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香港回归五周年

何人再问马照跑——访香港赛马会第一个华人行政总裁黄至刚
06月27日 22:35

  “马照跑”。邓小平用这个通俗的说法,告诉香港人民,回归以后他们的生活方式将保持不变。5年过去了,香港的马不仅照跑,而且还越跑越欢。不同的是,马还能不能跑这个问题,再也没人提起了。

  无人再问马照跑

  香港回归以后马照跑的领导人是一个叫黄至刚的人。他不仅是百年老店香港赛马会的第一个华人行政总裁,而且上任之前,对赛马运动还一窍不通。1996年他出任香港赛马会行政总裁以后,世界著名的媒体走马灯似地采访他,他们提出的问题惊人相似:“你对香港回归后马照跑的承诺有信心吗?你担不担心(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以后,你会失业?”

  “如果我没有信心,怎么会在回归前夕接受这个职位呢?”黄至刚每次都这样回答。但是他知道,真正有说服力的不是他的豪言壮语,而是事实。

  乱点鸳鸯谱?

  黄至刚出任香港赛马会行政总裁之前是造汽车的;在跟汽车结缘之前,他是学习太空工程的博士。儿时香港的赛马活动给他留下的惟一记忆是恐惧。一次他和一些伙伴在跑马地踢足球,不小心把足球踢到了赛马的跑道上,被保安人员训斥了一顿,赶了出去(当时赛马活动不正规,赛马时也允许市民利用跑道旁边的运动场)。

  1996年,香港赛马会委托一家世界著名的猎头公司,在全球杰出人才中,寻找未来的掌门人。鉴于回归日益临近,这个历来由英国人掌管的赛马会,希望寻找一位华人出任行政总裁。

  当时黄至刚还在台湾担任福特六合汽车公司的行政总裁。该公司是美国福特公司与台湾六合公司的合营企业,在台湾生产和销售汽车。

  当猎头公司网住他,问他愿不愿意出任香港赛马会行政总裁的时候,他反问人家:“你们有没有搞错?我一点都不懂得赛马。”面对香港赛马会董事局高层的考察,他也开诚布公地对人家说:“我从来没有赌过马,对于赛马一窍不通。”没想到那位董事局的头头不仅有伯乐的慧眼,还有卓别林的幽默:“你搞过航天,搞过汽车,是交通问题的专家。赛马也跟交通有关系。”幽默是轻松的,可是了解香港赛马会的人就知道,香港赛马会的领导人请这样一个门外汉来做掌门人,有多么冒险,多么沉重。

  赛马在香港市民的生活中,有多么重要,没有到过香港的人,恐怕很难想像。香港赛马会既是香港社会名流的最大俱乐部,赛马又是香港固定的最大规模群众活动。在香港,一些私家汽车的“鼻子”上挂着金光灿灿的马会标志,那是身份与财富的象征。到了跑马的日子,不要说参与活动的一二百万人,单说马会的工作人员就有2万多名。4千名总机接线员,在一个赛马日里,就要接驳一百多万个电话。要知道香港的总人口不过才688万。

  超越本分——最朴素的哲学
  香港赛马会选中这个一点赛马知识都没有的中国人,看中的是他的人生哲学,而黄至刚6年来领导香港赛马会不断发展壮大,靠得也是他的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人生哲学——超越本分。

  黄至刚的父亲是福建人,母亲是上海人。他自己生于福建的泉州,但是儿童时代在上海度过。1954年,黄至刚移民香港,在这里完成了中学教育。在台湾成功大学读完大学课程之后,黄至刚进入美国托莱多大学,学习机械工程,并获得硕士学位。1970年,他又获得美国密执安州立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学的是太空工程。

  有一次他问他的导师齐吉教授:“我学的是太空专业,为什么要授予我哲学博士的学位呢?”他学位在英文里是“Ph.D.”,是“哲学博士”的缩写。他的导师回答得很幽默:“我就是哲学。跟我相处好了,你就是哲学博士了。”

  黄至刚回忆起自己一生走过来的路,觉得他的导师留给他的最有价值的东西,不是太空工程的知识,而是如何做人的哲学。

  “获得了齐吉教授的奖学金,我很高兴。而关心我的一个中国教授却提醒我说,在过去的10年里,齐吉教授手下的博士生,没有一个毕得了业。”

  黄至刚记得,他返回校园的第二天早上,电话铃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早上好”, 齐吉问候道。“你在干什么?我已经在实验室了。”这是齐吉教授的第二句话。黄至刚万万没有想到齐吉教授会在星期天早上8点钟打这个电话来。出于对教授的尊重,黄至刚急忙起床,赶到实验室,尽管昨天晚上他刚刚开完夜车温习功课,睡眠严重不足;尽管今天是星期天,是法定的休息日;尽管他这个研究生才刚刚到达校园两天,许多安顿工作还没有落实。

  3年后,黄至刚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由齐吉教授指导的论文,还获得了优秀论文奖。黄至刚后来回味那一段的经历的时候说:“如果换了别人,那个星期天的早上,接到教授的电话以后,也许接着再睡了。而接着睡的人,可能就很难拿到齐吉教授签署的毕业证书。聪明的黄至刚从齐吉教授身上悟出这样一个道理:“做论文重要,做人也很重要。”

  “你读的是太空工程,为什么毕业以后却到福特汽车公司就职呢?”记者难免有这样的疑问。

  “等我1970年读完博士课程的时候,美国的太空热已经过去了。当时为美国国家宇航局工作科学家都戏称自己是吉卜赛人,工作朝不保夕,家庭居无定所。当时的美国政府从国会多要一点钱,科学家的职位就多一点。国会一削减经费,科学家就要另谋出路。我的一位导师史密斯教授为美国国家宇航局工作了20多年,从来没有被炒过鱿鱼。我就问他为什么。”

  史密斯教授说他的秘密是:“超越本分。分外的工作一样做好。”

  一句话点醒了黄至刚。作为一个华人青年,在美国是一个少数民族。福特公司有成千上万的员工,各种各样的人才,你要怎样做,才能被大家认可,成为他们中最优秀的一员呢?听了史密斯教授的话后,黄至刚开始明白,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是如何拉开的。有的人抱着“挣一分钱,干一分钱的活”的生活态度,有的人则抱着超越本分的人生态度。两种人的结局一定是不一样的。本来他在福特公司研究所里做研究工作,可是1997年石油危机以后,福特生产的汽车因为耗油量大,拖累得福特帝国几乎崩溃。这时黄至刚领导一个团队,帮助公司革除弊病,起死回生,他自己也崭露头角,获得领导层赏识,后来被派往台湾,担任行政总裁,解决长期亏损的问题。

  凭借两位导师教给他的人生哲学,黄至刚很快把涣散的人心聚拢起来,一年以后,福特六合公司就扭亏为盈,成为台湾最大的制造和销售公司,年销售额达到20亿美元。他自己也在1993年,被评为台湾“最杰出企业家”。

  “感谢你为香港做了一件善事”

  赛马既然是赌博活动,难免有人赢钱,有人输钱。奉行超越本分的人生哲学的黄至刚为什么偏偏接受了这份工作呢?要知道,自从他在台湾干出名堂之后,猎头公司一直盯着他,希望聘用他的大公司有的是,为什么他最后选择了香港赛马会呢?

  每当你看到身边的人输了马的时候,会有什么感受?记者提出这个尖锐的问题。黄至刚说:“如果是认识的人,我会说‘感谢你为香港做了一件善事’。”

  原来,香港赛马会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非赢利赛马机构,也是香港政府最大的税收来源和香港最大的慈善机构。黄至刚用通俗的算术来形容马会的资金运行概况。“比如香港市民用100元来投注,其中的81元作为彩金,返回到彩民手中;14元作为税款上缴政府;2元钱用于慈善捐款;3元钱支付马会的日常开支。马会的全日职工有4200多人,加上临时工作职位,高达2万多人。他们的工资都从那3元钱里出。”

  令黄至刚自豪的是,在香港闹市你闭上眼睛随便往某个方向走几步,就可以看到香港赛马会慈善工作的痕迹。来香港旅行的人,都喜欢到海洋公园转一转。它不仅是马会捐赠的公园,而且是马会经营10年,做到收支平衡之后,才交给政府管理的杰作。著名的维多利亚公园、香港大球场、科技大学等,成百上千的香港人引以为自豪的设施,都是赛马会的功德。

  香港赛马会的赛马场属于政府所有,赛马会虽然有董事局,但是却没有股东。董事局的成员都是兼职的社会上的名流贤达,他们为马会服务,分文不取。

  黄至刚上任以后,香港赛马会开始资助内地大学生来香港大学读书。奖学金的金额非常可观。但是同其他奖学金不同的是,马会在审查奖学金申请的时候,一定要看申请人有没有作社会志愿工作者的记录。

  黄至刚说:“马会资助的大学生希望是未来社会的栋梁,不是仅仅学得一技之长,为自己谋生了事的人,所以特别强调学生报效社会的热忱。”

  超越本分,报效社会,是引导黄至刚走向个人成功的人生哲学,也是他选择马会工作的原因之一。(曲北林)


责编:曲歌   来源:新华社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