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香港回归五周年

香港“马照跑” 展示成熟与成功
07月11日 06:17

  在香港,你可以不是马迷,但你不可能不知道跑马。因为不仅跑马的历史悠久,还因为它广泛地渗透到香港的每个角落、每刻时间。只要有成片的建筑,人们几乎抬头就能够发现那熟悉的马会标志;只要打开电视机、收音机,就准能找到关于赛马的信息。公园,是马会建的;医院,是马会修的……说所有港人都离不开“马”,毫不为过。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舞照跳,马照跑,股照炒”,就作为香港回归中国后实行“一国两制”方针的重要特征而广为人知。近20年过去,香港已经回归5年,以三“照”为标志的港人原来的生活方式没有变。“马照跑”,从一个侧面,向世人宣示了“一国两制”由构想到实践的成功。

  跑马的苦辣酸甜

  香港最早的、使用已经超过150年的马场在港岛的快活谷。每个赛季的绝大部分夜场赛马在这里举行。顾名思义,快活谷,的确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快乐。因为“马照跑”,这种欢乐,也并没因香港回归而消释。

  但是,快活谷给人们带来的其实并不都是欢乐,不要说场场必有的赌输“霉气”,在历史上,这里也曾给人们带来各种创伤。

  1918年2月26日,农历正月十六。一年一度的“周年大赛”在快活谷马场举行,吸引成千上万民众涌来“看番鬼佬跑马”。一些小商贩也抓住大好商机,赶到马场周围做生意。卖各种小玩意儿的不少,挑担、摆摊卖小吃的更多。人群加火炉,遍布快活谷。

  当时的看台,都是用竹木搭架子,上覆葵叶。日久天长,竹木、葵叶都干透了,看台就成了地地道道的大柴火堆!由于观众太多,看比赛时大家又都是全神贯注,情绪随赛情起伏,给看台造成了瞬间的极大压力。在加油、喝彩、拥挤之际,意外的惨剧发生了!棚架突然倒塌下来,不仅压住了成百上千的观众,而且压住了许多看台周边的小吃摊!火炉倾覆,引燃了干燥的竹木、葵叶,刹那间快活谷变成了火焰山。当时的救火设备和手段都非常落后,面对冲天大火,几乎是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许多人在火海里挣扎。结果,仅当场被烧死的就达600多人!

  人身的伤害,虽然惨痛,但往往是一次性的。而跟随鸦片战争炮舰登陆的跑马,对民众心理的伤害,更深也更久。

  始于1842年的香港跑马,最初是驻港英国军人和上层洋人的专利,带有鲜明的殖民主义种族歧视色彩。鸦片战争中那个臭名昭著的大烟贩子颠地,可以纵马屡夺比赛头筹,但再有钱的华人却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1884年,负责组织赛马活动的常设机构——香港赛马会甫一成立,就明确规定:只接纳洋人会员,不准华人参加。这一规定一直延续了30多年。直到20世纪20年代,一些有钱的华商、买办发起组织华人赛马会,筹划买地自建马场,准备分庭抗礼,香港赛马会才十分不情愿地吸纳了两名华人会员。

  马场内坚持只使用英文的状况,要比拒华人于门外的时间更长。直到二战日本人占领香港,英文独占马场的局面才被打破。

  现在,香港赛马会已发展到两万一千多名会员,其中绝大部分理所当然是华人。马场内不仅中英文并用,而且广播解说也是中英语都有,在通行的广东话以外,近几年还增设了专门的普通话解说。香港回归前,香港赛马的最后标记——赛马会名称前面的“英皇御准”四个字也被去掉了。

  是回归,消除了旧时代留下的最后阴影,使香港马迷们能以主人翁的心态,更加舒畅地看马、赌马。200万马迷,终于在马场中也堂堂正正地把腰杆挺起来了。

  跑马的潮起潮落

  回归前,不少人担心“马照跑”变为空话。5年过去,事实已经消除了人们的疑虑。“马不只跑,跑得比以前更好了。”香港赛马会行政总裁黄至刚最近这样对记者说。

  黄至刚用来说明“更好”的主要理由是:第一,从马的质素来看。5年前,香港的赛驹在国际上基本无名,而现在有12匹马有世界级评分。第二,从香港赛马受重视程度看。香港是赛马组织国际联盟九个执行委员会委员之一,黄至刚本人则是亚洲赛马联盟副主席。别人在赛事有上诉要求,都爱把第二个样本拿来香港作裁判。第三,从马会的服务看。人们以前都觉得马会是“独赢”机构,顾客要自动找上门。现在马会是主动满足顾客的需求,尽可能提供周到的服务。

  除了精心组织每个赛季(当年9月至次年6月)78个赛日的数百场比赛,吸引上百万马迷参与这项群众性娱乐活动外,马会还是香港最大的慈善机构,开展多方面的慈善活动。过去10年,赛马会拨出的慈善基金超过110亿港元,以捐款计,它是全球最大的慈善机构之一。每个年度,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都要批出10亿港元以上巨款,其中大部分直接资助给慈善公益项目;部分则给予香港近百个慈善及非牟利团体,支持它们正常运作,更好为社会服务。还有一部分款项则捐往内地,用于赈灾、济困。

  赛马会信托慈善基金主要捐助四个领域:社会服务,教育与培训,医药卫生,康乐及文化。香港的许多医院、养老院、学校、公园等公共娱乐设施都是用马会的捐款修建并维持运作的。如香港科技大学不仅从马会得到近20亿巨额基建资金,而且每年还得到相当可观的教育经费。再如,香港赛马会中药研究院是马会近年才决定拨款5亿港元成立的新机构,是对特区政府将香港建设成国际中医药中心目标的实际响应。而到香港的游客必去的海洋公园,也是由马会斥资兴建并经营的。至于得到马会资助的学子、残弱老人更是数不胜数。

  另外,香港赛马会还是香港最大的纳税户。赛马会上年度纳税款124亿多港元,约占特区政府税收的10%;刚刚结束的这个赛季,虽然比去年有所下降,但纳税仍达117亿。单个机构纳税如此之巨,香港绝无仅有,世界也不多见。

  香港的赛马博彩虽然已有100多年历史,但由于很长一段时间它属于“小圈子”活动,投注额一直不高,甚至入不敷出。投注额大幅度上升是在1977年停办大马票之后,特别是近10多年。从1989年到现在,可说是香港跑马的“黄金期”,12个马季,投注额依次为:433亿、427亿、556亿、601亿、663亿、722亿、806亿、923亿、914亿、813亿、815亿和781亿港元。

  有人看到投注额在1997年达到923亿的峰颠后,连续下跌,认为不妙。其实,这种起落极其正常。因为投注额是与社会经济的整体走势密切相关的。与“泡沫”经济最严重的年份相比,接连遭受金融风暴、外围衰退打击而陷入严重经济困难的香港,还能维持人均1.2万元的高投注,已经很不简单了。在经济几近零增长、失业率屡创新高的情况下,投注略微下降不是很正常吗?如果逆向攀升,那倒是反常而值得注意了。

  月有阴晴圆缺,海有潮涨潮落,赛马投注也难免起起伏伏。因此,赛马会并不认为投注额下降有什么“政治原因”,而只归结于经济层面的变化:“一是本港经济持续不景;二是非法赌博猖獗,尤以离岸博彩经营者透过互联网进行的体育赌博急速扩展所造成的影响最为严重”。当然,本季还有世界杯的冲击,球赛“拉”走了相当数量的马迷。

  而随着香港经济的复苏与转型,赛马投注必定会有涨潮之日。

  跑马面对新挑战

  从1891年香港赛马增添了博彩内容后不久,在金钱的引诱下,不法之徒向正规博彩发起的挑战,几乎就没停止过。从早期买通马夫的“毒马案”,到买通骑师的“造马案”,后来则是非法的“外围马”赌档,真可以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近年来,“毒马”已经绝迹,“造马”案却并没因以往涉案人员受到了刑罚惩处而根绝。就在今年2月,香港廉政公署还拘捕了两名涉嫌“造马”的著名骑师,其中包括“冠军骑师”霍达。

  至于非法“外围马”,就更是花样翻新。过去,他们以警方的败类作后盾;现在,他们则借助高新科技来犯罪。1973年,为了从“根”上切断非法“外围马”的“财路”,赛马会开始广设场外投注处,让赌马“突破”马场围墙,方便广大马迷就近赌马;而后又及时采用各种先进设备、技术,与非法“外围马”抗衡。目前,香港赛马会共拥有4个电话投注中心,电话投注柜位近4000个;设立场外投注处126所,遍及港岛、九龙、新界各个地区;场内外共有人工售票窗口3800多个,自助机2600多部。全港还开了80多万个电话投注帐户,有近9万个“投注宝”。

  令香港赛马会骄傲的是,马会现在是亚洲使用资讯科技最大的机构,单是电脑终端机就有十几万台,而日本最大的银行不过才5000台。随着互联网的普及,马会更开辟了网络服务业务,在电话投注之外,又打通了网络投注的大道。

  但是与世界其他地区一样,犯罪分子也利用现代先进科技,向香港跑马发起了网络时代的新挑战。非法“外围马”有了“网”的武装,行踪更加隐蔽,危害却呈几何数级增长。今年年初,香港廉政公署破获了一个庞大的“造马”、非法“外围马”集团。在代号为“青草”的行动中,廉署不仅逮捕了19名涉嫌犯罪人员,而且在跑马地马场附近一栋大楼的犯罪现场,搜获大批怀疑与非法“外围马”活动有关的证物,包括18部电脑、液晶体显示屏、马缆及其他物件。犯罪歹徒充分利用网络覆盖面宽、传递迅速、难以阻隔等优势,更加凶狠地“吞噬”马会的投注“大饼”。由于更方便、更准确,参与非法“外围马”投注的人士出手更加“大方”。办案人员在查核电脑记录时,发现涉及金额非常之巨,部分户口的款额竟高达数百万元!而这些资金,原本都是该流入赛马会投注彩池的。据估算,近年来,每年大约有200亿资金被非法“外围马”和非法赌波“吸”走,不仅大大拖低了跑马投注,而且减少了政府税收,降低了慈善基金。

  面对新挑战,马会积极应对。除了加强内部管理,努力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外,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改善服务方面。赛马会行政总裁黄至刚举例说,现在跑马地马场的公众看台,正在进行装修工程,加装冷气设备,让普通马迷能在更舒适的环境中赌马。马会还要扩大马场内的餐饮设施、增加品种,促进良性竞争,为入场马迷提供更理想的餐饮服务。

  此外,近年来,赛马会越来越注重对赛马活动的“包装”,不仅让民众更加清楚地了解各种赛事的特色,还想方设法提高彩金数额,吸引更多人参与。今年世界杯比赛期间,赛马会就四次从储备中拨出8000万元,提高“三T”的派彩额,与世界杯比赛争夺回了部分观众。

  怎样提升投注额?黄至刚认为,最重要的是要依靠经济好转,马会服务更加优质。但降低投注税,增强马会与非法经营者的竞争能力,也是重要的一条。现在马会投注总额的14%用于缴税,5%用于马会运作和慈善事业,其余81%用于派彩。而非法“外围马”既不上税也不搞慈善,运作成本也极少,因此派彩可达90%以上。如果能减部分投注税,增加派彩,就能有效打击非法“外围马”,就会带来更多投注额。

  黄至刚认为,从长远来说,应以利得税来取代投注税,当投注额增大时,马会所上缴的利得税也会相应增加,最终得益的仍然是政府及社会。

  回归5年了,香港的马场没有变,香港的赛马没有停,而作为覆盖香港所有社会阶层、代表港人生活方式的标志性事业——跑马的这种不变,既显示了香港赛马业的成熟,也正是“一国两制”成功落实的一种体现。

  香港市民离不开赛马,香港政府也离不开赛马。成熟的香港赛马事业,已经成为香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定程度地发挥着社会“平衡器”、“减压阀”的作用。只要与时俱进,兴利限弊,香港的赛马肯定能长盛不衰。(吴长生)


责编:栗原   来源:人民网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