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父子走长城

第1天 出生牛犊不怕虎
10月14日 13:16

  [2001年7月15日 第1天 睛 暴热]

  7月的山海关,正是旅游旺季。老龙头,游客挤破了城门。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打开“爱我中华 修我长城”红条幅和“捐一元钱 修我长城”捐款箱。向人们大声地释说着我们将要从此地在长城上徒步走到北京八达岭,以示我们庆祝北京2008奥运申办成功和走长城壮国威的决心。那些怀疑不解的目光变成了对我们的理解与支持。

  一时间,人们把身披绶带将要投身重山峻岭齐腰高的盼盼团团围住,唏嘘声不止。有点兴奋的他坚定自若地对着记者的镜头慷慨阵词:“我很激动,我有信心走到北京八达岭。”赢得在场的人们一阵掌声。游客们把他抱起来:给我留个影。大人们带着小孩子也过来了,照相的照相,捐款的捐款。(说明此款项全部捐给中国长城学会)签名的签名,好不热闹。在老龙头长城上形成了一道不大不小的风景线。

  盼盼,本是个非常好玩的孩子,几个月前,我对他说:“等你放假,咱们俩徒步走长城呀!”他说:“行。”“好,那我们从现在起每天锻炼,你能坚持吗?”他坚定地说:“能!”于是每天早晨不等我叫他,他就会喊我了。妈妈说:“盼盼,你为什么想去走长城呀?”“好玩呗,我就想去玩,想去看看长城是个什么样子。”“走长城很累,很苦,不光是好玩,你可想好喽,如果不想走了也可以回来。是吧?”“嗯,放心吧,我肯定能走回来。”盼盼从小就很幽默,从来不知道发愁,今天电视记者的采访和围观者的掌声着实给孩子增长了信心和勇气。心里涌动一种被别人承认与接受的满足。有一位成功学家曾经这样说过:正面鼓励对人的精神鼓舞是很重要的,还能使一个人完成常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事。精神是可以战胜和领导行为的。这在以后的行程中,他所表现出来的顽强拼搏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不得不令我刮目相看。

  出了老龙头,穿过山海关,带着祝福和关切的目光与天南地北的游客一道向1000多米高的角山长城制高点爬去。

  烈日炎炎,热浪袭人。

  上午的阳光像是要考验我们似的狠狠地打在我们的身上。盼盼冲在最前边,把我们远远的丢在后面。象个小牛犊。

  登上最后一个高高的台阶,只见他车转身一屁股坐了下来,眼睛躲在厚厚的太阳镜后面不敢抬头,额头上沾满了汗珠,汇成了细细的河流,在他脸上肆无忌惮地流淌。顺着眼镜架流到镜片上遮住了前面的视线,头也不抬地把小手一伸:“爸爸快给我毛巾。”

  角山长城是一段近几年新修的长城景点。呈阶梯状的长城墙沿起伏向上的山梁上修筑。山脚的城墙有一丈多宽,可十人并骑。从下向上逐渐变窄。有时一路平坦,有时一排台阶,在此盼盼只好四肢并用。活脱脱的一个小狮子王辛巴。临走时,我向他的妈妈保正过,如果他累了我可以背他。结果别说是背了,就是腾出手来拉一把都很困难。只有自己照顾自己的份了。这让我在心里对以后的路程担心起来,象压了一块重重的石头。

  一抬头十多米高的箭楼横截在前面,城墙到这里突然变窄,只能容一人走过。箭楼无门洞及窗口,只有在后加上去的筒子状的铁梯子直上直下的爬。真可畏一夫当关,千人莫开。慨叹!

  到这里游人逐渐减少。等我爬上楼来, 看见盼盼已把上衣丢在了地上光个膀子坐在石阶上大口地喝水呢。干劲十足。有一群山东青年游客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我们背着大包、汗流浃背的喘着粗气有点好奇。当他们从盼盼那里知道我们的行动后激动不已,把盼盼当成了小英雄一样拥在前面照相,并要求捐款签名。他们说:“非常佩服你们,为长城精神,我们代表山东人支持你们。”他们的热心又一次给我们充了电。

  到了山顶,前边没有了城墙,也没有了游客。只有一条断断续续的山路通向山下,现在已是下午1点钟。“休息吃饭”饥肠噜噜的我下令。

  徒步走的第一天,我们带的食品和水都很充足。因为没有经验,所以渴了就大口地喝水,饿了就猛劲地吃。压缩饼干也没有体现出膨胀的效果,人人的胃口大开。盼盼和强子哪里管得了自己,特别是强子,他的包里大部分是食品和水,顺手摸出来就吃,摸出来就喝。盼盼看见了,很不高兴。就对我和他小姨告状:强子偷着吃东西,还总喝水,再待会儿非得让他喝光了不可。其实,我们现在每一个人都很不适应,干渴的喉咙象冒火一样,真想大口大口地喝带冰块的凉水来解渴。我们带的15瓶水已喝了10瓶,在下山之前想必不会再有那里会冒出水来。此时大家望着前面的高山看看头顶上的太阳都感到了什么似的用舌头舔舔皱巴的嘴唇上淌下来的汗水。为了节约水,我们采取了包干到人的分配方法,每人一瓶水,自己喝自己的,方法确实有效。同时也让我们饱尝了水对生命的威慑力。

  我们现在已是4个人的登山小组了。也就是在前两个多小时,非常巧合地在角山门口,当我向守门人说明情况办理手续时,一位男同志带着调侃的腔调,对着大门里不远处一位靠着铁栏杆、背着学生包、戴着草编凉帽的瘦丫仔努努嘴说:“诺,那正好有一位要搭伴过山呢,她已在这等了半个多小时了。”草帽下一双机灵的小眼睛正在盯着我与那人的谈话,并且能看得出她在审视着我。一身长衣长袖素裹着清瘦的身段,平底高桩花布面的运动鞋,和身边游玩的姑娘们相比起来还真有点“农村”。没有一点电人的“靓点”。她是浙江人,在北京某学院攻读硕士,今年刚好毕业,在此假期一个人在徒步旅行。趁我们办手续时就悄悄地在我们之前登上了山,正在这里等我们呢! 我们当然非常高兴地接受了她,此时我们的队伍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但是我也很担心,在途中孟记者跟我通电话的时候我还提起她,鬼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万一她是有目的而来,不知在什么时候把我们给害了,到哪去找人呀。孟记者非常认真地宽慰我说:“不怕,我已经把她录进我的镜头里了,跑不了。哈哈。”

  到了山顶,眼前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要糟糕得多。这里没有山路,只有一条已辨不出长城模样的石头堆延着陡峭的山坡弯弯曲曲地伸向对面一座更高的山上,长城遗骸在上面就象一尺多宽的砖墙基础,不再有往日的雄伟气魄。跟我们刚走过来的角山长城相比,它就象一条被推倒的院墙根。盼盼说,要不在这里亲眼见到,哪知道长城还有这样的呢。

  为了安全,我们分成了2组。我和盼盼在前面走,强子和小妹在后边跟着。

  这里的山,全是巨大的岩石和尖利的石块组成。具说这里几千年以前是一片汪洋大海,当大海搬迁的时候,礁石就留了出来。又经过几千年的风吹雨淋礁石开始风化断裂破碎变成山的岩石。不知哪一年大风从陆地搬来黑黑的黑土盖在这里,日积月累形成了山坡土被雨水冲刷到石头缝中长出树木,草丛。

  上山容易下山难。在行程中我们深深地体验到了这一句老掉牙的古训。上山是向前爬,背着40多斤重的登山包,虽然累点还得劲。下山就不一样了,脚底下很滑,山很陡,总有头重脚轻的感觉。你就得倒过来四肢着地,一点一点地往下挪动,稍不留意就会五体投地滑下去很远。很糟糕。

  “注意石头!”听见声音石头已从山上蹦跳着冲到我的身边,擦了一下衣袖,没等回过神来,它已经“咚”的一声重重地落在了岩石上碰的粉碎。盼盼火了,大喊:“上边的人注意点,吓死人了。”

  下了角山,登上更高的驼峰岭,我们整整爬了五个小时。

  西边的天空呈现出桔黄色,带着金圈的太阳挂在山尖上。层层的山峰卷着金色的波浪向我们涌来。我们陶醉了。

  远处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山下一条干枯了的河床变成了临时车道,看不清是否有水或人家。天色告诉我们必须在此下山赶在天黑之前安营扎寨。

  大家的水都喝光了,只有我的瓶里还保留下半瓶水,是留给盼盼喝的。盼盼很懂事地每次喝一小口后就推让我也喝一口。此时的半瓶水成了非常珍贵的奢侈品,成了我们父子之间感情的纽带。它就象一根富有弹性的丝线让他在与我患难与共的同时感觉到了父爱和亲情。这是平时买多少个汉堡包也不可能让他体验到的如此深刻的感触。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我们还在离山下有4华里的山腰上移动。这里的长城到前面的悬崖上突然中断,下边没了踪影,悬崖的下边有的只是几米高的断崖和巨大的石块被密密的树林深深的青纱帐掩埋着,象电影里黑乎乎的原始森林,我心里没了底。

  长城断了。我们只好改道向左面的山沟里寻去,一头钻进青纱帐。我在前边打着手电筒,小心地拨开树枝和青稞,盼盼紧紧的跟随我身后,借着一点光亮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上。每跳一次心都要颤一下。他很多次掉到石缝里,陷进一尺多深的树叶植被中又爬出来。树枝和荆棘无情地抽打着他,顾不上用手去挡,只能死死地抓住一根小树枝不让身体滑倒。然后伸长脖子用脑袋拱开草丛寻找路线。我的手电光一会照着前边一会照顾后边,行动非常艰难缓慢。任凭树丛里的小飞虫围着鼻子、耳朵、眼睛钻来钻去,此时实在顾不上脚底下有没有蛇及其他危险动物的侵袭了。

  我们一会左一会右不顾一切的向山下钻去。以至于谁都不知道我背包上的防潮垫和签名卷在什么时间丢了。

  几声犬吠划破寂静的天空,远处一点灯光在黑茫茫中跳了出来。

  山下有人家!

  我们加快了在山沟里的爬行,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里连滚带爬的摔下了土坎,坐在地上用手电筒一照,啊,我们到山路上了。

  现在是晚上9:35分,将近13个小时的爬山已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软软地象面条一样摊倒在地上不想再站起来。

  右边的灯光离我们并不远,狗的叫声更厉害了.

  来到铁丝网盘绕的大门前大声的喊叫开门,灯光熄了。主人不欢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门前的平地上我们迅速地支起了帐篷,撇开灌满露水的鞋光着脚到路边的河沟里先喝饱了水再洗手脚和脸。

  就着河水我们每人吃了一根香肠一块压缩饼干。

  等我把外边的东西料理好钻进帐篷时,盼盼已经四仰八叉地睡着了。

  徒步走的第一天,大自然就给了我们一次重重的洗礼。次日清晨,我小心翼翼地问盼盼:“任公子,怎么样?累吗?”

  他双手一摊作出无所谓的样子,嘴角带着蔑视的微笑说:“没感觉!”

  哈哈!我们几个人都大笑起来。

  ——任二林


责编:何贝莉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