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父子走长城

明日出发
10月14日 11:46

  [2001.7.14 晴 闷热]

  “爸爸,长城根底下的人家有电灯吗?听说他们现在还点煤油灯呢。”儿子扬起他那一脸稚气的眼神问我。

  他的名字叫任自耕,乳名叫盼盼。1991年1月5日的早晨随着一声雄鸡的长鸣“哇”地一声冲出了母体的束缚自由地来到了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为了纪念第一次在我国召开的亚运会,情急之下一激动就给孩子冠上了吉祥物的名字。以至于后来经常遭到孩子的埋怨,他说同学们总叫他熊猫。别说,小时候大头儿子的他还真有点象,可爱极了。今年上小学4年级,学习成绩不错,还有一项小发明获得了国家专利呢。他自我评价:个子不高,长得不算太好看,但我很坚强。从前,每次在我吟诵诗词的时候,他总是站在我的前面学着我的模样绘声绘色地:“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三岁的他就已经能站在几千人前面的主席台上高声朗诵“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今后也就注定了要与我共同奋斗共同享受这具有苦难又非常幸福的人生。我想做他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我,35岁,6年前离开工作岗位下海到现在没挣到钱,爱好广泛。妻说我是个不安分的离子,永远不能成为分子式。见我有些沮丧,温柔的妻又对我说:“也许大器晚成呢。”乐哉。在我十六岁那个放飞的季节,我想过,我想过做一番事业。在家庭经济条件不许可的情况下,我用省下的生活费和奖学金买了一台双镜头照相机,从此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妻出现了,我对她讲我的梦想,并要带她到华树林、葡萄沟、唐古拉、澎湖湾……。天真的幻想骗来一个天真的少女带着希望嫁给了我。结婚时她省去了所有的嫁妆为我买了一台我一生都不能丢弃的单镜头反光照相机。我们共同带着理想走进了现实不能够再现实的现实生活。后来就有了儿子,再后来儿子10岁了,现在就有了我带儿子走长城的故事。

  三个月来,我们一直做着积极的准备。除必要的身体锻炼外,还要做一些登山下山攀岩方面的知识预习。没有条件到专业场地训练,干脆就爬楼梯吧。好在这之前孩子经常跟我去爬山、捉虫、捉蛇之类的野外活动。虽然算不上训练有素,但他坚强勇敢了许多。使劲弯起小胳膊,也能炫耀一下鸟蛋一样大的肌肉块来。

  放掉我手头的工作,拿出家中吃饭买粮的钱去北京买了登长城所必须的登山包、帐篷、睡袋、照相机、胶卷等用具并亲手制作了“捐一元钱 修我长城”活动的签名长卷。精致极了,精心车制的两根木轴20米长的黄色绸子布用香料浆过,上面写着我们此次活动的倡议书,慷慨激昂。

  孩子的妈妈在上边签了第一个名字。

  今天,是准备出发的最后一天。非常奇怪,前几天还电话不停,纷纷扰扰不间断的登门造访。妻子每次接起电话,一个个熟悉的声音就会传进来充满这个本已经很拥挤杂乱的房间:“你可不能让他们去呀,现在社会这么乱坏人多,拦路抢劫图财害命,太危险了。”大姐的电话:“现在是暑期正是伏天,太阳紫外线太厉害了,能晒出皮肤癌来的。”二姐的电话:“千万不要去,我们单位的人都说你们疯了,怎么舍得让那么小的孩子受那么大的罪呢,累坏了。” “平平安安的把孩子带大就行了,平安就是福你懂吗?”又一阵电话铃响,我的目光扫向妻子不安的表情上。是妈妈打来的,“你们不能想什么就做什么,告诉你,我坚决反对。不务正业。你们如果执意不听劝阻的话,那么我们就断绝母女关系。”啪!电话被摔断了。我们知道,只有最亲的人才最关心我们。我们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

  妻子的心酸了,泪流满面。

  平安幸福是人们心目中美好的愿望。生老病死,人们接受,认为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可是一旦你违背了常人的想法去做某些有风险事情的时候,出了问题那你就惨了,你就得低下头举起双手去迎接失败的痛苦和撑住乌云密布的本应该蓝蓝的天空。

  没有不经过无数次的科学实验就能成为优秀科学家的;没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就能写出精辟的文字留与后人观赏以启示后人的。

  人生几回。从我学生时代的记忆中就曾有过走长城的想法。也曾被那些敢于用自己的生命去征服自然的勇士们激动过。长江漂流!黄河探险!穿越沙漠!英雄们的事迹鼓舞着我。他们为祖国争了光,为中华民族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也为自己创造了一片美好生活的天空。

  孩子的长大,又一次激发了我去走长城了解长城文化及民俗风光的决心。我再不能让我的孩子和我一样只有想象的激动没有实现的空间了。立即行动,完成自己的心愿。就算是我今年给孩子10周岁的一份重礼吧----使他知道怎样去顽强地面对生活,挑战人生。把长城精神象城墙基石一样深深地印在孩子的心灵深处。

  妻的支持给了我无穷的力量。

  明日就要出发了,此时,时间象是要停止一样。平日,纷纷扰扰的登门造访者都不见了。电话象哑巴一样趴在桌子上,屋内犹如被警察封锁了的禁区。剩下的就是我们一家三口紧闭着的嘴巴和怀了孕似的两个大大的登山包了。

  妈妈斜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支撑着头,目光呆呆的望着门口,象是在等着什么人似的。孩子也不再顽皮,很老实的坐在斜对面的沙发上。我悄悄的走过去趴在桌子上贴近了妻子那张还在充满犹豫的脸,紧紧地握住她一双纤细的小手柔声说:“老婆,放心吧。我们会安全回来的,就是真的有什么意外,我向你保证,我会用我的一条老命把你的儿子安安全全地送回来。”这时她的眼泪象山泉一样涌了出来。

  没有激昂回荡的哭声,屋里静悄悄的,只有不断的泪水击打着桌子上的玻璃板述说着我们心里想说的话。整个空间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明天我们将带着2008北京奥运、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激动心情----出发。

  ——任二林


责编:何贝莉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