间,皇帝非常蔑视长城的作用,甚至敌视它。所以他不修长城修山庄。

  太阳底下,城墙砖石塌成一片,远远的望去呈现白灰色,砖包城楼象电影里被炸过的炮楼,一丝荒凉的感觉掠过心头感觉很压抑。见到这样的情景一时间大家都静了下来。

  当时我的笔记有这样一段记载:

  累得精疲力尽的我们寻着长城方向望去,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眼前的长城向北延伸,在一座比一座高的山脊上趴着,每一座敌楼和烽火台都在那里坚强不屈地站立着。虽然它们千苍百孔,虽然它们断了脊梁,可是仍然写着一股傲气,屹立山间。似乎在向我们默默地诉说着她的经历和使命。

  我们沿着她的脊背走到第二个城楼……

  我们每天就是这样一个敌楼一个敌楼踏过,战胜自然,战胜自己。记得我们出发前妻陪我们晨练时,她突然对我说我们不去走长城了,让刘胡兰去当英雄吧。还是在家过我们的平静日子好。一会又说人一生中做一件大事情很不容易的,不做点事又枉为此生。我对主意不定的她说:有外国青年去清扫中国的珠峰,他们认为珠峰不仅仅是中国的,而是世界的,地球的。孩子也不仅仅是我们的,他也是社会的乃至于世界的,教育他我们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妻似有所悟。从此再没有说过反对的话,默默地为我们做着一切。这时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有延续我的儿子,有理解我的妻子,如果兜里就剩几毛钱的时候,他们就成了我的精神支柱。

  下午3点,烈日当空。

  盼盼在前面山顶上大叫:“爸爸下边有河。”天太热的缘故,不管在多高的山上,只要盼盼看到山下有水就一定要求下山。

  我们加快脚步到山顶上向下一望,很远很远的山下有一条细细的河流在山脚下泛着磷光。有几户人家散落在山根田地里。

  山下的小河更让我们激起了对凉的渴求。

  下山。

  喝水。

  洗澡。

  看呆了的村童们停止了嬉戏,站在水里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我们,仿佛我们是天外来客第一次来到了人间乐园。盼盼一到水里就象蝌蚪一样蹦来跳去,累的筋疲力尽也不肯上岸。

  山里的孩子一到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到山上和河里玩耍了。男孩女孩都挤在一条河里捉着迷藏。大一点的男孩还穿着裤衩,女孩多了一件花背心,小一点的就干脆去掉累赘光个腚,天真无邪痛痛快快,爽他一个夏天。

  我们改走小路。山石子铺成的路越走越窄,越走越坑凹不平。我们把这一切权当是上苍在考验我们。征服它!心底里更坚定了信心。

  晚上6点多钟经过3个小时的路途跋涉我们来到了此条路的尽头最后一个村庄------苗城子村。

  群山环抱着二十几户人家80多口人,家家单门独院靠着山根,抬脚就可上山。

  山上放羊回来的村书记热情地招待了我们。我们四个“狼”趴在油渍渍的地桌上狼吞虎咽起来。

  我吃了五大碗米饭,盼盼吃了三碗。

  我们和他们一家人挤在一个土炕上,在他们唠嗑的时候我们睡着了。

  一宿无梦!

  ——任二林


责编:何贝莉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